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逃跑恶果

听到儿子遇害的消息也不过短短七八个小时,怎么就变得如此面目全非了?

瞬间白发!可想而知儿子李百克的死对她的刺激和打击有多大。

必须尽快破案,必须尽快抓住小鸭一伙人!

我在心中暗下决心。

“李百克的母亲真可怜!”

回刑警队的路上,蓝芥儿凑近我耳边不停地感慨。

“那是,每个孩子都是母亲的心头肉,失去孩子对任何母亲都是致命的打击!你的猫妈妈也一样!”

“只可惜,我的妈妈早就饿死郊外,我已经想不起她长什么样子了了。”

“想自己妈妈了?没事,别伤心,以后我就是你的猫妈妈。”

“喵呜……喵呜……”

蓝芥儿高兴地叫了起来。

回到刑警队,刚进自己办公室门,崔晓亮就来找我。

“熊三财录的视频光盘找到了,总共13张。我已经看了一张,拍摄火化被害人的整个过程触目惊心、惨不忍睹!这回给他判死刑立即执行是板上钉钉的事了。”

“嗯,连环杀人案真凶熊三财已经认罪服法,现在我们指认他犯罪的证据也已经确实充分,但诱使熊三财犯罪的罪魁祸首小鸭以及小鸭背后的犯罪组织还没有被抓获,熊三财对我们侦破瓷娃娃案还有帮助。所以,对熊三财暂时还不能移送检察院起诉。”

“这个我明白!”

这时,官队打来电话。

“你现在在医院,还是在刑警队?”

“刚回刑警队,领导有什么指示?冯姐到现在还没回刑警队,艺术品店老板是不是已经人去楼空了?”

“真被你说中了!经冯丽华走访调查,熊三财所说的艺术品店老板名叫张刻,是海华市本地人,估计是听说熊三财被抓的消息,担心连累到自己,上午便开车遛之大吉了。”

“冯姐现在人呢?去追捕张刻了?”

“是的,张刻现在正在开往凌城方向的路上,我们已经通知各交通收费站协助我们扣押张刻。”

“海派夜总会那边什么情况?小鸭和蔡哥有线索了吗?”

“我马上回刑警队,小鸭和蔡哥的事情我们见面再细说。对了,崔晓亮回刑警队了吗?在的话让他接我电话!”

“崔晓亮就在我办公室,稍等,我把手机给他。”

“什么?官队找我?”

……

崔晓亮接过我的电话后,把去熊三财家搜到光盘的事又向官队汇报了一遍。

等他挂断电话,只说了一句:“官队让我马上赶去海派夜总会!”

然后,就急匆匆地走了。

而曾怡凡也没让我们失望,在下午一点五十八分的时候,比对完了小鸭和蔡哥的所有照片。

最后确认小鸭和一个叫崔永良的小混混有98%相似度,而崔永良正是个有吸毒史的人。

曾两次被关进戒毒所戒毒,但都以失败告终。

另一个蔡哥,则和一个叫蔡庆元的犯罪嫌疑人有99%的相似度,他是海派夜总会背后真正的老板,也是海华市最大的黑势力之一。

他经常神龙见首不见尾,真正知道他真实面貌的人并不多。

而海派夜总会由于多次被居民投诉有非法交易行为。

但每每警员出动调查都找不到证据。

所以,时止今天,海派夜总会还大张旗鼓地营业着。

而我现在担心的是,艺术品店老板和瓷娃娃案是否有关联?

如果他完全知道瓷娃娃的来龙去脉,知道瓷娃娃背后的真相,那么现在熊三财被抓了,他就极有可能暴露。

一旦有暴露的风险,那么张刻就极有可能被小鸭背后的人杀人灭口!

“张刻可能有危险,必须尽快抓到张刻!”

“走吧,一起去电脑室!”

“曾怡凡,马上调出冯丽华开的警车的位置,以及张刻的车——海A38562的位置!”

官队见到曾怡凡便不加思索地给他下了个命令。

完全不顾曾怡凡正在忙什么。

“没问题,官队!”

曾怡凡脾气总是这么好,似乎对官队的强势毫不在意。

几分钟后,冯丽华和张刻驾车的时时监控录相就被曾怡凡全部调出来了。

“太好了,冯丽华马上就要追上张刻了!”

“希望不要有意外发生!”

我话音刚落,只见,开在张刻前面一百米的一辆车牌为海B41222的面包车突然停车后挂倒车档急速朝张刻开的车撞去。

张刻的车速本来就快。

只听“啪”一声巨响,张刻的小轿车重重地撞上了面包车。

之后,面包车飞速朝前开跑了。

我们查了一下车牌号海B41222,发现这完全是一个无中生有的假车牌号。

不久,面包车司机便弃车逃跑了。

而冯丽华为了抢救重伤的张刻,不得不放弃了对面包车主的追捕。

“冯姐你做得对,救护车还有5分钟便赶到,张刻现在情况怎么样?”

我在电话里问冯丽华。

“还好,张刻只是头部、大腿和脚受了重伤,没有大量的血流出,暂时应该没有生命危险。”

“那就好。有人想对张刻灭口,证明他一定知道瓷娃娃案的真相,必须救活他!”

“明白!”

“哔……啵,哔……啵,……”

手机里传来救护车的声音。

“救护车来了,张刻的情况我稍后再向你和官队汇报。”

说完,冯丽华便急匆匆地挂了电话。

“你看吧,熊三财被我们一抓捕,小鸭背后的恶势力就开始清盘了,我们必须加快速度侦破瓷娃娃案才是。”

“放心吧灵禾,对崔永良和蔡庆元的抓捕工作已经在同步进行中了,他们一个都别想跑掉!”

这一次,官队说得如此斩钉跌,我不由得不赞叹,官队行事做风越来越果断,越来越雷厉风行了。

张刻的逃跑,也证实了熊三财说的话的确可信。

也说明张刻知道自己有危险,所以才着急麻慌的逃跑。

他甚至连店里还寄存的两个瓷娃娃都没处理掉,就仓皇而逃。

可见,他对小鸭背后的恶势力极度恐惧。

现在,只希望张刻平安无事,我们都急切地想知道瓷娃娃案的真相。

都想尽快把瓷娃娃案的所有涉案犯罪分子都抓捕归案。

一来告慰被他们害死的所有人,二来以免无辜的生命再受杀害!

说真的,这个案件,让我们每位警员都气愤不已。

在和谐共生的社会里,怎么还有如此穷凶极恶、惨无人道的杀人犯,真的太可怕,太可悲了。

看着那一张张朝气蓬勃、阳光灿烂的脸,怎么下得去手?

人性真的能恶到如此地步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