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意外惊喜

“明天下午,允许你准时下班!”

站在我身边的官队听了我和叔叔的谈话,高兴地对我说。

“我和叔叔的谈话你都听到了?”

“嗯,听到了。今天你也早点下班吧?”

“真的吗?”

我真不敢相信这话出自官队之口。

“你去参加别人生日宴会不带礼物吗?”

“嗯,还是官队想得周到!”

到叔叔家参加我刘姨生日宴会的大多都是亲戚朋友和生意场上交情不错的大老板。

虽然刘姨并不在意我送什么礼物,只要我出现在她的生日宴会上,她就会非常的开心。

但是,我还是决定一定要好好挑选个礼物送给刘姨。

毕竟,这一次我并非单纯去参加她的生日,而是带着一定的工作任务去的。

我希望能从叔叔哪里了解更多有关海派夜总会的事情。

到时候,说不定还会有意外的收获呢!

“看把你美的,在想什么呢?下班了!”

蓝芥儿在我耳边大喊。

我看了看手表,哇!五点了。

“走,陪我逛礼品店去!”

我抱起蓝芥儿,提起小包包就朝外奔去。

好久沒逛过街了,今天可以好好逛一逛夜市了。

然而,不知为什么,我抱着蓝芥儿逛来逛去,最后却走进了一家JDZ瓷器专卖店。

看着店里一件件精致华贵的瓷器,我眼花缭乱。

最后,我竟然有意无意地买了一个正在跳舞的瓷娃娃。

不过这个瓷娃娃做工精细,瓷面光滑如玉,神态安祥,舞姿优美,我真的非常喜欢。

刘姨收到我的礼物开心极了,非要在众目睽睽之下打开来看。

令我沒想到的是,刘姨比我更喜欢这个翩翩起舞的瓷娃娃。

但是叔叔却一脸惊愕。

临走前,叔叔把我单独叫去了他的书房。

“灵禾,你的瓷娃娃从哪里来的?”

“JDZ瓷器专卖店买的。怎么,有什么不妥吗?您为何见到瓷娃娃就脸色骤变呢?”

因为对案情保秘的缘故,我故意装作一无所知的样子问叔叔。

“你听说过用人的骨粉制作瓷娃娃吗?做出来的瓷娃娃比你送的JDZ瓷娃娃光泽度、瓷面细滑度更高、更好,而且还散发着淡淡的异香。有些,让人看着还会产生美妙的幻觉,似乎瓷娃娃是活的,在对你笑。”

“还有这样的事情?哪里有这样的瓷娃娃?什么人制作的?制作这些瓷娃娃的骨粉从何而来?”

“你不愧是当警察的,一下子就问到了点子上。一年前,我在海派夜总会约朋友谈生意,就有人拿了一个瓷娃娃样品给我们介绍,我那位朋友听后立马就花30万订制了一个瓷娃娃。”

“那您呢?订制了吗?”

“用人的骨粉制作的东西,听着就感到瘆人,我怎么可能订制?”

我想也不会,叔叔向来都不相信那些玄乎其玄的事情。

“对了叔叔,您那位朋友叫什么名字?”

“陆嘉宁!”

“房产大亨陆嘉宁?”

“是的,就是他。”

“他就没问一下制作瓷娃娃的骨粉是怎么来的吗?”

“问了,但是介绍瓷娃娃的人拒绝回答这个问题,他们只说骨粉都是他们花大价钱从死者家属手里买的。至于问瓷娃娃是什么人制作的,他们都闭口不答。”

“介绍瓷娃娃的是什么人?海派海总会的员工吗?”

“应该是的。因为他穿着海派夜总会经理的服装。”

“海派夜总会员工有统一工作服吗?”

“有的。海派夜总会毕竟是高档会所,管理非常严格。这个季节,经理以上的人都统一穿着白色西装短袖,春秋冬的话都穿着黑色西装,其他工作人员跟他们穿的都不一样。”

“另外,海派夜总会会费极高,内部会员其实还分了好几类,比如:商务会员、文艺会员、误乐会员、健身会员等等。我就属于商务会员,是会费最高的一类。”

“海派夜总会对会员信息严格保秘,所以我们海华市98%以上的大亨级人物都入了它的商业会员,这也是我不得不加入的重要原因。海派夜总会对我而言,就是一个平台和纽带,在生意上带给了我很多难以想象的好处。”

“叔叔您入会多久了?认识海派夜总会背后真正的大老板蔡庆元吗?”

叔叔惊讶地看了我一眼。

“蔡庆元?这个名字你也知道?不错,他确确实实才是海派夜总会的大boss。我入会五年来,他每年年庆的时候都会请我们这些会员在海派夜总会免费吃吃喝喝三天三夜。这不,明天就是海派夜总会的十周年庆了,两张请柬今天上午就送给我了,虽然比往年晚了两天。”

“明天是海派夜总会十周年庆?可以带亲友去?”

我有点儿喜出望外。

“没错。平时,会员只能自己一个人去,但周年庆的时候,允许带一位亲友同去。海派夜总会仅仅在这三天里只认请柬不认人。”

“请柬上没写人名吗?”

“是不记名的。”

这太好了,对我而言,这简直就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时机。

“明天蔡庆元肯定会在海派夜总会上出现吗?”

“按照惯例,肯定会的。”

为了获得进海派夜总会的机会,我开始向叔叔撒娇。

“叔叔,听您讲了这么多海派夜总会的事情,感觉里面人人才济济,好吃又好玩,我去了说不定还能遇到如意郎君呢,要不,明天带我一起去吧!”

“真的想去?要是你真能在里面找到如意郎君,也算是叔叔给你爸爸妈妈有个交待了,哈哈哈……”

叔叔笑得开心极了。

最后,他说自己刚好有事去不了,就把两张请柬全部送给我了。

我把这个消息告诉官队时,官队高兴极了。

第二天,也就是6月7日早上,我和官队相约一起进了海派夜总会。

当然,海派夜总外面我们早已布置好了警力。

只要蔡庆元一出现,我们的人就会把海派夜总会控制起来。

小鸭未经审讯就病发死亡的消息我们早就散播出去了。

如果蔡庆元就是瓷娃娃组织的领导者的话,他们应该早就知道了消息。

这也正是他比往年晚二天才送请柬的原因。

今年周年庆只所以能如期举行,是因为听到小鸭死亡的消息后以为自己还是安全的。

如叔叔所言,进海派夜总会时,工作人只确实只看请柬,不看人。

我和官队就这样,拿着请柬大摇大摆地进去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