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审讯结案

望着如释重负的夏渊,我意味深长地问。

夏渊低头深思片刻说:“你们进罐头厂的时候,我其实就在附近那个无人的高楼里面远远的用望远境看着你们,直到你们把关灼羽送上仁福医院救护车。临走时,你还在罐头厂里留下了几名警员,所以我只好等到天黑才偷偷离开。”

“关灼羽办公桌抽屉里面写有地址普尔路118号的纸条是你放的吧?”

“这个,你是怎么发现的?”

夏渊用惊讶的眼神看着我。

“还记得你发给展览馆和惊天科技的两封信吗?信纸上都留有你的指纹,我将纸条上的字迹和信件上的字迹让技术人员进行了笔迹鉴定,都是仿关灼羽笔迹写的,模仿者就是你,对吗?纸条上留有关灼羽的指纹,也是你提前设计好的,没错吧?”

“没错,为了模仿他的字,我可是苦苦练习了一年。纸条本来就是关灼羽当废纸扔的,只是凑巧被我捡到了。”

“你知道我们迟早会去搜查关灼羽的办公室,也就顺理成章地会发现纸条,为什么还放?”

夏渊表情复杂地与我对视了一眼,用低沉的语气说:“在要不要杀死关灼羽这个问题上,我心里很矛盾,所以就故意留下了地址。生死由天吧!”

“生命在你眼中就如此儿戏吗?”

官队愤怒地问。

“那我父亲和母亲的命呢?”

说完,夏渊已泣不成声。

等夏渊情绪稳定下来,审讯开始继续。

“关灼羽出院后,你还去了他的病房对吗?”

“是的。”

“去做了什么?”

又是一阵沉默。

“没什么,只是去随便看看而已。”

我厉声呵斥到:“还不说实话?你在关灼羽衣兜里放了微型窃听跟踪器吧?”

夏渊猛地抬起头,震惊地看了我足足10秒。

“这……这也被你们发现了。我承认,是在关灼羽衣兜里放了微型窃听跟踪器。所以,他在医院里招供我的话我都听到了。但是,出院前他似乎发现了窃听跟踪器,就留言告诉我,他会留下一封信,让我去病房找。”

“信上写了什么?现在在什么地方?”

夏渊低头,看了看自己右边的衣兜。

“帮忙拿一下。”

我对旁边的记录员小张说。

一分钟后,小张将一张弄得皱皱巴巴的纸拿给我。

只见上面写着:

“……夏渊,对您父母的死亡及您个人的所有不幸遭遇,我深表歉意,我会担下所有罪责,希望你从此能站回阳光里……”

信虽然不长,但是字字句句真诚感人。

“你就是看了这封信,才决定自首的吗?”

“可以这么说吧。和关灼羽认识这么久,发现他是一个正直而又有社会责任感的人,有时候我会想,自己处心积虑谋害他,究竟是对还是错!”

“现在是文明社会,任何人都不应该以违法犯罪的方式向别人寻仇,更无权私自剥夺他人生命,否则还要法律做什么?还要警察做什么?”

夏渊低下了头……

对他的审讯也便结束了。

与此同时,在5号审讯室里,崔晓亮和冯丽华对关灼羽的审讯也进入了尾声。

我和官队站在审讯室外,仔细地观察着关灼羽的每一个细微动作,聆听着他说的每一句话。

“……夏渊父母的事情,其实我父亲在临终之前提起过,他说他这辈子做的最错误、最后悔的事情就是不该仅凭感觉和怀疑就解雇了夏书锋,导致他自杀身亡……”

关灼羽低头想了想,继续说:“就是因为夏书锋自杀的事情,我父亲一直生活在悔恨中,为了弥补自己的过失,他就把家里大部分积蓄都用在了救济夏书锋儿子的学习和生活上,直到他大学毕业,参加工作。”

“你父亲没告诉你夏书锋的儿子就是夏渊吗?”

崔晓亮盯着关灼羽的眼睛问。

“没有。”

关灼羽不加思索地说。

“你是什么时候才知道的?”

“说真的,我刚和夏渊接触的时候是有些怀疑,他也姓夏,一切都太巧了。不过,我并没有在乎,直到他逼着我……”

关灼羽突然停了下来,低头看着手上的手铐。

……

30分钟后,对关灼羽的审讯也结束了。

走出审讯室时,我问了关灼羽一句:“您出轨的事情是自已瞎编的吧?”

关灼羽红着脸,尴尬的朝我笑了笑,低声说:“是……是瞎编的!当时心一急,实在找不到更合适的理由。”

“以后,给自己抹黑的话,干扰警官办案的话,还是尽量少说吧!”

关灼羽歉意地向我鞠了个躬,低下头,跟着警员走了。

看了看对关灼羽完整的审讯笔录,对犯罪事实、犯罪经过等等各方面的讲述,和夏渊的都基本一致。

夏渊原本计划,通过交通事故和信件,伪造成关灼羽畏罪自杀的假象。

至于关灼羽购买的高额意外死亡保险,夏渊压根就不知情。

“可以结案了吗?”

官队长长地舒了口气。

“嗯,有被害人陈述、犯罪嫌疑人供述,有物证、书证、视频资料等证据互相印证,己经形成了一个完整的证据链,可以结案了。”

至于怎么起诉,怎么定罪,怎么判刑,那都是检察院和法院的事情了。

6月3日,也就是案发第五天早上9点钟,我将一份厚厚的结案报告放到了官队办公室上。

“效率!情况我已经电话里先向市局汇报了,姜庭局长特别开心,对你更是赞不绝口。最振奋人心的事情是,那位法国人决定不拍卖“九龙吐珠大玉瓶”了。”

“这算什么好消息?”

你别急呀,听我把话说完嘛。

“那位法国人准备把“九龙吐珠大玉瓶”无偿捐赠给海华博物馆!今天下午3点钟,会在海华博物馆举行一场捐赠仪式,姜局要求你和我务必一起去参加!”

“这……我们去干什么?”

“是法国人指名道姓要求的。对了,赶快去准备一下,别忘了带上你的宠物猫蓝芥儿!”

这种热闹的场合我最不喜欢了,但是领导下了死命令,又不得不去。

不过,我也的确好奇,价值3.8亿的“九龙吐珠大玉瓶”法国人为什么突然决定无偿捐赠呢?

想一想,这本来就是我们中国的文物,物归原主理所当然!

2点的时候,官队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

“这个,你看看。”

官队把一份文件递给我。

我仔细一看,不禁兴奋起来。

蓝芥儿被誉为警猫的批文下来了!

“官队,你什么时候向姜局申请的?”

“这还用申请吗?你和你的猫早就名声在外了!还有这个,马上给蓝芥儿穿上。”

说着,官队又递给我一张“海华早报”和一个礼品盒。

只见,报纸今日头条用整整一个大版面报道了这起盗窃案的始末,并附上了一张我和蓝芥儿猫的照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