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诡异翻供

“那是必须的,警猫称号,我势在必得!”

“好,到时候,你就可以名正言顺成为我们特案组的一名,参与所有案件侦破了。”

“真的吗?太棒了!”

“先别高兴太早,等这个案件侦破了再说。走,马上出发!”

“出发!”

蓝芥儿高兴极了,一跃跳到了我的肩膀上。

每每这时,去车库的路上,或外出时,总会有人好奇的看着我和我肩膀上趴着的蓝芥儿猫。

我想,很快人们就会习以为常,并向我和蓝芥儿猫投来敬仰和赞许的眼神,而不仅仅是惊讶和好奇。

警猫蓝芥儿,也会慢慢变得家喻户晓。

这是蓝芥儿期望的,也是她当之无愧应得的。

这一天,会很快到来!

或许今天出门比较早吧,不到7点钟我和蓝芥儿就到了刑警队。

这时才发现,冯丽华正趴在办公桌上休息。

她的手里还拿着一份案卷复印件。

我试着凑近她看一看,却不慎撞到了她的胳膊。

冯丽华猛地一把抓住案卷,从办公桌上跳了起来。

“谁?”

我不禁被冯丽华的警惕心和敬业精神所感动。

很显然,她肯定是昨天晚上赶夜去西关公安局调取了15年前“角形玉杯”案的案卷。

“别紧张,冯姐,是我——于灵禾。”

看着我笑嘻嘻的样子,冯丽华拍了拍蓝芥儿的头,苦笑着说:“吓我一大跳!给——,你要的案卷和夏渊的资料。”

说完,冯丽华把一厚叠材料递给了我。

“寻找、整理、复印、裝订搞了一个半个晚上,太困了,让我再睡一会儿……”

“睡吧,睡吧,我自己看材料。”

为了如期侦破这个案件,大家都废寝忘食,夜以继日,却毫无怨言。

所以,我也要再加一把劲,争取今天把所有线索串连起来,理清案件的来龙去脉,并在对关灼羽的审问中先发制人,步步为赢。

其实,夏渊的整个作案过程,我已经心中有数。

至于他接下来会怎样行动,我也大致可以推测出来。

前期所有的调查工作,今天都将会有结果。

接下来,就等着我们去伪存真,对所有证据进行分析、串连和汇总,构建证据链了。

看完“角形玉杯”案案卷,以及夏渊不为人知的人生经历,我不得不感叹:真是无巧不成书!

原来,夏渊父母死后,罐头厂唯一的股东朱江敏也失踪了。

海华夏叶罐头厂里的工人纷纷离开,厂里的存货也都被债权人们抢夺一空。

就连值钱的办公家具,设备也没统统拉走。

由于其中一间厂房里面起过大火,还死过人,这里慢慢就变成了废墟。

直到五年前,有人想出资购买这块地皮兴办化工厂。

谁知道,罐头厂竟开始闹鬼。

每到夜深人静的时候,罐头厂里就会传出女人凄惨的哭泣声。

吓得那名投资人连滚带爬跑出了罐头厂。

从此,再也没有人再敢打那块地皮的主意。

而夏渊在父母死的那年,刚好17岁,上高三。

父母双双死亡的消息让他倍受打击,所以那年高考,他失利了。

在灰心丧气之时,夏渊意外认识了散打教练罗可先生,并得到了他的鼓励和支持。

夏渊高中一年,大学四年的学费几乎都是罗可赞助的。

利用节假日,夏渊还跟着罗可练习各种散打技能和拳术。

所以,夏渊大学毕业后,不仅是考古学专家,还是一名优秀的散打冠军。

而这些,在夏渊的人事档案材料中都未记载。

是冯丽华通过夏渊的大学同学找到罗可才了解到的。

看着仍呼呼大睡的冯丽华,我不得不惊叹她惊人的办事效率。

8点钟,官队准时来到办公室。

见到我,第一句话就是:“关灼羽在审问室里,准备一下,我们一起进去!”

看得出来,官队比任何人都急于想知道案件真相,尽快侦破此案。

然而,正当我们感到一切尽在掌握中的时候,关灼羽却赤口否认之前交待的一切事实。

他,

翻供了!

审问已进行一个小时,我和关灼羽四目相对。

“不,这一切都是我干的,与夏渊毫无关系!”

“你之前不是交待,夏渊拿你出轨的证据要胁你,胁迫你帮他盗取粒子隐身衣和九龙吐珠大玉瓶吗?既然这些事情与夏渊无关,那么俊风A9摩托车、粒子隐身衣和九龙吐珠大玉瓶都去了哪里?”

关灼羽目露凶光。

“摩托车和隐身衣都被我销毁了,九龙吐珠大玉瓶我盗取后,第二天晚上便又还回展览馆了。”

“摩托车和隐身衣被你销毁了?是怎么销毁的?据我了解,粒子隐身衣是用特殊材料制作而成的,想销毁它,可没那么容易。另外,九龙吐珠大玉瓶你是怎么还给展览馆的?”

关灼羽低头冷笑,缄口不言。

一分钟,二分钟……十分钟。

“快说!”

官队“啪”一声,用拳头使劲砸在桌子上。

关灼羽却无动于衷。

好长一会儿,才说了一句。

“我都已经认罪了,所有的事情都是我干的,夏渊是谁,我根本就不认识!”

“那么你再说说交通事故是怎样回事?”

“交通事故?什么交通事故?我不知道!”

审问到这时候,己经进入僵局。

看来,只有抓到夏渊,案件才能真正水落石出。

然而,崔晓亮从昨天晚上开始,一直在寻找夏渊,却毫无收获。

这个人就象人间蒸发了一样。

家里沒人,单位也沒去上班。

对夏渊的通辑令也已经发出,所有交通要道也已经全面布控好,就等着他自投罗网。

可是,到现在为至,仍然找不到夏渊的踪迹。

所以,我和官队商量了一个对策——先通过媒体向外宣称“九龙吐珠大玉瓶”案已顺利侦破,且罪犯已在交通事故中死亡,从而引蛇出洞,让自以为目的达成的夏渊主动出来。

官队同意了我的意见。

果然,新闻播出一小时后,展览馆打来电话,说他们收到一个叫关灼羽的信,根据信的指示,成功地在展览馆储藏室里找到了“九龙吐珠大玉瓶”。

不久,惊天科技庄墨也打来电话,惊喜地说:“于警官,粒子隐身衣找到了!”

“怎么找到的?”我追问。

尽管,我已经猜到了答案,但还是禁不住好奇心,想要证实一下。

“有人通过快递,把粒子隐身衣寄给了京粒子。经检查,粒子隐身衣完好无损!”

听到这里,我笑了。

“寄件人是不是叫关灼羽?”

我自信满满的问。

“是的,于队,您可真神呀,这都能猜出来?”

我笑着挂了电话。

之后,便是崔晓亮打来的电话,说在火车站附近找到了“俊风A9”摩托车,有人举报,摩托车扔在路口已经两三天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