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炼尸炉

“你说的沒错,这幢楼里弥漫着轻微的血腥味和微微的类似烧塑料的味道,还有一点点异香。总之,诡异无比。”

“对了灵姐姐,这些气味你能闻到吗?”

说真的,和其他警员一样,除了周边树林、泥土和杂草的味道外,我什么也没闻到。

面对蓝月的问题,我一时语塞,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于是,我换了个话题。

“蓝月,你嗅觉如此灵敏,能不能闻出血腥味和异香的聚集点,或者说气味的来源方位?”

“你是说找到气味的来源方位就知道了火化炉的大概位置对吗?”

“太对了,蓝月,你太聪明了。”

“哈哈,我来试试看。”

蓝月闭上眼睛,在房间每个方位开始细细的嗅。

我来到客厅,看着客厅的布局,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但是一时半会儿又看不出什么问题。

客厅正中央放着一张长方形的原木色大桌子,上面擦得干干净净,说明凶手刚来过这里,并且擦过桌子。

桌子上两个空的透明玻璃瓶还在,只是王古鸥提到的装白色粉末的玻璃瓶不见了。

刘星火撞到的凶手,两手空空,并没有带什么东XZ匿江雪寒的洞里也沒有发现玻璃瓶,那么装有白色粉末的玻璃瓶去哪里了呢?

最大的可能性,就是仍然藏在这幢楼的某个隐密地方。

整幢楼,就客厅打扫得干干净净,几乎一尘不染,说明凶手每次过来,都只在客厅停留的时间最长。

客厅的地面是用青砖铺成的,进了客厅,往里面两米五的位置左右两侧各有一个一米二左右宽的过道,过道往里面各有三个独立的房间,门都朝过道开着,过道尽头都是楼梯和卫生间。

而客厅以过道为界,进门左右两侧墙面约二米五长,全部用白色涂料涂的白白净净的。

客厅后部分墙面相对于过道右边墙面是凹进去的,长度约为一米五左右。

而凹进去的墙面上,底层是原始的灰色水泥面,上面竖着钉满了一块一块原木色的木板。

也就是说,客厅前部分三面墙是白色的,后部分三面墙是灰色的,上面钉满原木色木板。

白色墙面左右两侧各挂着一幅死神塔纳托斯的画像。

画像上塔纳托斯身披一件黑色斗篷,戴着骷髅面具,手持一把大镰刀,看着就很瘆人。

奇怪,凶手为什么在客厅后半部分墙上钉这么多木板呢?

墙壁上,宋岚应该都检查过了,并沒有什么特别发现。

处于好奇,我用戴着橡胶手套的手在几块木板上敲了敲,发现敲每块木板时发出的声音都不太一样。

当我敲到第五块木板的时候,奇迹出现了。

正对着客厅大门的墙壁中央开始晃动起来,几分钟后,高两米,宽一米的墙璧居然向后移动了一米多深。

看到这个情景,在场所有人都惊呆了。

客厅里竟然有个暗门!

这时蓝月轻轻走了过来。

“灵姐,我闻出来了,气味最浓的地方就在客厅!”

“咦?这里有暗门?”

蓝月看到我和官队朝暗门走去,惊愕不已。

“蓝月,你说的没错,血腥味和异香味应该就是从这道暗门里发出来的,让我们去一探究竟!”

“别急,还是让我先进去看看,你们随后再进!”

走到暗门口时,官队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

“稍等,里面可能有危险!”

说着,官队掏出枪,带着几名警员先冲进了暗门。

不过两分钟后,官队从喑门探出头来。

“你们可以进来了,炼尸炉就在里面!”

“什么?真的有炼尸炉?”

宋岚惊叫一声。

走进暗门,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里面竟是一个三十平米左右的小屋子。

屋子左边放着一张很长很长的桌子,上面放着五颜六色的大玻璃瓶。

桌子上面有一排原木色璧挂式储物柜,那瓶装着白色粉末的玻璃瓶就放在其中一个柜子里。

屋子右边,正是炼尸炉装置。

看样子,应该是人工修建并自己改造过的,所有操作都是智能电子化的。

“凶手对炼尸炉结构和原理非常清楚,说明他很有可能在殡仪馆工作过。”

“嗯,这一点我也想到了。”

“另外,在这样一个偏僻的地方安装这么大一个炼尸炉,必然引起人的怀疑。所以,这个炼尸炉极有可能是凶手利用废旧的火化炉部件自己改造的,而且改造的更先进。”

“看样子,接下来我们又要从殡仪馆开始查了。”

“是的,官队。这又是一个新的突破口。”

听了我和官队的谈话,蓝月笑着说:“你们俩谈起案件来,真是旁若无人呀!”

我轻轻拍了拍蓝月的脑袋。

“赶紧帮忙寻找其他作案工具!”

我又把注意力投向炼尸炉的位置。

只见,炼尸炉右侧墙壁上是控制面板,上面有设时、调温、出仓、进仓、开始、结束、暂停等等各种操作按钮。

等宋岚和吴明拍照、取证完以后,我按了一下出仓按钮。

只听“哐当,哐当,哐当”几声,炼尸炉门自动打开了,然后缓缓地从里面传出来一个宽90公分,长1.8米左右,深约五公分的钢质匣子。

看样子,应该是放人的。

我又按了一下进仓键,钢匣子又缓缓移进炼尸炉内,炼尸炉门也紧跟着关上了。

从调温键上看,炼尸炉温度可以在200至1200度之间调整。

正因为温度这么高,所以这个密秘房间的通风和隔温都做了特殊处理。

总之,一个对炼尸炉毫不了解的人,是绝对修建不出这样的小屋,改造出这么专业又先进的炼尸炉的。

一个在殡仪馆工作过,现在又是出租车司机的人,应该曲指可数。

所以,很快我们就能锁定犯罪嫌疑人了。

“这里充满死亡的味道,太吓人了。”

“这个凶手太残忍,太变态了。跟死神有的比!”

听到几名警员的讨论,我只觉后背发凉。

凶手的确太可恶了,这么残忍的杀人方法都能想得出来,真是罪大恶极!

这让我想起了海华市这两年来的失踪人口备案,除了近期连续报案的四人外,至今沒有下落的还有十来人。

再除了痴呆老人和疯癫人员外,处于21至24岁的总共有11人,其中女性6人,男性5人。

这些人都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仿佛一个一个从世间蒸发了一样。

这一次,省厅只所以直接令我们特案组查这起失踪案,原因也在于此。

我隐隐的感觉,这些人的失踪跟这起案件必然有着某种关联。

凶手很有可能……

想着想着,我居然有些兴奋。

感觉这个案件如果能顺利侦破,一定会有意外的收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