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审讯开始

一路上,二号警员放着摇滚音乐,听得我和蓝芥儿叫苦连天。

真没想到二号警员竟然喜欢刺激的摇滚乐,几小时下来,我和蓝芥儿心都快被振出来了。

幸好还有5分钟就到11点,我和蓝芥儿就能回刑警队了。

“回去准备怎么审讯熊三财?”

蓝芥儿冷不防问我。

“看他现在的精神状态,晚上估计审讯不了了,明天再说吧!”

“嗯,我看也是。晚上回家终于可以睡个安稳觉了。”

“白天睡那么久,你还没睡够呀!真是条睡虫!”

“我变身,带你穿越,协助你抓凶手可是消耗了很多能量和体力的呀。”

蓝芥儿委曲巴巴的说。

看着她楚楚可怜的样子,我忍不住笑了起来。

一道蓝光闪过,再一道白光……

我和蓝芥儿终于回到了六号接待室。

“走,去找官队,他应该在他办公室里。”

我抱起蓝芥儿猫放到我的肩膀上,朝官队办公室走去。

“灵禾,这么久,你去哪里了?”

“我……”

“告诉你个天大的好消息,熊三财抓住了!”

“哦?那太好了,案子总算破了!”

我装作一无所知的样子。

“最让我开心的是,在启动路面洒钢钉计划之前,熊三财竟然自己降速把车撞向路边草丛里停下来就地服法了,避免了一场伤亡,节约了我们的追捕成本!”

“的确,这是个天大的好消息。接下来审讯工作有的忙了。”

“现在证据确凿,不怕他不认罪!”

官队突然停了停,脸上变得严肃了起来。

“对了,之前你说的蓝月,我查过了,我们刑警队上上下下根本沒有这么一个警员。你说说,蓝月究竟是谁?”

官队话音刚落,趴在我肩膀上正呼呼大睡的蓝芥儿突然瞪大眼睛站了起来。

“喵呜……”

“喵呜……”

“官队,你看你问得这个问题把蓝芥儿都吓醒了。”

“蓝月就是蓝芥儿吧?”

官队用从未有过的犀利目光盯着我问到。

官队绝不是一个随随便便下结论的人,他这么问我,一定是看出了我和蓝芥儿之间的什么猫腻。

见我沉默不语,官队继续说:“你在办公室加班不是一次两次了,我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每到晚上八点钟以后,要么蓝芥儿猫消失不见了,要么你和她一起消失了。你能向我解释一下这是为什么吗?”

“对了,就拿今天来说,八点以后,你和蓝芥儿就跑得不知所踪,直到11点5分你们才出现。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昨天晚上蓝月也是11点后消失的吧?有趣的是,蓝芥儿猫却忽然出现了。”

“官队我说过了,等熊三财的案件结束了,我会向您解释的。”

“好,我等着你的解释。”

看来,官队是必须要我给他一个说法了。

现在,逃是逃不掉的,只能再往后推一推。

我和蓝芥儿之间的秘密能瞒多久就瞒多久吧,这是我对蓝芥儿的承诺,更是对她的保护。

“官队,于队,你们都在,我回来了!”

远远的就听到崔晓亮凯旋归来的声音。

“辛苦啦,辛苦啦,我们的大英雄回来了!熊三财现在怎么样?”

“已经送看守所关起来了。这家伙好像受了什么惊吓,象中了邪似的,胡言乱语,不过我走的时候已经安静下来了。至于审讯嘛,只能等明天了。”

“没问题,我们特案组办案有特权,可以不必循规蹈矩的。今天也审不出什么,回家好好休息,明天一早再审不迟。”

“好,那我就先回了。于队,要不要一起走呢?”

崔晓亮走前,特意看了我一眼,笑着问我。

那笑贼兮兮的,让我浑身起了鸡皮疙瘩。

“不……不用了,我们又不顺路!”

这时官队拍了拍我的肩膀说:“灵禾,你也回家吧。明天我们的审讯任务还很坚巨,能不能一举成功,还得靠你呢!”

我也深知熊三财绝不是一个好对付的人,但我似乎已经掌握了他的弱点。

第二天早上五点半,我竟突然惊醒,翻来覆去再也睡不着。

于是,匆匆忙忙吃了早餐,便带着睡眼朦胧的蓝芥儿出发了。

到了刑警队,我惊奇地发现官队、崔晓亮、冯丽华都已经到了。

并且,崔晓亮和冯丽华已经开始了对熊三财的审讯。

官队此时,正站在审讯室外面聚精会神地观察着审讯室内熊三财的一举一动。

……

“……你是怎么把这十三名被害人绑架的?”

说着,崔晓亮把十三名被害人的照片一张一张出示给熊三财看。

熊三财只是低头狞笑,没有回答崔晓亮的问题。

“你不说,不等于我们不知道!在被害人王古鸥、江雪寒体内我们都检查出了安眠剂成份,快说,你是怎么迷昏被害人的?为什么你自己沒有昏迷?”

还是狞笑,底头不语。

崔晓亮有些不耐烦了,嗖地站起来,拍了拍桌子说:“沉默是没有用的,快说!”

熊三财还是一言不发。

“官队,这样下去不仅问不出什么,崔晓亮可能还情绪失控,甚至崩溃,先把熊三财一个人丢在审讯室半小时,到时我们上!”

“灵禾?你什么时候来的?”

官队看到我,似乎有些惊讶。

“审讯熊三财,可不止你们几个睡不着觉哟!”

说着,我敲了敲审讯室的门,借故把崔晓亮和冯丽华叫了出来。

熊三财单独呆在审讯室的半小时里,我和官队实际上一直站在审讯室外的大玻璃窗前看着熊三财。

刚开始他还不以为然的样子。

10分钟,20分钟,30分钟后,他似乎有些焦躁不安了。

这时,我和官队以及记录员一起走进了审讯室。

熊三财看到我以后,脸色嗖变。

“你……你不就是……不,鬼魂,鬼魂……”

熊三财吓得脸色苍白,语无伦次。

官队看到熊三财如此反常,惊愕不已。

“什么鬼魂?熊三财,你看清楚了,我是官队,我旁边的是于灵禾警官,不如实供述你的罪刑,只会得到更严重的惩处!”

为了渲染气氛,我又加了句:“即便是恶魔,生前只要悔改,好好赎罪,就不会……”

我故意说了昨晚说的“恶魔”“悔改”“赎罪”几个词,目的就是为了告诉他,我就是昨晚他认为的鬼魂。

熊三财还真相信了。

只见他双手抱头,嘴里不停嘀咕:“我说,我说……我赎罪,我赎罪……”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