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追捕小鸭

总之,今天对我们刑警队的人来说,都将是个不眠之夜。

“灵禾,时间差不多了,早点回去休息吧!”

“喵呜……”

“都深夜11点35分了,才想起让我们回家!”

蓝芥了从我办公桌上爬起来,一边伸懒腰,一边通过项圈用意念对我说。

“你就知足吧,今晚有很多警员可都要熬通宵呢!”

“对了,只顾着和官队谈案子,都把你给忘了。今天你变身后去了哪里?没有穿越吗?”

“这才想起我,我好伤心难过哟!”

蓝芥儿闹起小孩子脾气来。

“赶紧的,言归正传!”

“今天一切正常,我沒有穿越,自己出去溜达了几圈。”

“看来今晚犯罪分子们都隐藏了自已,也好,我们可以回去美美睡一觉喽!”

说着,我抱起蓝芥儿亲了亲,准备带她回家去。

“哎哟,灵姐,你真是越来越肉麻了,仅此一次,以后不许再亲我!”

“哼,瞧你这小样!”

……

第二天,也就是6月5日早上,还不到6点钟,蓝芥儿就跳到了我床上。

“喵呜……,喵呜……”叫个不停。

“还早呢,别吵,让我再睡一会儿!”

“快起来了!你们不是想抓小鸭吗?我刚刚嗅到了他的气味,就在离我们一公里以内!”

“什么?”

我被蓝芥儿的话惊喜到了,瞬间没了睡意。

“真的吗?”

“千真万确!”

熊三财的玻璃瓶是从小鸭那里买来的,所以玻璃瓶上残留了小鸭的气味。

蓝芥儿能这么肯定,必然是不会错的了。

我飞快跳下床,跑进洗手间,简简单单洗了一下脸,胡乱刷了几下牙、随随便便梳了个马尾辫,然后冲进厨房吃了几口面包,穿上便装,就和蓝芥了出了小区。

“我们该朝哪个方向找呢?”

我自言自语。

“就你一个人去抓小鸭?不向官队汇报一下,找几名警员来增援?”

蓝芥儿关心地问我。

“不还有你吗?你可是无所不能的警猫呀,拿出你的威风来,我们俩个对付一个瘦骨嶙峋的罪犯应该绰绰有余吧?”

“说得也是!看来今天,我非得露一手不可!”

“这就对了!这可是你第一次以警猫的身份实施抓捕行动,千万别让姐失望哦!”

“你这算在挑衅我吗?我怎么可能会让你失望?!”

“好,抓住小鸭,我给你请功,让官队请你吃你最爱吃的牛排!”

听到牛排,蓝芥儿两眼放光。

“太好了!我就知道灵姐姐对我最好。”

说笑间,我和蓝芥儿不约而同地向富华路美食街跑去。

我们住的小区世纪华庭处在闹市区。

小区东大门出去是富华路。

这条路长约四公里,出了小区朝右边走大约一公里处有条美食街。

这会儿正是早餐时间,那里一定雾气腾腾,满街飘香。

而小鸭距离我们正好有一公里左右,又在这个时间点上,我想他最有可能就是在美食街上吃早餐或是买早餐。

“没错,我们的追捕方向是对的,小鸭的气味越来越浓了。”

“还有100米,50米,10米,5米……”

蓝芥儿飞一般地跑在我前面。

突然,她在一个穿着黄色T恤衫,背后印着一个大骷髅的光头男人后面停下来。

那人正在买油条。

“喵呜!”

蓝芥儿凶叫一声,用右爪子狠狠地在骷髅男腿上抓了几下。

只听那骷髅男惨叫一声,不知所以地转过身来。

五米远外,我已认出骷髅男就是我们正费尽心力要抓捕的在逃犯小鸭。

不知道他有沒有同伙,也不知道他带沒带武器。

我突然觉得没叫增援是错误的决定。

万一他有同伙,或随身携带了致命武器,伤到无辜群众怎么办?

所以,我故作振静,放慢了脚步。

想在不知不觉中靠近小鸭,然后一举将他抓住。

“你个可恶的流浪猫!”

小鸭竟把蓝芥儿当成了流浪猫,见腿上七八条抓痕正鲜血直流,气的咬牙切齿,抬起脚便朝蓝芥儿肚子踢去。

蓝芥儿使劲一跃,躲开了小鸭的脚,还跳到了他的后背上。

小鸭急了,扔掉了手中刚买的热油条,手舞足蹈想把蓝芥儿从背后抓住扔出去。

就在这时,我上前一下用手铐铐住了小鸭的左手,紧接着抓住了他的右手也一起铐上。

“你……你是什么人?为……为什么铐我?我可是守法公民呀!”

守法公民?这句话从小鸭这样的人口中说出来,听着就让人感到滑稽。

“你就是道上人称的小鸭吧,真名崔永良,今年27岁。别以为你剃了光头,丢了鸭舌帽,我就不认识你了!你的气味和形象出卖了你!”

“你是于灵禾警官?”

“喵呜……”

蓝芥儿从小鸭背后跳到了地上。

小鸭惊恐地看着蓝芥儿。

“原来……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警猫?”

“没错!”

周围群众见状,都纷纷拍手叫好。

由于小鸭的双手是被我从他的背后反铐着的,所以这会儿他既不好反抗,也跑不快。

加上几个身强力壮的男人帮助抓着他。

我便迅速对他进行了搜身。

令我后怕的是,竟在他的腰间搜出一把微型左轮手枪!

幸好我和蓝芥儿配合默契,下手快,没给小鸭思考的时间和机会。否则,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官队,美食街吃早餐偶遇小鸭,已经被我铐住了,赶紧派人来抓走。”

“是吗?真是意外惊喜!我马上派离你最近的警员来协助你!”

不到十分钟,两辆警车呼啸而来。

从最前面警车副驾驶座下车的不是别人,正是崔晓亮。

“于队厉害呀,这么快就把我们守了一夜也没找到踪迹的小鸭给抓住了!”

看着崔晓亮两眼象熊猫似的大黑眼圈,就知道他又熬了个通宵。

“碰巧,运气好而已!”

我们说话间,从另外一辆警车上下来的两名警员走过来,从几位壮汉手中抓过小鸭后,便朝警车走去。

“对了,警员们都吃早餐了沒有?没有的话,正好给大家都带上!”

“怎么,今儿个你请客?”

“我就这么顺口问问,我可是吃过早餐了!”

“就知道你和官队一样抠门!”

我尴尬的笑了笑。

“我有官队抠门吗?”

崔晓亮弯腰抱起蓝芥儿。

“你和官队就半斤八两吧,你说是不是呢?蓝芥儿?”

“喵呜……”

蓝芥儿竟然点点头,赞同了崔晓亮。

“看吧,连你的蓝芥儿都点头了,哈哈哈……”

真无语,我又点想敲吃里扒外的蓝芥儿几下,但想想她今天的出色表现就忍住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