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画相比对

按照熊三财的讲述,我在速写纸上很快画出了小鸭和蔡哥的画相。

经熊三财的辨认和我的反复修改,小鸭和蔡哥的写真画相终于出来了。

我让崔晓亮拿着画相去找曾怡凡做技术处理后先在警察犯案人员数据库里进行比对,看有没有相匹配的人。

根据熊三财对小鸭的描述,廋而且黑,我推测小鸭很可能有吸毒史,他从熊三财这类人手中收购骨粉,必然是买给制作瓷娃娃的人。那么他背后制作瓷娃娃的人又是谁呢?

而蔡哥,既然是黑头老大,必然有过犯罪史,或者至少被列入过涉黑人员名单,找起来应该会很容易。他和瓷娃娃是否有关联,又有什么关联呢?

这一切的谜团,只有找到小鸭和蔡哥才能弄清楚。

熊三财现在能给我们提供的线索有限。而此时,他又有了另一层身份——证人。

如果他能协助我们抓住那位制作瓷娃娃的罪魁祸首,就属于立功了。

虽然不能免除他的死刑,但对他而言,也算是生前对十三条无辜生命的忏悔,对自已罪恶心灵的救赎吧!

我敏锐地感到,小鸭背后,或许不仅仅是一位或者几位变态艺术家那么简单,而是一个罪恶犯罪集团!

他们有严密的组织,并且分工明确,保密性也极好。

“王古鸥是你故意放的,那么江雪寒呢?你昨天晚上去林中小屋,就是为了火化江雪寒吧?”

“我已经厌倦了现在孤苦无依的生活,故意放走王古鸥,就是为了让她给你们报信。果然,她没让我失望。只是,我沒想到你们找到林中小屋会这么快!”

“江雪寒或许是我这一生的最后一个作品了,所以我让她比其他两个人多活了2天,如果你们能晚到2个小时,她可能就完美地化为灰烬了。”

“熊三财,你能具体讲一讲你火化被害人的情况吗?”

“这个,你们可以去我家里找我录制的视频光盘,里面详详细细地拍摄了每个人的火化过程,刺激极了,哈哈哈……”

听着熊三财阴森恐怖的笑声,我突然想起了他在林中小屋里挂的那两副死神塔纳托斯的画像。

冥冥之中他把自己当成了死神塔纳托斯,收割灵魂成了他的人生乐趣。

而现在,他又幡然醒悟,但又没有勇气自首,更没有勇气选择死亡,所以……

“今天的审讯先到这里吧!”

我对坐在我旁边的官队说。

“把熊三财押走!”

官队大声地对门外的狱警说。

“于警官,你是什么人?能让我开口服法认罪,你绝不是一个普通的人……”

“别胡说了,快走!”

没等熊三财说完,狱警已经拽着他离开了审讯室。

这时,我发现官队在用奇怪的眼神打量我。

“官队,你这是什么意思?被熊三财洗脑了?”

“你绝不是一个普通的人,这一点我认同!”

我故作无所谓的笑了笑,赶紧转移了一下话题。

“接下来,我们需要再兵分三路,派冯丽华对熊三财说的礼品店老板进行走访调查,一来核实熊三财说话的真实性,二来看看能不能找到小鸭更多的线索。”

“你说得对,再派崔晓亮去搜查熊三财的家,找到他所说的录制火化被害人犯罪过程的光盘。另外,派人去海派夜总会蹲点调查蔡哥,对吗?”

“嗯,官队说的,正是我所想的。不抓住小鸭背后的犯罪团伙,这起震惊海华市的连环失踪案就不算完美侦破!”

“你说的对,我们还任重道远呀!”

走在去找曾怡凡的路上,我和官队一直在讨论案件接下来该朝什么方向侦察。

说着说着,就到了电脑室。

只见曾怡凡正坐在电脑前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上的一张张照片和画相的比对结果。

崔晓亮就坐在曾怡凡边上。

“照片比对进行得怎么样了?”

听到官队的问话,倒是吓了崔晓亮一跳。

“行呀小崔,工作够投入!”

崔晓亮尴尬的笑了笑。

“小鸭的画相已经比对了一万五千三百四十二张,暂时还没有结果。”

曾怡凡态度严谨地说。

“还有多少张要比对?大概什么时候能出结果?”

曾怡凡看了看电脑屏幕上的数据,习惯性地用右手把眼镜镜匡往上拨了拨。

“还有两万三仟五佰张可比对的照片,如果网速够快,一切顺利的话,小鸭和蔡哥的照片下午两点前就能比对完。”

我看了看手表,现在是早上11点25分34秒,曾怡凡能在两个多小时内完成六七万张照片的比对工作,的确工作效率已经够高了。

“小曾,比对照片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说完,官队拍了拍崔晓亮的肩说:“有新的任务需要你去完成。”

“什么任务?是和冯姐一起吗?”

“冯丽华已经去执行其他任务了,你现在带人马上去熊三财家里……”

“好,我马上去!”

“喵呜……”

蓝芥儿总算睡醒了。

现在,她已经成了刑警队里的小明星。

白天,除了昏昏欲睡的时间,都在刑警队里到处乱窜。

所有的警员都知道蓝芥儿警猫的大名。

蓝芥儿乐在其中,经常跳到警员们的办公桌上讨乖卖萌。

大家都非常喜欢她,还经常给她带吃的和小玩具。

有时,审讯犯罪嫌疑人的时候,蓝芥儿会趴在我的肩膀上睡觉。有趣的是,犯罪嫌疑人看到蓝芥儿酣然入睡的样子,面容会变得很祥和,交待问题也会变得很积极。

我观察了蓝芥儿睡着的样子,安祥、香甜、纯净、无邪……

足以让人消除烦躁不安和紧张恐惧的情绪,彻底净化人的灵魂!

吃完午饭,官队带着警员去海派夜总会了。

而我,留在刑警队继续对己经掌握的相关证据进行分类和总结,寻找是否有漏洞。

李百克的父母远道而来,现在接到儿子死亡的消息,一时难以接受,竟病倒在了医院里。

所以,下午我得抽点儿时间和温桐一起去医院看看,顺便带些慰问品给他们。

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确是人间悲剧之一。

没有哪个父母能够接受这样悲惨的事实。

而我们警察能做的,就是尽量让社会减少这样的悲剧发生。

当我走进李百克母亲病房的时候,我被李百克母亲满头的白发和惨白的面容吓到了。

记得刚见到李百克母亲的时候,她还一头乌发,言辞犀利,面色红润。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