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惊悚回忆

怎么会有这么变态的艺术家,听着就让人不寒而栗。

可是,现在可以确认的是凶手是一名出租车司机,并不是艺术家。

真希望不是我想的那样。

王古鸥情绪有些波动,可以想象,当时她真的害怕极了。

“别怕,别怕,你现在很安全。”

我扶着王古鸥的肩膀,不停安慰她。

“对,我现在在刑警队,我安全了。”

王古鸥脸上出现了一丝丝笑容。

“我跑到门口,想打开门锁逃走,可是锁从外面反锁着,门根本打不开。于是,我挨个儿在一楼房间里查看,终于找到一个窗户封得不是很严实的房间……”

“你是砸开窗户逃出来的对吗?窗户上都封着什么?”

“是的。五六个房间都有窗户,但窗户外面都封着木板,只有我逃出的那个房间里,窗户上封的一块木板断了半截,所以我用脚使劲踹了几下,木板便掉落了。”

“跑出房间后,你看到了什么?”

“一个大院子……地上长满了杂草,还有……”

王古鸥突然神情慌张,充满恐惧。

“院子里面还有什么?别怕,你现在已经不在院子里面了,你很安全。”

我试着驱除王古鸥心中的恐惧,好让她放松一下,大胆说出刚刚经历的一切。

这是一种心理治疗,也是在为我们迅速破案寻找线索,争取时间。

“一条狗……一条黑色的狗……对!一条黑色的狼狗朝我扑来……”

“我害怕极了,从墙角抓起一根棍子就朝狼狗胡乱打去……狗的一条腿被我打伤了,躺在地上不停惨叫……我吓坏了,扔下棍子朝院子外跑去。”

“院子没有围墙吗?”

“不……有……有围墙,对的,有围墙,我出不去了。”

王古鸥神情紧张,不停地用手抓自己的头发。

“别怕,你已经逃出来了。现在想一想,那是什么样的围墙?你是怎么逃出围墙的?”

官队坐在一旁静静听着,蓝芥儿卧在王古鸥怀里一动不动。

接待室里只听到王古鸥紧张的心跳声、呼吸声和我与她的对话声。

“红砖砌成的围墙,很高,我翻不过去……大门锁着,我也出不去……我非常着急。突然,我发现围墙角落里有一把破椅子。通过椅子,我使出浑身力气爬上了围墙,然后……”

“然后,你从围墙上跳了下去,对吗?”

“没……没有。围墙外面有一根枯树桩,正好和围墙一样高,我是抱着枯树爬下去的。”

“哦,你太幸运了。”

“是的。爬出围墙后,我就沒有那么害怕了。外面是一片小树林,我窜进树林后,飞快的跑呀跑,不知道跑了多久,终于跑出了小树林。”

“周边都沒有房子吗?”

“没有房子,除了关我们的那幢红砖两层破楼外,沒有看到任何房子,或是遇到任何人。”

“树林外你又看到了什么?”

“一片农田,还有几条窄小的水泥路。我不敢走小路,怕遇到抓我的人,所以就从田地里乱窜着往外跑。跑了很久很久,终于到了一条大公路上。”

“是什么公路你知道吗?”

“不知道,只是觉得路很宽很大,路上有很多大货车开得很快。”

“你是怎么返回市区的?又是怎么来到我们刑警队的呢?”

“我沿着公路往市区方向走,走着走着就昏倒了。迷迷糊糊的好象看到一个老阿姨,把我抬上了一辆三轮电动车。”

“中途我醒了,问老阿姨去哪里,她说到海华市里去买东西,当时我很害怕,就没和阿姨多说什么,到了前景路我就下车了。”

我们警局就在前景路上,看来她应该是刚好路过我们警局,才进来报案的。

“你提到往市区方向走,那么你是怎么判断方向的?”

“我看到了市北的海华大厦,所以就朝着海华大厦的位置走了。”

海华大厦高38层,是市北区最高的标志性建筑。

这么看来,林中小屋很可能位于海华市西北效外某个地方。

“那位阿姨长什么样,你还记得吗?”

“只记得她穿着一件深蓝色圆领衫,黑色长裤,头发花白,皮肤很黑,脸上布满皱纹,不过一笑,露出的牙很白。”

按照王古鸥说的,我拿出一张速写纸,快速画出了老阿姨的速写画像。

“你看看,老阿姨是不是长这样?”

王古鸥仔细看了看,露出惊讶的表情。

“对的,沒错,太神奇了,就是她……就是这位老阿姨救了我!”

官队坐不住了,猛地站了起来。

这时,冯丽华走了过来。

“冯丽华,马上把这张画像发出去,寻找画像上这个老阿姨的下落!”

“好的,没问题!”

冯丽华走后,官队看了看手表。

“现在是6月3日下午4点25分,推算下来,王古鸥到我们刑警队应该是下午2点45分左右,前景路不长,走完全段路最多也就30分钟。”

“是的,只要调取前景路今天下午1点到3点之间的监控录相,或许就能找到老阿姨。”

“嗯,这事你马上通知曾怡凡去办。”

我站起来,准备去找曾怡凡。

“算了,还是我去吧。你联系一下王古鸥的父母,好让他们放心。”

“没问题,那就辛苦官队啦。”

其实,我明白,官队把我留在接待室,是想让我继续安抚王古鸥。

毕竟她刚刚死里逃生,情绪还不稳定。

不过,看着这个长得白白净净,文文弱弱的女孩子,很难想像她是怎样勇敢地逃出虎口的。

这个变态的凶手,真的将抓去的人残忍地焚烧成骨灰了吗?

王古鸥看到的白色粉末真的是骨灰吗?

他为什么这么做?他弄骨灰做什么?

现在,可以确定的是凶手找到合适的目标后,先将其迷晕,然后带到林中小屋去进行捆绑。

那么,凶手是怎样迷昏被害人的呢?他用了什么药物?

当然,和王古鸥谈话过程中,宋岚已经抽取了王古鸥的血样去检测了。

这会儿,检测结果应该快出来了。

崔晓亮也在根据王古鸥的描述,加紧寻找林中小屋的大概位置。

毕竟,江雪寒还等着我们及时去救援。

此时此刻,一分一秒都显得弥足珍贵。

王古鸥的父母听到女儿幸运逃回的消息后,激动万分。

现在,正在赶来刑警队的路上。

“对了,你昨天晚上随身有没有携带什么东西?逃跑的时候带了吗?”

“就带了这个斜挎包,一直就背在我身上。”

“包检查过吗?里面的东西都在吗?”

“除了身份证、1000元现金和手机外,其他的银行卡什么的都在。”

“你意思是说,凶手只拿了你的身份证、现金和手机,没拿银行卡?”

“是的。”

说着,王古鸥把包拉开,拿出里面的钱包和化妆包给我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