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逃脱者

这时,一个穿着蓝色工作服的小姑娘走了进来。

“叶经理,四哥的合同找到了。”

“好的,你先去忙吧!”

说着,叶守义把合同恭恭敬敬地递给了我。

我从头到尾看了一遍,关于禁止套牌和出租车牌的规定确实有。

看来,叶守义并没有说谎话。

“四哥晚上营运时间从几点到几点?”

临走时,冯丽华问叶守义。

“稍等,我查一查。”

“对了,晚上6点到次日2点钟。”

“好的,谢谢您,叶经理。保持手机畅通,我们可能随时找您了解情况。不过,今天我们来的事情先保密,暂时不要告诉四哥。”

“沒问题,冯警官。”

离开佳信出租车公司,我隐隐觉得四哥应该不是我们要找的人。

“没有闻到失踪人员的味道。”

蓝芥儿的话证实了我的推断。

但是,这个四哥我们还是要监控起来,或许通过他,能找到对我们有用的线索。

“灵禾,我有一个想法,你听听可行不可行?”

红灯的时候,冯丽华突然从驾驶座上回头问我。

“什么想法,说说看。”

“四哥不是今天晚上出车吗,我假扮成乘客,试一试,如果他真是凶手的话,必然会有所行动。”

“不行,这样太危险了。你放心,今晚我们会锁定四哥的出租车,如果他真有问题,我们会立即对他实施抓捕。”

“好吧,听从领导安排。”

“叮……”

官队的电话又来了。

“佳信出租车公司去了吗?情况怎么样?”

“四哥今晚6点到明天早上2点间出车,晚上需要派人盯着他的出租车了。”

“沒问题,这个我来安排。你现在在什么地方?回刑警队的路上吗?”

“是的,我和冯姐再有20分钟左右到刑警队,怎么,你回刑警队了?有什么事情吗?”

“等你们回来再说吧!”

“官队打的?有什么新情况吗?”

冯丽华心平气和的问我。

“官队回刑警队了,可能有什么事情吧,让我们回去了再说。”

“啧啧啧,神神秘秘的,话总说一半,讨厌!”

冯丽华骂着,脸上却挂着甜甜的笑容。

快到刑警队时,蓝芥儿突然大叫。

“喵呜——喵—呜——”

“怎么了,蓝芥儿!”

“我闻到王古鸥的味道了,对,就是她。”

“什么?什么?这怎么可能?难道……”

“应该就在刑警队附近,很可能是她逃脱了吧,赶紧回刑警队就知道了。”

“蓝芥儿,希望你预测的是对的!”

我和蓝芥儿通过手戒和项圈用意念相互交流着。

“灵禾,在想什么?怎么突然间就不说话了?”

“官队刚才欲言又止,很可能是案件有进展了。”

说着,冯丽华已经将车开进了警局大院。

我快速从车里窜出来,直奔刑警队办公室。

“啪……”

我和温桐撞了个正着,他手里拿着的文件掉在了地上。

我赶紧弯腰准备帮温桐捡文件,却被他一把拦住了。

“没关系于队,我自己捡吧。十十分钟前官队好像在找你。”

“是吗?他现在人在哪里?”

“2号接待室。”

“不好意思,那就麻烦你自己捡一下了。”

说完,我转身向2号接待室跑去。

“……太可怕了,你们一定要……要抓住那个……那个变态的司机……”

“……快去救救那个人……”

“呜呜呜……”

离2号接待室二三米外,就听到里面传出断断续续的哭声和惊魂未定的求救声。

好奇心,让我放快了脚步,直接冲进了2号接待室。

只见,一位穿着紫色T恤衫,扎着马尾辫的小姑娘正不停用手擦眼泪。

她的胳膊上有明显被绳子捆绑过的痕迹,嘴巴似乎被胶带封过,胶痕还留在脸上。

由于她一直用手擦眼泪,挡住了多半张脸,所以我根本看不清她的长相。

“官队,她是?”

“王古鸥,昨天晚上乘坐一辆白色帕萨特出租车后,司机送给她一瓶饮料,喝了几口后,不到10分钟便昏昏欲睡,醒来后发现自已躺在一间破楼里,胳膊和腿都被捆绑着。”

“司机给她的是什么饮料?她是怎么逃脱的?凶手为什么要抓她?”

看王古鸥哭得伤心,又惊魂未定的样子,我急忙问官队。

“这个嘛,还得等她情绪稳定了问她自己。”

官队说着,把目光移向了王古殴。

看来想知道案件的来龙去脉,只有让王古鸥情绪赶快稳定下来才行。

“王古鸥,别怕,现在你在刑警队里,我们都会保护你,你已经安全了。”

说着,我坐到了王古鸥身边,用手轻轻抓住了她的胳膊。

“伤不疼了吧?别怕,别怕,看看我的警猫,是不是特别可爱?”

这时,蓝芥儿从我肩膀上一跃跳到了王古鸥眼前的桌子上。

“喵呜……喵呜……”

“看,蓝芥儿在向你打招呼呢,摸一摸她的头,她会把你当妈妈的。”

“真的吗?”

王古鸥破涕为笑,伸手摸了摸蓝芥儿的头。

蓝芥儿高兴极了,抬起头,一副很享受的样子。

“让我想一想,对了,是一小瓶可口可乐。”

王古鸥犹豫了一下,慢慢抬起头。

“你们想知道我是怎样逃出来的对吗?可能是我运气好吧,绳子捆得并不是很紧,我见房子里没人,就滚到墙角上,把胳膊上的绳子磨断了……”

王古鸥抱起蓝芥儿,抚摸了一下蓝芥儿的头。

“跑出房间,我发现楼下一间空房里还躺着一个女孩,和我一样被捆绑着,可是我喊了她很久,她都沒有反应,我害怕极了。”

我拿出梦文婷和江雪寒的照片让王古鸥辨认。

王古鸥指着江雪寒的照片仔细看了看,说:“对,是她,就是她!”

“她是死是活?”

“有呼吸,应该还活着。”

江雪寒还活着?

这太令人兴奋了?那么其他两个人呢?他们究竟是死还是活?

王古鸥又摸了摸蓝芥儿的头。

似乎只有这样,她才能保持平静。

“你很勇敢,可以回忆一下你逃跑的过程吗?那是什么样的房子?在什么地方?”

我紧盯着王古鸥的眼睛,小心翼翼地引导她回答我的问题。

“那个房子很破很旧,里面有很多个房间……应该有两层,看到那个女孩后我非常害怕……我跑到一楼大厅里,发现抓我的人并不在……”

“然后呢?你看到了什么?”

“大厅里阴森森的,有一张很大很大的桌子,桌子上放着几个大大的透明玻璃瓶,其中一个里面装着白色的粉沫。”

“白色的粉沫?有闻到什么味道吗?”

“很香……很香,但是,又很臭,对,很臭……象是……象是火葬场的味道!”

火葬场?我心中一惊,想起了骨雕师说过的一件事情。

有人拿人的骨灰制作瓷娃娃当作艺术品销卖,对外宣称可镇宅辟邪,添福增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