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犯罪动机

“在你手下惨死的十三条生命,你有想过他们的亲人和朋友有多痛苦吗?”

“他们都是浑蛋!他们都该死!”

熊三财狠狠地骂着,脸上露出狰狞的笑容。

“我杀的第一个女孩叫李紫薇,她从一上车就在打电话,说她母亲这不好那不对。我是个孤儿,有母亲关心疼爱是多么幸福的事情呀,可是她们根本无视父母的关爱,甚至把父母的关爱当成了累赘。你们说,他们该不该死?该不该死?!”

熊三财越说越激动。

“最早死的那十一个人,他们要么抱怨父母管得太多,厌恶父母。要么和父母吵架赌气外出让父母担心受怕。所以,我就结束了他们,让他们彻底获得了自由和解脱。你们说,我这是不是在成全他们,帮助他们?哈哈哈……”

熊三财笑得够阴森,够瘆人。

“够了!生命至高无上,就算他们有过错,你也无权私自剥夺他们的生命!就是象你这样罪大恶极的暴徒,也要经过法律的公正裁判才能执行死刑,不是吗?!”

“不,在我看来,死亡是一件神圣的事情。我16岁开始就当火化工,天天和尸体、死亡打交道,我亲眼看着一具具尸体由肉体化为灰烬,那场面神圣而庄严。不管死者生前是穷人或是富人,是身份尊贵还是平平凡凡,最终都在熊熊烈火中炼化为尘土,被埋入泥土。这一刻,人才真真正正没有了烦恼,人类才真真正正实现了公平,不是吗?”

“你8岁时父母双亡,后被送进福利院,在福利院里你生活得并不快乐,16岁时你逃离福利院,便开始找工作养活自己。生活对你而言或许残忍,但这不应该成为你杀人的理由!这世界没有绝对的公平,公平都是相对的!不是吗?”

我的话,似乎说到了熊三财的疼处。

他原本生活在一个幸福的家庭中,父亲是机械工程机,母亲是人民教师,只可惜在一场交通意外中双双死亡。

这对于一个刚满八岁的孩子来说,的确太不幸了。

完全就是从天堂瞬间跌入地狱的感觉!

熊三财曾经生活过的福利院已经不在了,我们无从知道他曾经在福利院都经历了什么。

只是,据当时一名工作人员讲,熊三财自进入福利院开始就沉默寡言,不愿和福利院的同伴、老师交流,甚至有强烈的抵触情绪,还经常遛出福利院。

不幸的童年遭遇,加上长期面对冰冷的尸体,足以让一个人藐视生命,冷眼看待生死。

这,或许就是他能用这么残忍的手法杀人的最主要原因吧。

亲情的突然缺失,让他对亲情有了异忽常人的渴望,并开始仇视那些不懂得珍惜亲情的人,从而催生了熊三财的反社会人格。

其实,从人性角度分析,任何人都有两面性。

善与恶并沒有太明显的界限,大部分人都选择发扬光大自己善的一面,努力克制、约束自己的恶。

少部分人游离于善于恶之间,这类人就是披着羊皮的狼,最为危险可怕。

而极少数人,则具有天生犯罪人特征,看到的、听到的都是消极反社会的东西,他们无视生命,把犯罪当作一种快乐享受,并乐在其中。

他们价值观扭曲,有的狂傲不羁,有的自卑自怜……

他们做着罪大恶极、灭绝人性的事情,却还振振有词,满口歪理邪说,就象熊三财这样。

“不许提我的父母,不许提……”

熊三财开始抱头痛哭。

“我的父母,是这个世界上最好,最善良的父母,他们不该那么早就死去……”

熊三财哭得更厉害了。

我不停地给他递抽纸。

“父爱、母爱是最伟大、最无私的,它可包容我们所有的缺点和过失,所以我们生而渴望得到父爱和母爱。但你有没有想过,父母也同样渴望和他们自己的子女永远其乐融融地生活在一起,看着他们从牙牙学语到结婚生子……”

我的这一翻话,说得熊三财哑口无言。

看到他情绪稳定下来了,我继续问。

“你杀前面十一个人或许是因为他们对父母的不尊不敬刺激了你,那么你杀害梦文婷和李百克又是为什么呢?仅仅为了获得他们的骨粉赚钱吗?”

“从殡仪馆出来以后,我做了变性手术,做一个温柔善良的女人,一直是我的愿望。但我要生活,我需要钱!按原计划,我每个月至少要火化2个人,收集4瓶骨粉,赚8万元酬金。但实际上,我还是心慈手软了。”

“两年来,我仅仅抓了十五个人,火化了十三个人,不是吗?至于我为什么选择梦文婷和李百克,只能说他俩倒霉!”

“火化完那十一个人以后,我原准备销毁炼尸炉,从此金盆洗手,好好的做个出租车司机,谁知道遇到个碰瓷的老太太,居然当场想讹我20万,我一气之下,把她撞成了肉饼!”

“原来,5月20日晚上在江弯路发生的那起交通事故逃逸案肇事者是你?”

“沒错,碰瓷的老太太太可恶,她死有余辜!那天,我开的车海A45986是辆套牌车,而且还是用假身份证租用的,直到现在警察都没查到我,但我知道,尽早会查到的!”

“你是觉得老人的死毁灭了你改邪归正,想成为一位善良人的期望?”

“是的!所以我要重新审视人性,杀更多的人,报复这个混浊的社会!”

“不过,我也累了,不想再呆在这个鱼龙混杂的世界上。所以,我有意放了王古鸥,这女孩长得很象我母亲年轻的时候,她也很聪明,只喝了一两口我送她的饮料。”

“王古鸥是你故意放的?”

我和官队都震惊了。

“我送她的饮料里加了特殊配方的安眠药,但浓度较低。平常我送出的饮料药的浓度都很高,只要喝上小半口,就能让他们昏睡三四天,这才给了我足够火化他们的时间。”

“你在饮料中下得到底是什么安眠药?药又从何而来?”

“这个药是我从小鸭那里购买的,市场上绝对沒有售。至于他从何而来,我就不清楚了。”

“不过,我曾偷偷跟踪过小鸭,发现他经常去海派夜总会找一个叫蔡哥的黑头老大。”

“能不能具体描述一下小鸭和蔡哥的长相?”

我盯着熊三财的眼睛问。

熊三财底头想了想。

“小鸭大概有一米五四高,很瘦很黑,眼睛小小的,不管春夏秋冬,都戴着一顶鸭舌帽。蔡哥应该有一米七左右,白白胖胖的,大眼睛,浓眉毛,说话有点东北口音。”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