第66章 一举抓获

“别生气官队,这一次他就沒那么幸运了!”

我安慰官队,同时也给自己打气。

“嗯,就算瓷娃娃案先放在一边,今天他教唆人们砸坏这么多东西,还伤了这么多人,也已经触犯了刑法。”

“沒错,当务之急,是尽快打开宴会厅的灯,恢复这里的正常秩序,检查、救治受伤人员。”

“快了,我们的人已经开始行动。一至三层已在我们控制中。基于情况复杂,市局又抽调了20名精干武警正秘密赶往这里。”

“太好了!这回一定要将他们一网打尽!”

可是,看着眼前混乱的场面,一时半会儿真想不去什么好办法。

我和官队好不容易溜到宴会厅入口处,发现门被人从外面锁上了,根本打不开。

“不好!宴会厅里足足有七八百个人,如果蔡庆元拿这么多人当人质,我们可就被动了!”

突然,那个宴会厅里响起了阴森恐怖的笑声。

“哈哈哈,哈哈哈……”

“我知道,你们当中的很多人平时道貌岸然,以君子自居,不愿放开自我。如果我现在告诉你,今天是你们这一生中最后的狂欢,你们还会这么谈定从容,不释放自我吗?”

话音刚落,宴会厅里有人开始大骂。

“蔡庆元,你个混蛋,缩头乌龟,你的声音我都听出来了,别再装了,赶快把宴会厅的灯打开!”

“大家都冷静冷静,别砸了,我们被蔡庆元这个王八蛋给封锁在这里了,我们都被他给骗了,他到底想干什么?我们必须团结起来共同想想办法!”

一个声音从远处传来。

听上去,这个男人应该四十岁上下,此时此刻能说出这样的话,说明他十分理智。

只是,我们进宴会厅之前,所有人的手机等通讯设备都被蔡庆元的人给沒收了。

除了我和官队,其他人想向外求助根本就不可能。

因为早就想到海派夜总会会来这么一招,所以我和官队提前做了准备,都戴上了防报警、防紫外扫描的微型肉色耳脉联络器。

这种联络器就是一个软软的、圆圆的簿片,直接粘贴在耳朵里面,绝对不会被人发现。

处于保密需要,这种微型肉色耳脉联络器仅仅被允许在警队中执行特殊任务时使用。

是绝对禁止流入市场的,外人也并不知怎还有这样的联络装置存在。

这也正是我和官队能顺利戴着联络器大摇大摆进入宴会厅的原因。

“骂吧,骂是对我最好的赞美,我喜欢这样的赞美。我知道,你们中的很多人根本就不是我们海派夜总会的会员,而是怀着各种不可告人的目的来到这里的。当然了,也有一些是我们的会员,但是你们都太不识好歹,竟然多次拒绝和我们合作,今天我就要让你们都为自己的愚蠢和贪婪付出代价!”

这一次,蔡庆元干脆取掉了变音器,声音变得阴冷了很多。

“告诉你们吧,这个宴会厅里面我们安装了五颗定时炸炸弹,你们还可以放情狂欢30分钟,别让时间白白流逝哦!”

“蔡庆元,你这个王八蛋,你不要命了吗?炸死我们,你也休想活着离开!”

“你这个疯子,快放我们出去!!!”

有人开始冲向宴会厅大门,疯狂砸门。

但是,宴会厅的门是铝合金的,根本纹丝不动。

宴会厅里瞬间气氛变得紧张了起来,哭喊声、叫骂声、求救声混成一片……

“还有29分钟,28分钟……赶快行动起来吧,让整个宴会厅充满血腥味吧,哈哈哈……等待死亡的时刻,是不是很享受,很刺激,一会儿,只要“碎”一声响,你们就都变成肉浆了,放心吧,一点痛苦都沒有。而我,早已离开这里,这里发生的一切,只不过是场意外而已,哈哈哈……”

“蔡庆元,你个畜牲!我们不就是沒有订制你们的瓷娃娃吗?你竟然用这残忍、卑鄙的手段谋杀我们,告诉你吧,你们犯罪的证据昨天我就已经寄给刑警队了,你逃不掉的!”

“刘毅,你个老不死的,我早就派人盯上你了,你真以为你的快递能寄出去?你醒醒吧!哈哈哈……”

就在这时,只听

“喵呜——”一声大叫,

“啊……”一声惨叫,

“喵呜……”

“啊!快去死吧……你个坏猫……”

“喵呜……”

几秒钟沉静后,

宴会厅的灯全亮了!

与此同时,宴会厅的大门也开了。

一群警员持枪冲了进来。

实际上,在黑暗的这段时间里,我和官队并沒有闲着。

除了指挥外围警员有序抓捕蔡元庆一伙人外,我和官队敏锐起发现宴会厅里起哄闹事的,其实都是海派夜总会自已的员工。

也就是蔡庆元手下的瓷娃娃。

我们向身边人亮明身份以后,有几个人开始配合我们和蔡元庆故意周旋。

刘毅就是其中之一,不过,他说的话却是真的。

昨天下午,刘毅预感到了危险,就把事先收集好的证据邮寄了出去,沒想到竟然被狡猾的蔡元庆给半途拦截了。

不过,刘毅另外还备留了一份,他准备脱危后会亲自交到我们刑警队,这对我们侦破瓷娃娃案来说,无疑是非常有利的证据。

当然了,混乱和黑暗,借着手电筒微弱的光,我聚集目光,将远视能力发挥到了极致。

我利用不同寻常的视力寻找瓷娃娃,而官队出力迅靠近瓷娃娃,然后在对方还毫无反应的情况下,将其打倒在他。

就这样,我和官队通力合作,经过一翻搏斗,收缴了十五把手枪,将15名瓷娃娃牢牢地捆绑在了一起!

“大家都不要怕,我们是刑警,是来解救大家的,歹徒已经全部被我们控制了,大家放心!”

随后,几名医务人员也冲了进来。

宴会厅里顿时变得安静了起来。

“有沒有受伤需要急救的,优先照顾!”

冲在最前面的一位高个子男医生大喊。

“医生,这里有人受伤严重需求急救!”

人群中央有人大喊。

顺着声音,人们都纷纷朝宴会厅里面看。

高个子医生快速朝人们看去的方向跑去。

“大家都检查一下自己身边,看看有沒有受伤严重的。能走动的,尽量都往宴会厅门口集中,哪里地面比较干净,也没有碎玻璃渣,既安全又方便医务人员检查。”

我拿起话筒朝大家喊到。

十几分钟后,受伤人数清点出来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