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秘密失踪

“案件才刚刚结案,这些记者是怎么知道这么多案件细节的?还有,我的照片是什么时候被媒体拍摄到的?”

“别纠结这个了,电子信息时代就是这样,信息传递得快。礼盒也不打开看一看?赶紧准备一下,给蓝芥儿也换上警服,我们马上出发,去海华博物馆!”

蓝芥儿也有警服了?

我不禁有些惊喜若狂。

“以后,蓝芥儿只要执行任务或出席正式场合,都必须身着警服,记住了?”

官队再次提醒我。

“明白!从此,蓝芥儿就是我们特案组的一员了,必须严格遵守刑警的纪律!”

“明白就好,快去准备!”

穿上警服的蓝芥儿英武帅气,目光犀利,炯炯有神,往上肩膀上一站,哇!……

3点钟,我、官队和蓝芥儿准时参加了捐赠仪式。

那名法国人原来是著名文物收藏家卡达尔,他非常热衷于研究中国文化和古字文物,说得一口标准的汉语。

只听他在捐赠仪式上说:“……你们中国真是一个神奇的国家,智慧、勤劳、勇敢、团结,这次“九龙吐珠大玉瓶”失而复得,你们又多了几项优秀品质——敬业、效率!为感谢在这起案件中夜以继日、尽公职守的刑警们,我决定……”

台下聚集了上万人,大家掌声四起,把捐赠现场的气氛推向了高潮。

最后,卡达尔特意要请我和蓝芥儿与他拍了一张合影。

这下,我和蓝芥儿真要象官队说的那样,想不出名都难了!

当然,这一下午,最开心的就是蓝芥儿了。

不仅如愿以偿得了警猫称号,还穿上了英气逼人的警服,参加了万人瞩目的捐赠仪式。

明天,她英姿飒爽的照片将登满海华市大大小小的报刊杂志,当然了,也有我的。

唉,其实,这并不是我所期望的。

人怕出名,狗怕壮。弄得家喻户晓,会不会给蓝芥儿带来危险呢?

但事已至此,我也无能为力。

刚到刑警队,崔晓亮匆匆忙忙迎上来。

“官队,于队,不好了,今天连续三个人报失踪,你们快看看吧!”

我接过报案材料扫了一眼。

“报案的人还在吗?”

“有一对夫妇还在,3号接待室里面。”

“好,我和官队去看一下,你去忙其他事情吧。”

到了3号接待室,只见一位穿着白色T恤衫的,60岁上下的老伯伯正在安慰他泣不成声的老伴。

“别哭了老伴,或许婷婷是去朋友家玩了……”

“怎么可能?都整整四天了,一个电话也沒有,婷婷可不会这样的……”

老阿姨哭得更伤心了。

“您好,我是于灵禾警官,这是我们官队,能将你们女儿失踪的情况再详细跟我们讲一讲吗?”

老阿姨停止了哭泣,我递了张纸巾给她。

“哦,警察同志你们好,你们一定要帮我们找到女儿婷婷呀,她都一连10天没去学校上课了,老师同学都不知道她的去向,亲戚朋友我们也联系过了,都没有她的半点儿消息……婷婷她会不会出什么事了?”

我看了看之前的报案记录,婷婷全名叫梦文婷,是海华科技大学大三学生,今年21岁,自5月23日下午5点离开学校后,再未回学校上过课。

“梦伯伯、李阿姨,婷婷的情况我们已经记录了,你们回家等我们消息吧,我们会立刻展开调查,一定竭尽全力尽快找到你们的女儿!”

李阿姨还伤心欲绝地哭着,我费了好大劲才把两位老人劝走。

经调查、走访海华科技大学,我们了解到,在老师、同学眼里,梦文婷长得漂亮,又品学兼优,没有恋爱史,从来不旷课。

但这一次,居然10多天沒回学校,也没有回家里去。

据她同宿舍舍友讲,5月23日下午5点钟,梦文婷说是想回家去一趟,然后就背着双肩包急匆匆走了。

直到6月1日上午,梦文婷的班主任找她的父母询问情况,才知道问题的严重性。

于是学校和梦文婷的父母同时展开了对梦文婷的寻找,除了有同学看到梦文婷坐进一辆白色的士车离开学校外,再沒有任何结果。

不得已,今天梦文婷的父母就来报警了。

其他两名失踪的人员和梦文婷年龄相近。

江雪寒,女,23岁,海华市人,大学毕业,现为星源实业职员,5月29日晚上和同事参加完聚会后便失去了踪影。

据参加聚会的同事讲,5月25日是部门聚餐,总共就7个人,饭吃到一半,大概是10点30分的时候,江雪寒说家里有事,就独自一个人打的士车走了。

而江雪寒的母亲说,晚上10点20分的时候她给江雪寒发了微信,让她赶快回家,太晚了路上不安全。

江雪寒回微信说马上回家。

但直到深夜一两点钟,江雪寒都沒有回家。

电话还一直关机。

之后,江雪寒也一直没去公司上班。

李百克,男,22岁,江城人,家中独子,5月1日独自一人来海华市旅游,本来说好的5月28日回家,但至今已整整5天过去了,沒有回家,也没有和家人有任何联系,手机还一直处于关机状况。

目前,他的父母已赶来海华市,昨天、今天,已经连续两天来我们刑警队问李百克的情况。

并扬言,再找不到李百克,他们夫妻俩就住到我们刑警队来!

我和官队回来的时候,李百克的父母刚刚离开。

短短一个月时间里,连续失踪三人,这在海华市闻所未闻。

我和官队立即派警员针对这三人的社会关系去展开调查。

同时,召集骨干警员,就目前掌握的情况,召开了对连环失踪案的分析讨论会。

会上,大家一致认为,这三人的失踪肯定有什么关联。

他们的年龄都在二十岁出头,这正是一个人最阳光灿烂的花季年龄。

而且这三人中,有男有女,有大学生,有刚步入社会的年轻人,还有异地来游玩的外乡人。

这些人是死是活,现在还不清楚。

如果是有人有预谋地绑架了这些人的话,那么他的犯罪动机是什么?

这三名失踪人员都是成年男女,已经有一定的自我保护意识,而且从失踪的时间段来看,有白天有夜晚。

细思极恐,我隐隐地感觉,如果不尽快破案的话,很可能会有第四个,第五个人失踪。

想一想太可怕!

“对了崔晓亮,马上通知所有失踪人员的父母,让他们带一件孩子经常穿的贴身衣物来。”

官队和崔晓亮都瞪大眼睛看着我。

我指了指趴在我肩膀上呼呼大睡的蓝芥儿。

“别忘了,还有警猫蓝芥儿,她可是能闻味寻人的!”

官队笑了。

“对对对,蓝芥儿可是我们警队的一员干将了,我咋把这给忘了。崔晓亮,赶紧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