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我不是凶手

这只猫看上去只有二三个月大小,身上毛是灰白色的,脸和鼻子上的毛却都是灰黑色的,深蓝色的大眼睛,显得非常贵气而可爱。

只是它太廋小了,可以直接装到我的外衣兜里。

我用强光照向它,它剧然缩成一团,并没有恐惧或想要逃跑的意思。

对于猫,我一直都是很喜欢的。

看着它楚楚可怜的样子,我便起了怜悯之心,竟然毫不犹豫地轻轻抱起了它。

官队和宋岚他们己先一步开警车走了。

我刚开车不到10分钟接到官队电话:“今天太晚了,你先回家睡一觉,明早9点准时赶到办公室!”

说真的,一连三四天了,我都是深夜一二点钟才睡觉的。

刚办完一庄抢劫杀人案,本以为今天晚上可以睡个安稳觉,谁知道人算不如天算……

现在,我的确有些扛不住了。

“喵……喵……”

几声温柔的猫叫声,让我瞬间清醒了不少。

我使劲摇摇头,挤了挤眼睛,加大码力,开车飞驰回了家。

实在太累了,顾不上猫咪又脏又臭了。

我冲进厨房,拿了一个玻璃碗,直接在玻璃碗里倒了些牛奶放在阳台地上,然后轻轻把猫放下,关上阳台门,洗了洗手,就直奔卧室。

一梦惊醒,己是早上八点了。

说来也怪,不管晚上多晚睡觉,早上八点钟我总能神奇的清醒过来。

也不知道昨夜追捕李月凡结果如何,这会儿我倒急切想知道结果了。

“喵……喵……”

又是猫叫声。

我这才突然想起来,昨夜带回来一只廋的皮包骨,而且又脏又臭的猫星人呢。

不行,必须先给它洗个澡。

我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打开阳台玻璃门,看到可怜的小猫咪正抬头望着我。

它旁边玻璃碗里的牛奶早就喝光了。

听它急促可怜的叫声,应该是又饿了。

家里没有猫粮,没有猫窝,沒有……

哎哟,想当猫妈可真不容易,需要采购的东西还挺多。

我感觉自己连自己都照顾不好,昨夜脑子怎么发热的,居然把猫带回家来了。

“喵……喵……”

又是一阵急促可怜的猫叫。

“好,妈咪马上给你弄吃的!”

我急急忙忙奔向厨房,从冰箱里拿出两个鸡蛋,准备和牛奶搅拌均匀后,蒸一份鸡蛋奶酪给它吃。

蛋液搅拌好,蒸蛋器设定时间,下一步,给猫洗个热水澡!

我轻轻抓起猫,把它放进调好温度的水盆里。

猫挣扎着想跑,我用双方把它紧紧抓着。

过了几分钟后,它不挣扎了,乖乖蹲在了水盆里。

我在它头上身上弄了些沐浴露,开始帮它洗澡。

兴好现在是五月份,一会儿可以把它放到阳台上晒晒太阳,以防感冒。

等给猫洗完澡,鸡蛋奶酪也做好了。

用吸水毛巾吸干它全身的水,又用静音吹风器帮它吹了吹全身的水气。

干干净净的,现在看上去,小家伙一下子贵气十足了。

“满满一玻璃碗鸡蛋奶酪,足够你吃一整天吧!”

我一边向玻璃碗里倒奶酪,一边柔声细语地对猫咪说。

小猫用鼻子在玻璃碗里嗅了噢,便狼吞虎咽地吃起来。

“哎哟,慢点吃,慢点吃,没猫同你抢食的!”

我摸了摸它的头,笑着说。

接下来,该准备我的早餐了。

这时,我的手机响了。

“你起床了吗?马上赶到夏浦国际机场,李月凡将乘上午11点的飞机去纽约!”

说完,官队急匆匆挂了电话。

听上去,他已在赶往机场的路上了。

我穿好警服,戴好警帽,拿起一块面包,胡乱啃了几口,抓起一杯牛奶就朝车库奔去。

一小时后,我终于赶到了夏浦国际机场。

官队看到我,先是一惊。

“你怎么穿警服来了?就你这身警服,凶身早被你吓跑了!”

我看了看自己,尴尬的笑了笑。

“稍等,我去车上换身便装!”

在车里放两三套便装,我早习以为常了。

十几分钟后,我赶往了指定的检票处。

11点钟飞往美国的飞机还有二十分钟就停止检票登机了,然而李月凡还没有出现。

这让我、官队和另外几名警员都紧张起来。

时间一分一分过去,我们都死死盯着候机室、检票囗和登机口。

突然,一个身穿灰色春秋款簿西装,戴着茶色墨镜,提着一个黑色双肩包的中年男人朝检票口径直走来。

一米八左右的身高,微胖,从体态判断应该是李月凡无疑了。

还有五分钟,这家伙可真是踩着时间点来的。

“先生您好,请出示下您的身份证件。”检票员礼貌的对墨镜男说。

“您是李月凡本人吗?请摘下墨镜!”

就在墨镜男摘墨镜的瞬间,我和官队冲向检票口将李月凡控制住。

“你们,你们干什么?”

李月凡情绪激愤,不停反抗。

我从衣兜里掏出警官证在李月凡眼前晃了晃严肃的说:“警察,您涉嫌一起谋杀案不能去美国了。”

“什么?这怎么可能?”

李月凡迷惑不解的看着我。

“昨晚唐朝海在实验室里被杀了,开的是您的车子!”

“这……这怎么可能?我的……我的车一直放在地下车库,最近一周根本没动过!我……我绝不是杀人凶手!”

李月凡满脸惊恐,不停为自己辩解。

“回刑警队再说吧,去美国的机票我们已经通知航空公司了,直接给您办退票!”

听我这么说,李月凡不再反抗了。

原来,昨天上午李月凡向唐朝海请了假,准备乘今天飞机去美国参加一个医药行业的展览会。

按照他提供的线索,我们在他所住的小区沧源别苑地下车库里找到了车牌号为海A10786的白色宝马车。

经调取小区地下车库监控录相及车辆进出小区电子记录,李月凡的白色宝马车自5月18日驾进车库后,就没再出去过。

今天是2025年5月25日,可见李月凡说的话是真的。

那么昨晚7点钟开进实验室大门车牌号相同的白色宝马车是谁的?

更离谱的是,据黑狗老头陈述,这辆白色宝马车驶进实验室之后并未离开过,但却凭空消失了!

实际上,黑狗老头也只是凭车子和车牌号认定是李月凡当晩开车到了实验室。

然而,实际上开车到实验室的是唐朝海并非李月凡!

据了解,唐朝海平时开的是黑色奔驰车,白色宝马车从何而来?

他又为什么要驾驶一辆和李月凡一模一样的套牌车到实验室呢?

这一连串无法解释的疑问,让案件一下子陷入僵局。

“据梁院长陈述,你和唐朝海正在进行一个密秘实验,并且唐朝海说马上就要有重大突破了,对吗?”

刑警队询问室里,我转移话题,准备从秘密实验开始,看能不能从李月凡口中问出有价值的线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