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紧急行动

钱包里有三四张银行卡,一张信用卡,凶手竟然都没拿。

“卡里面大概有多少钱?”

“总共七八万吧。”

王古鸥不加思索地回答。

奇怪,这个凶手只拿现金,不拿银行卡,是为什么呢?

怕拿别人的银行卡取钱增加了暴露自己的风险?还是因为被害人都处于昏迷状况,还没来得及处理银行卡?

拿被害人的身份证,可能是为了确认她们的身份。

这么以来,等凶手发现王古鸥已经逃跑,很有可能会根据身份证再次寻找王古鸥。

所以,凶手沒有抓到之前,王古鸥不能直接回家去!

“小鸥……我的小鸥……快让妈妈看看!”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王古鸥的妈妈冲进接待室,抓着王古鸥痛哭不已。

“整整一个晚上,你都去哪了?有没有受伤,啊?”

“阿姨您放心,我们已经帮您女儿检查过了,除了胳膊和腿有些勒痕、淤青、划伤,精神上受了过度惊吓外,并无大碍。后期,我们会对她进行一周的心理治疗,沒问题的话,您就可以带她回家了。”

看着王古鸥哭得泪面人似的,我替她向古阿姨解释到。

“你是说,今天她不能和我一起回家去?”

“凶手抓到之前,我们会派人对您女儿进行24小时保护,她住到我们刑警队康疗中心比回家去安全。如果您不放心的话,可以留下来陪着她。”

“于警官,我妈妈真的可以陪我一起去康疗中心吗?”

“可以,我会帮你们申请。”

“那就太谢谢您啦,于警官。”

看着王伯伯、古阿姨和女儿王古鸥一家团圆,我心里说不出的高兴。

见到父亲和母亲,王古鸥明显不再那么恐惧难安了。

亲人,总能给我们无尽的安全感。

安排完王古鸥母女到康疗中心的事情后,我找到了官队。

“我们需要开个紧急会议,把信息汇总一下,赶快展开救援工作!”

“嗯,我已经通知所有警员15分钟后会议室开会了。”

“太好了,官队。崔晓亮排查工作有进展了吗?林间小屋大概在什么位置?”

“正在排查中,呆会儿开会,应该就有结果了。”

还得等15分钟,突然觉得时间过得好慢好慢呀。

1分钟,2分钟,3分钟……

等不及了,我带着蓝芥儿先到了大会议室。

王古鸥讲述的逃跑场景和蓝芥儿昨天晚上看到的一模一样。

这个狡猾的凶手要么白天或下午5点左右作案,要么夜里10点半左右作案,刚好与蓝芥儿能感知和变身的时间错开。

即便有重合,也仅仅只有30分钟左右。

所以,想要通过和蓝芥儿一起穿越找到凶手藏匿被害人的地方有些难度。

最关键的是,时间也不允许了。

今天,我们必须竭尽全力先把江雪寒解救出来。

这是我们的期望,也是我们的责任和使命。

“别担心灵姐姐,相信自己,今天我们一定能把江雪寒救出来!”

“蓝芥儿,你什么时候学会安慰人了?”

“不是安慰,是一定可以!”

蓝芥儿说得如此肯定,更坚定了我的决心。

不经意间,官队、崔晓亮、冯丽华、曾怡凡、宋岚等等近20名警员已齐聚会议室。

“王古鸥的血液中检测出了少量安眠药成份。这种安眠药只要吃一颗,就能昏睡三四天,属市场上禁止售卖的药品。应该是放在凶手给被害人喝的饮料里面的。”

宋岚停了停,继续说:“据王古鸥讲述,她只喝了两三口,可能药效还不够,这正是她第二天下午就醒来的原因。”

“如果想让被害人昏迷三四天,需喝整瓶饮料吗?”

我急切的问宋岚。

“不用。市场上目前卖的小瓶可乐一般有300ml,只要喝三分之一以上就可以了。”

“崔晓亮,快说说你这边的情况!”

“好的官队。我市西北郊区确实有一大片农田,但是同时有树林、公路的有五个地方,而这五个地方里,能远远地看到海华大厦的只有三个地方。”

“哪三个地方?”

官队有些心急了,催促崔晓亮到。

“海丰公路200米处、凤华公路520米处和桑北公路860米处。”

崔晓亮说着,在夜晶显示屏上展示出了海华市西北部的整幅地图,并在他说的三个位置上标上了红色圆圈。

“从距离上看,自海丰公路骑三轮电瓶车到我们刑警队需要至少1小时20分钟,从凤华路过来需要2小时15分钟,从桑北路过来则更远,需要2小时55分钟。根据王古鸥的描述,她晕倒后不久便醒了过来,一小时左右到了前景路,所以,我认为,凶手在海丰公路的可能性最大!”

看着地图,我一边测算,一边讲。

“对了,救王古鸥的老阿姨还没消息,前景路一带的监控录相虽然拍到了她,但只有背影。并且老阿姨和她的三轮电动车在华兴路附近就消失了。”

曾怡凡说完,在官队旁边坐下。

“冯丽华,你这边有老阿姨的消息吗?”

“画像在网络上已经发出去了,暂时还没消息。”

“海丰公路的可能性虽然最大,但是人命关天,为了以防万一,今晚三个地方我们同时展开搜索!”

“现在分派任务……”

“出发……”

官队一声令下,警员们开始全体出动。

崔晓亮带人前往桑北路,冯丽华带人前往凤华路。

我和官队带了20多名警员,全副武装,直奔海丰公路。

到达海丰公路200米处时,天色已晚。

正如王古鸥所说,通往田间的水泥路只有一米多宽,汽车根本无法进去。

不过,这个位置刚好有一处停车带,并排停五辆警车没有任何问题。

看样子应该是当地农民用农田改造的。

“我闻到江雪寒的气味了,她就在这附近!”

突然,蓝芥儿在我肩膀上骚动了起来。

“这么说我们来对了地方!”

“大家五人一组分散开来,搜索小屋的位置!”

官队一声令下,警员们停好车,迅速分成四列,打开手电筒,开始兵分四路朝田间走去。

我、官队和另外三名警员顺着最近的小水泥路小跑着朝前冲去。

天太黑了,如果沒有手电筒,根本就看不清方向。

蓝芥儿这时异常兴奋,从我肩上“嗖”一声跳到了地上。

“我在前面给你们开路。”

说着,就不见影子了。

周围除了风声,就只听到我们气喘吁吁的声音。

官队和另外三名警员在前面越跑越快。

我加快了速度,终于冲到官队身边。

“快看,前面就是小树林了!”

官队一边跑,一边指着前面黑压压一片树木说。

我看了看夜光手表,跑了足足15分钟。

不好,还有2分钟蓝芥儿就要变身了,这让我突然后悔了起来。

今晚,真不应该带蓝芥儿来。要是被警员们看到,我该怎么向大家解释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