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惊人内幕

回到刑警队,官队已经到了办公室。

“哎哟,我们的大英雄于灵禾和警猫蓝芥儿来了!”

我本想向官队汇报工作,但却从我背后传来一个小帅哥的声音。

好奇间,我回头一看,原来是温桐。

奇怪,我和蓝芥儿一起抓住小鸭的事,应该还沒向外公布,温桐为什么这么说?

“快看把,今天早上6点35分,你和蓝芥儿抓捕犯罪嫌疑人小鸭的精彩场面已经被群众拍成视频传到网上,都上今日头条了!”

“什么?是什么人把视频传到网上的?这不是瞎闹,访碍我们侦破案件吗?小鸭背后的人我们还沒抓住呢!”

“这就不知道了,你看看,还有你和蓝芥儿猫的特写照呢,多么威风八面呀!”

我打开自己的手机,发现朋友圈里几个朋友都发了我和蓝芥儿抓捕小鸭的新闻。

“灵禾,你来了。今日头条我看了,群众有时候就是会帮倒忙。秦局刚刚还打电话来问我是怎么回事呢,让我给怼回去了。”

“是吗,官队,谢谢你啦!”

“沒事,这本来就不是你的错!小鸭抓回来了?”

“抓回来了,现在在一号审讯室,崔晓亮和冯丽华应该已经在讯问他了吧!”

“很好,不想过去听一听?”

“当然想了。这个小鸭还年轻,应该比熊三财好对付,崔晓亮和冯丽华审讯他肯定会有不小收获。”

“那就一起去听听吧!”

说着,我跟在官队后面到了一号审讯室窗外。

里面的审讯正在热火朝天地进行着。

只见崔晓亮举起熊三财的照片问小鸭:“这个人你认识吗?”

小鸭眼光闪烁地看了一眼照片。

“不,不认识!”

“再仔细看一看,真的不认识吗?你们可是老相识了!”

小鸭又看了看熊三财的照片。

“哦,认……认识,他叫熊三财。”

“你和他是什么时候认识的?又是怎么认识的?”

“你们不是已经抓了熊三财吗?何必明知故问!”

“熊三财是已经服罪认罚了,但是他说是他说,你说是你说,性质完全不同的。坦白从宽明白吗?”

“明白,明白。我全招,我全招!”

“五年前,是艺术品店老板张刻介绍熊三财给我认识的。当时熊三财在殡仪馆当火化工,天天接触骨灰,而我正在四处寻找骨粉来源,我们认识后一拍即合。之后,他就成了我骨粉的主要供货人。”

“也就是说,你的骨粉供货人不止熊三财一个人?”

“两年前,熊三财从殡仪馆辞职不干了,而且整整一个月遥无音讯,急于收购骨粉,我就又找了一个合作者。”

“他叫什么名字?从事什么工作?你是怎么找到他的?”

“是他主动找我的。真名叫什么不知道,这个人很神秘,每次跟我交易的时候都戴着一个黑色大口罩,把脸捂得严严实实的,连长相都看不到。”

“你也知道,我和他的交易就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只要他能给我提供源源不断的优质骨粉,他是谁,对我而言并不重要,我亦无需多问。你说呢,崔警官?”

突然,小鸭全身抽搐,泪流满面,还伴有呼吸困难……

“不好,他毒瘾犯了!必须马上采取救治措施!”

我大喊一声,打开审讯室门冲了进去。

崔晓亮和官队见状,立马上前把小鸭双手和双脚控制住。

以免他因为毒瘾发作做出伤害自已的事情。

“快给我,就一点点,闻一闻也行,求求你们了!”

抓到小鸭时,我们在他的裤兜里发现了两包毒品,但现在,我们谁也不能拿毒品给他用。

否则,就是知法犯法!

看着小鸭浑身抽搐的厉害,现在又口吐白沫,还翻起白眼来。

我们不得不请了戒毒所的人来帮他治疗。

审讯工作只能被迫中断。

两小时后,小鸭终于情绪稳定了下来。

医生告诉我们,小鸭由于长期过量吸食毒品,已造成严重的肺水肿,可能活不久了。

以他目前身体状态,现在不宜进行审讯。

然而,令我们惊讶的是,小鸭竟然主动要求交待所有事情。

所以,照顾到他的身体情况,我们把审讯室放到了他的病床前,由我和官队亲自负责。

小鸭缓缓从病床上坐起来,打起精神开始讲述。

“其实,我以前并不吸毒,都是被他们害的。”

“他们?具体指什么人或组织?能说具体点吗?”

“就是瓷娃娃,瓷娃娃隶属于瓷娃娃组织,是瓷娃娃组织的真正成员,而象我们这些直接出面采购骨粉的人,只不过是瓷娃娃控制的一条瓷虫而已!”

“据我所知,瓷娃娃组织至少有瓷娃娃五十人,他们都是自愿加入瓷娃娃组织的,是瓷娃娃组织事务的严格执行者。他们或通过毒品,或通过药物等等非法方式寻找、发展和控制象我这样的人,成为他们的瓷虫,为他们四处跑腿,冒风险。”

可能由于情绪激愤,小鸭咳了起来。

官队赶紧给他倒了一杯温开水。

小鸭慢慢地喝了一口,继续说:“一般每个瓷娃娃控制一到两人条瓷虫,我们每条瓷虫每月至少要给瓷娃娃上交10瓶骨粉,否则就得不到毒品或药丸,生不如死。”

“你被瓷娃娃控制多长时间了?瓷娃娃每次和你是怎么联络的?”

我开始抓住主动权,引导小鸭回答我们紧迫想知道的情况。

“五年半前,我因失恋在酒吧里喝得烂醉。等我酒醒,发现自已在一个黑屋子里,手脚都被绑着。不久,一个戴瓷娃娃面具的人进来,逼着我吸食了冰毒,之后告诉我,只要听他的话,就会定期给我毒品。”

“毒品真是个可怕的东西,一旦吸食,想戒掉太难了。所以,我恨他们,是他们毁了我的一生!有很多次我想投案自首,但是我没有勇气。”

“瓷娃娃非常谨慎,每个月只约我见一次面,而且每次见面地点都不同,开的车也不一样。见面时,他每次都带着瓷娃娃面具,就连说话声音都是变声的。总之,到现在为止,我连他是男是女都不知道。”

“不过,我曾几次跟踪瓷娃娃,终于发现他拿到骨粉后总会去海派夜总会,我想那里应该就是他们的老巢吧!只可惜,海派夜总会是会员制的,管理非常严格,我这样的人根本进不去。”

又是海派夜总会!

官队刚派人开始监视海派夜总会,对那里情况应该比较了解。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