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套牌车

“官队,现在可以确定的是,此案肯定与白色出租车有关系。”

“嗯,我让统计过了,本市白色出租车总共2543辆,加上网约车1567辆,总共4110辆。主要在西北、东西方向跑的出租车总共2344辆,排查起来难度很大。”

“这2344辆车中出租车有多少辆?青木云不是说过吗,王古鸥坐的车有出租车标记,网约车是沒有出租车标记的,暂时可以排除。”

“正规的出租车有1238辆。”

“嗯,重点就查这1238辆车。另外,我们需要继续加大宣传,寻找能提供线索的人。”

“行,灵禾,寻找线索这件事,就交你给去办了。我去追查可疑的白色出租车。”

“沒问题,官队。我们分头行动!”

就这样,官队去了交警总指挥部,在那里可以看到所有交通要道上车辆的行驶情况。

而我,直接回了刑警队。

但是,刚到警局门口,就看到几名记者拿着话筒朝我奔来。

“于警官您好,我是《海华早报》的记者俞维乐,听说今日又发生一起失踪案,这已是本市发生的第四起失踪案了对吗?”

“关于本案,现在有什么线索吗?”

“本案弄得人心惶惶,能告诉我们,这是一起什么性质的案件吗?”

“前面3人失踪那么久,是不是都已经遇害了?”

……

俞维乐的问题一个接着一个。

警局两位门卫师傅走了过来,拦住了俞维乐。

其他几名记者想抓住我,被赶来的几名警员拦住了。

想一想,或许适当借助媒体,可以让本案拨云见日。

于是,我对俞维乐说:“本案我们正在全力侦查中,具体情况还不便透露。不过,在此我提醒广大市民朋友,出行乘车注意安全,如果遇到可疑车辆,请及时拨打110报警电话。”

“于警官,您意思是说……”

沒等俞维乐说完,我已走进了警局大院。

到了办公室,冯丽华立马叫住了我。

“刚接到举报,有人看到梦文婷乘坐的出租车是白色帕萨特,车牌号是海A67888。”

“线索是否可靠,核实过了吗?”

“核实过了,是海华科技大学的学生李小文提供的。梦文婷乘车的时候,她刚好站在路边等车,由于这个车牌号比较好记,所以她看了一眼就记下来了。”

海A67888确实顺口又容易记。

“太好了,赶紧让曾怡凡查一下这个车牌号,看看车主是谁。”

几分钟后,曾怡凡和冯丽华一起来了我的办公室。

“这个家伙太狡猾了,竟然是辆套牌车。海A67888车主名叫王越,开的出租车是白色桑田。案发时,他刚好在家休息,根本没有出车。”

曾怡凡似乎有些失望。

“至少现在我们知道出租车是白色帕萨特了,这样我们排查的范围又可以缩小了。”

“于队,你说的没错。现在符合条件的出租车由原来的1238辆缩少到361辆了。”

“太好了,我马上通知官队。”

正当我要给官队打电话的时候,他却先打给我了。

“灵禾,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发现一辆可疑白色帕萨特出租车,司机名叫四哥,车牌号海A61586,他的车牌号经常被别人套用。现在,你和崔晓亮马上赶往佳信出租车公司了解一下这个四哥的情况。”

白色帕萨特?和我了解的车型一致!

这真是一个振奋人心的好消息。

但是,现在崔晓亮正在外面执行其他任务。

于是,我叫上冯丽华,准备赶往佳信出租车公司。

“别丢下我!”

蓝芥儿从办公桌上一跃跳到了我的肩膀上。

“好,带上你!”

我拍了拍蓝芥儿毛绒绒的小脑袋。

“你说话蓝芥儿能听懂吗?”

冯丽华一边开车,一边好奇的问我。

“当然可以听懂,蓝芥儿聪明着呢!对了,你和官队怎么样了?”

为了避免冯丽华继续追问,我笑着转移了话题。

“还能怎么样?案子一件接着一件,刚破完一个棘手的案件,又来一个更让人头疼的离奇失踪案,忙死了,唉……”

冯丽华无奈的摇摇头。

这一点,她说的沒错,我很理解她的无奈。

自从当了刑警,我就沒有睡过几天安稳觉。

每天不是在办案,就是在办案的路上,吃饭、睡觉都在想怎么办案。

办完这个案件,真想给自己放个假,出去旅游一趟,好好放松放松。

但这,或许只能是想一想吧!

“没时间就想方设法抽时间,机会嘛一半靠天意,一半靠创造,冯姐你说对不对?”

“到了,快下车吧!”

冯丽华一个急刹车,把正在酣睡的蓝芥儿从我肩膀上甩到了后车座上。

“喵呜——”

蓝芥儿一声大叫。

“哈哈,说起官队冯姐姐就脸红心跳,情绪激动。到地方了,你也该醒醒了。”

说着,我把惊魂未定的蓝芥儿抱起来,放回了自己肩膀上。

“不好意思,吓到你的警猫了。”

冯丽华一脸歉意。

“咦,您是于警官吧?我是佳信出租车公司的负责人,我叫叶守义,接到您的电话我就一直在办公室等着,这会儿出来看看,没想到您还真到了。”

顺着声音,我看到一位身穿黑色圆领T恤衫的黑胖中年男人。

“您好,我是于警官,这位是冯警官。”

“冯警官您好。这里太阳大,到我办公室去聊吧。”

说着,叶守义带着我们快步朝一幢白色小楼走去。

“我和冯警官这次来,就想了解一下四哥的情况,他的车牌经常被别人套用,您知道吗?”

“哦,这个情况我还真不清楚。我们可是正规出租车公司,和所有员工签的合同中都有约定,绝不允许套用别人的车牌拉客户,或者将自己的车牌借给他人用于营运。”

“你公司和四哥签的合同能给我看看吗?”

叶守义犹豫了一下,笑着说:“这个,有必要看吗?合同都锁在人事部文件柜里,找的话得费些时间。”

“麻烦让找一下吧!另外,这个四哥现在在公司吗?”

“好的,我让人事帮你们找。”

随后,叶守义拔了一个电话。

“小刘,把四哥的合同找一下拿给我。”

挂完电话,叶守义继续说:“四哥今天出夜车,估计这会儿应该在家里睡觉吧。”

“四哥人怎么样?平时有沒有什么奇奇怪怪的地方?”

“四哥是我们海华市本地人,平时比较老实,到我们出租车公司当司机已经12年了,从来沒出过什么事故,在客户当中口碑很好。要说有什么奇怪的嘛,于警官,这个还真沒发现。”

“对了,就是他爱人好象得了癌症,已经有四五年了,我想他把车牌借出去,可能就是为了多赚点儿钱,给爱人看病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