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骨雕启示

崔晓亮还没反应过来。

官队站了起来,大声说:“今天,我隆重向大家宣告,于灵禾的猫——蓝芥儿,作为警猫已正式成为我们特案组的一员!”

“喵呜——”

蓝芥儿被大家的掌声惊醒。

站在我肩膀上一边伸懒腰,一边添嘴巴。

逗得大家哈哈大笑。

“发生什么事了?大家都在笑我吗?”

蓝芥儿通过项圈用意念问我。

“没事,官队刚刚把你被誉为警猫的事情向大家宣告了,你可要加油哦。”

“这事很好笑吗?”

“是你睡眼朦胧的搞笑样子逗乐大家了。”

“哦,这还差不多。瞧我的!”

蓝芥儿跳到会议桌上,绕着会议桌走了一圈。

“喵呜……”

“蓝芥儿在向大家打招呼。”

我向大家解释了一下。

会议室里气氛一下欢快了起来。

其实,蓝芥儿被誉为警猫的事情大家早就知道了。

只是,现在大家还没有习惯利用蓝芥儿的特长来帮自己破案。

不过,这只是时间问题。

毕竟认识和了解蓝芥儿还需要些时间。

认可蓝芥儿的能力也还需要一些时间。

不过我相信,蓝芥儿非凡的能力很快会震惊所有人。

当然,她能变身的事情无论如何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由于现在,我们掌握的线索还很有限,所以会议并沒有讨论出有价值的方案。

现在,只能派人对失综三人失综前后的人际关系、行动轨迹进行调查。

“冯丽华,你负责调查李百克,看看他入住的酒店能不能提供有用的线索。”

“好的官队,我马上去!”

……

“今天讨论会先到这里,此案社会影响恶劣,刻不容缓,大家都按分派的工作立即行动!”

警员们走后,官队问我:“你觉得这会是什么性质的案件?”

我沒有立刻回答官队,而是朝窗外望去。

警局外马路上车来车往,有人站在公交车站台上焦急地等公交车。

也有人在马路边来回踱步,心急如焚的等待出租车。

出租车?

我眼前一亮,突然有了一个假设。

“这些人的失踪,会不会都和出租车有关?”

官队立马来了精神。

“怎么说?”

“你看,5月23日下午5点钟,梦文婷被同学看到乘坐一辆白色的士车离开学校,后失踪;5月29日晚上10点30分,江雪寒打的士车回家,后失踪;5月28日李百克失踪。三个人中有两人的失踪都和的士车有关,这真是巧合吗?”

“这么一分析,确实有道理。”

我想了想,继续说:“从时间上看,最早失踪的人是梦文婷。时隔4天后李百克失踪,第二天江雪寒失踪,这又说明了什么?”

“说明了什么?”

官队反过来问我。

“至少说明两个问题。第一,这不是单纯的绑架案,因为时隔这么久,罪犯都没有和三个被害人的家人联系过。第二,失踪人员失踪的频率越来越高。”

“你是说,这很有可能是连环绑架杀人案?而且,凶手杀人越来越熟练,频率也在越来越加快?”

“是的,这是最坏的可能,也是可能性最大的。”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今天会不会……”

官队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很有可能。所以,我们需要对全市白色出租车进行一次全面排查!”

“这个范围有点大吧?”

“嗯,现在就等大家调查的信息了,如果能确认三个人都乘坐过白色出租车,又能确定车型和车牌号的话,范围就能大大缩小了。”

“好,我马上通知交警那边协助我们排查!”

“对了官队,失踪3人的寻人启事发出去了吗?”

“网上寻人启事已经让曾怡凡发出去了,纸质的嘛,这三名失踪者家属早就把寻人启事贴得满海华大街小巷都是了。”

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好了灵禾,今天太晚了,你还是先回家吧!”

我看了看手表,已经晚上10点30分了。

只顾着和官队讨论案件,蓝芥儿什么时候出去了,我都不知道。

“蓝芥儿,你在哪里?”

我通过手戒用意念问蓝芥儿。

“这里太黑了,我不知道是什么地方。”

“不会吧,你丢下我,一个人穿越走了?”

“你不是一直在和官队谈论案件嘛,我在6号会议室等你,刚刚才离开。”

原来,我只所以能和蓝芥儿一起穿越,是因为每次穿越时蓝芥儿都拉着我的手。

“你怎么一个人擅自行动?注意安全!”

“会的,别担心。去6号会议室等我,30分钟,不,29分25秒后见!”

“收到!”

不知道蓝芥儿今天去的是什么地方,与这三起失踪案是否有关联。

但直觉告诉我,很可能会有。

现在,只能耐心等待蓝芥儿回来了。

“于灵禾,你怎么还沒回去?”

官队走过我办公室的时候,关切的问。

“官队你先回吧,我再整理一下材料,马上就走!”

“好,我就先走了!”

“官队,再见!”

兴好,今天办公室里人都走了,6号会议室又在刑警队比较偏而隐蔽的地方。

否则,蓝芥儿来来去去,白光闪闪的,定要被人发现。

等管队走后,我又盯着3人的照片看了看,发现他们都长得很白,而且个子也都比较高。

女孩子高挑、白净,男孩子阳光、白净……

这意味着什么呢?

我突然想起一个月前,遇到的一位骨刻大师说过的话。

“人和动物一样,不同的人,骨相、骨质不同。皮肤白如雪的人,骨头往往晶莹剔透犹如汉白玉,用他们的骨头或骨灰雕刻、制作出来的艺术品,和白玉一般美轮美奂,妙不可言!”

想到这,我不禁脊背发凉,头冒冷汗。

会不会……

我不敢再往下面想。

本来一般的失踪案,并不由我们刑警队来接管。

但是,这一次情况不同,一连三人报失踪,又闹的满市人心惶惶。

所以,市局下命令,必须尽快破案,给失踪人员家属一个交待,还全市人民以生活安宁!

实际上,今天晚上,所有值班的交警、民警们都在一线配合着我们的排查工作。

只要发现可疑人员,就会随时汇报给我或者官队。

今晚,我和官队虽然各自回了各自的家,但手机却要24小时畅通。

当然了,不仅今天,每天如此。

只是今晚,我和官队,谁也不能安安心心地睡觉了。

“我回来了!怎么沒到6号会议室等我?”

我抬头一看,蓝芥儿气喘吁吁的站在我的办公室门口。

“哦,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在想案件,想着想着……时间过得也太快了!”

我语无伦次地替自已辩解。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