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凶手再显

“这项实验,我只参与了一小部分。您也知道,实验一旦成功,长生不老就不再是神化,对人类而言就是划时代的开始。这么重大而辉煌的成就,唐博士怎么可能和我一个小小的助理分享呢?”

李月凡摘下墨镜,苦笑一声,继续说:“就连蓝灵草的样本,唐博士每次离开室验室时,都要带回家去的。实验快有结果了,我参与研究的机会就更少了,索性昨天我向他请了假,沒想到……”

我死死盯着李月凡,他讲述这一切气定神闲,微表情也出奇的自然。

凶手如果不是他的话,那么又会是谁呢?

密室及其按钮只有梁院长、唐朝海、李月凡三个人知道,凶手是怎么进入密室的呢?

“密室除了你、唐朝海和梁院长之外,还有谁知道?”

官队严肃认真的问李月凡。

“这个我就不太清楚了。”

李月凡沉思片刻,突然眼前一亮,似乎想起了什么,但欲言又止。

“好吧,今天询问先到这里,等会儿让技术科提取一下您的指纹和DNA样本,您就可以回家了。”

“真的吗?太好了!”

“不过,案件侦破前麻烦您不要离开海华市,我们随时可能要找您。另外,如果您想起和案件有关的情况,记得随时联系我们。”

听了官队的话,李月凡眼神晃了晃,急忙说:“哦,会的!”

显然,他隐瞒了什么。

“李月凡肯定知道些什么,我觉得必须对他进行24小时保护或者说监视!”

离开询问室,我轻声对官队说。

“嗯,这个人很可疑,我同意你的提议。”

随后,官队指派崔晓亮去执行保护和监督李月凡的任务。

到此,案件一愁莫展,似乎又陷入了僵局。

对于密室和秘密实验,现在只有李月凡和梁院长是知情人,但实际上,知道情况的远非他们两个人。

那么消息是怎么泄露出去的?又是谁泄露出去的呢?实验成功了吗?杀死唐朝海的目的是什么?如果实验成功了,那么科研成果去哪里了?

死亡现场,没有留下和实验有关的任何东西。

经过盘点,梁院长表示实验室里也没有丢失任何东西。

不仅如此,在唐朝海家里也没有搜查出和实验有关的任何蛛丝马迹。

这就奇怪了,凶手到底如何进入实验室又潜入密室炸死唐朝海的呢?他从唐朝海身上究竟得到了什么?

如果凶手的目的就是盗取唐朝海的科研成果,那么现在唯一知情的梁院长和李月凡……

“不好,梁院长也有危险!”

我心中一惊,对官队大喊:“需马上找到梁院长!”

“走,我和你一起去!”

梁院长办公室电话一直无人接听,打他手机也一直关机。

难道出事了?

我和官队心急如焚。

最后,终于从实验室门卫哪里了解到,梁院长到宝丽宾馆参加一个科研交流会去了。

于是,我们赶到了科研交流会现场。

会场上名人荟萃,尽是世界各国有名的科学精英。

说是科研交流会,实际上就是一个大型酒会。

各式各样的世界名酒,看得人眼花缭乱,闻得人垂涎三尺。

跳舞的,喝酒聊天的,会场上热闹非凡。

然而,半小时过去了,整个会场没找到梁院长的影子。

就在我们心急如焚的时候,会场保安告诉我们,5分钟前看到梁院长一边接听手机一边从侧门出去了。

按保安指定的方向,我和官队冲出侧门,发现侧门外空无一人。

外面过道里有一部电梯,进去后才知道是通往地下停车场的。

宝丽宾馆是海华市唯一一家国际性高档酒店,地下车库共四层,每层能停车1000余辆。

要最快速度找到梁院长,只能联系酒店地下车库管理员。

二分钟后,终于查询到梁院长车牌为A755088的黑色奥迪车停在地下二屋C区28位置。

等我们火速赶到时,梁院长昂面朝天坐在驾驶座椅上,左后车门敞开着。

我戴上橡胶手套,从另一侧打开车门,凑近梁院长看了看。

发现他还有微弱的呼吸。

“快打120,梁院长还活着!”

我惊喜地朝官队大喊。

梁院长脖子上有明显嘞痕,显然凶手当时就坐在驾驶座后面,用类似于衣袖的布带物嘞住了他的脖子。

很快,救护车和法医宋岚、吴明先后赶到了现场。

“灵禾和我一起去医院,宋岚、吴明这儿就交给你了!”

半小时后,救护车赶到了华海中心人民医院。

由于抢救及时,梁院长暂时脱离了危险期。

只是由于窒息导致大脑长时间缺氧,现在还有可能晕迷一阵子。

不管怎么说,只要梁院长醒来,必然能告诉我们意想不到的消息。

看上去,这是此案唯一的突破口了。

为以防万一,我坐在病房里,准备亲自保护梁院长的安全。

在刑警队里,我的枪法和擒拿格斗术都是数一数二的。

所以,很多重要的证人,官队都会派我保护。

这一次也不倒外。

直到晚上10点钟,梁院长终于醒了。

“救命……救命……李月凡……李月凡要杀我!”

没想到,梁院长醒来,第一句话说的竟然是这个。

“不用怕,不用怕,这里是医院,我是刑警于灵禾,你现在很安全。”

听到我的安慰,梁院长慢慢安静了下来。

我把事情经过给他陈述了一遍。

官队正好从外面回病房,看到梁院长醒了,非常高兴。

“谢谢你们,如果不是你们及时赶到,我……”

梁院长吃力的从病床上爬了起来,嘴里嘟噜着:“可能躺得时间太久了,腰有些酸疼,这是老毛病了。”

等他背靠在坐垫上坐稳,我疑惑不解的问他:“刚才您说,下午想嘞杀你的凶手是李月凡?你确定吗?”

“虽然他戴着帽子和口罩,但从身高、体形来看,就是李月凡无疑,并且打电话约我到车库的就是李月凡!”

“也就是说,你并没有看到凶手的脸?”我见缝插针地问。

“他让我在车里等他,说有重要的事情要找我。等我打开车门时,他便从后面窜到了车里……”

可是不对呀,我们的警员今天一直全整监视着李月凡,他根本就没出过家门!

“啊?那会是谁?为什么要杀害我?为什么用的是李月凡的手机号码?”梁院长有些疑惑了。

是呀?为什么线索又指向李月凡?李月凡与本案究竟有什么关系?他的手机号码为什么会被凶手使用?凶手又为什么要嫁祸李月凡?

我脑海里瞬间闪出这么多疑问。

“看来,问题还是出在李月凡身上,我们需要再找李月凡问问清楚!”

官队点了点头,表示认同我的观点。

吩咐好保护梁院长的警卫工作后,我和官队深夜又赶往了李月凡家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