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犯罪动机

10点15分的时候,冯丽华赶来了医院。

可惜的是,王忠义馆长是后面才调到海华展览馆的,当时,夏书锋早就被展览馆辞退。

而他和关汉廷也只有一面之缘,对当年的人和事并不是很了解。

不过,他问冯丽华推荐了另外一个知情人——15年前任海华展览馆警卫员的冯刚。

当时,冯刚45岁,如今60岁了,是本市人,5年前从海华展览馆退休,就一直在家里。

通过冯丽华走访调查,我们得知:15年前,海华展览馆丢失了一件西汉顶级文物——角形玉杯。

该文物的纹饰十分精美,自口沿处起为一立姿夔龙向后展开,龙体修长,环绕杯身,雕刻技艺十分高超。

因为角形玉杯的稀有性和重要性,随即被列为囯家一级保护文化,其价格不言而喻。

然而,这样一件稀世珍品却在一个倾盆大雨的深夜,从海华展览馆中不翼而飞了。

当天,负责值勤的警卫队长就是夏书锋。

后来,馆长关汉廷报警,称夏书锋很可能监守自盗,有重大作案嫌疑。

但西关区警察立案侦查后,在放角形玉杯的展柜门把手上发现了一枚夏书锋的指纹。

可是夏书锋赤口否认自己盗窃了角形玉杯。

随后,警察对夏书锋的办公室、家里都进行了大搜查,还是没有找到角形玉杯的下落。

但当时警方调查了解到一个重要情况,夏书锋和他的妻子叶丽秀出资经营的一家罐头厂负债累累,正面临严重的资金困难。

于是,就怀疑夏书锋很可能为了归还债务,挺而走险盗取了角形玉杯。

但又苦于找不到有力证据。

所以,案件就成了一桩悬案。

之后不久,为了展览馆的安全,关灼羽招开了领导人会议,提议开除夏书锋警卫队长职务。

虽然,西关区公安局并沒有给夏书锋定罪,但关灼羽开除夏书锋的行为,无疑让夏书锋背上了盗窃犯的嫌疑。

夏书锋和关灼羽闹了一阵后,便跳楼自杀了。

之后,夏书锋的妻子叶丽秀由于经受不起打击,便在深夜无人的时候,放火烧了罐头厂,自己也在大火中烧死了。

然而诡异的是,就在叶丽秀死后,角形玉杯竟神奇般找到了。

原来,在夏书锋值勤当晚,有位警卫为了偷懒,将角形玉杯放进了地下储藏室里面。

当关汉廷发现角形玉杯丢失报警后,那名警卫又胆小怕事,不敢声张。

直到展览馆在清理储藏室时才发现角形玉杯。

而那名警卫也因自责,写下一封道歉信后就消失了。

最终,展览馆向西关公安局撤销案件了案件。

至于,夏书锋和叶丽秀是否有孩子,孩子是否是夏渊,老人就不清楚了。

“冯丽华,明天一早去一趟西关区公安局,调取15年前“角形玉杯”案的案卷。同时,详细了解一下夏渊的身份情况,成长经历。”

“好的,于队!”

按年龄算,15年前,夏渊应该已经满18周岁,正在上高中或者大学。

据王忠义讲,夏渊是10年前大学毕业来展览馆工作的。

那么在大学期间,他都经历了些什么?

一个考古学专业毕业的大学生,为什么去展览馆当了警卫主管?

是巧合?还是另有图谋?

或许明天,一切都会真相大白。

“灵禾,你先回去休息吧,医院这里我守着,有什么消息给会你电话。”

12点的时候,拍着我的肩膀说。

看着官队疲惫不堪的样子,我极力反对:“官队,还是你回去好好休息一下吧,都一连熬了二天了。”

“这是命令,快走。明天还有更艰巨的任务等着你呢!”

扭不过官队,我只好带着蓝芥儿走了。

实际上,11点之前蓝芥儿一直在医院外的走廊里等着我,等她恢复成猫以后,又来医院里,跳上了我的肩膀。

摩托车男确定了,就是关灼羽,所以今天晚上我和蓝芥儿都沒有穿越。

不过蓝芥儿仔细地又闻了闻躺在病床上的关灼羽,发现了一个新情况。

第二次我们在展览馆地下贮藏里面遇到的摩托车男和第一次遇到的偷窃“九龙吐珠大玉瓶”的摩托车男不是同一个人。

第一次遇到摩托车男是关灼羽,而第二次遇到的摩托车男应该是穿着关灼羽穿过的粒子隐身衣,所以隐藏了自己的气味。

不过,还是瞒不过蓝芥儿的鼻子。

现在看来,另一个摩托车男,很可能就是夏渊。

他故意给我抛出隐身衣这个线索,让我们查到了京粒子,最后顺藤摸瓜找到了关灼羽。

之后,关灼羽死亡,案件便断了线索。

下一步,只要“九龙吐珠大玉瓶”以一种合理的方式,重新在展览馆里面出现,这个案件就可以结案了。

当一切平息下来的时候,真正的关灼羽也就神不知鬼不觉地自生自灭在罐头厂废墟里面了。

果然,早上5点的时候,官队打来电话。

“交通事故的死者找到了,名叫李军达,是红白出租车公司的司机,于5月31日下午12点出交通事故,之后被送往仁福中心医院后不治身亡,随后尸体暂放在仁福医院停尸间里,昨晚家属认领时,发现尸体丢失,经辨认和DNA检测,可以确定就是“关灼羽”。”

“太好了,这就都对上了。交通事故只是偷梁换柱,制造了一个关灼羽死亡的假象,目的就是为顺理成章谋杀真的关灼羽做掩护,这个夏渊太狡猾了!”

“犯罪动机应该可以定了吧?”

“嗯,基本可以定了,是有预谋的仇杀,盗窃九龙吐珠大玉瓶很可能只仅仅是一个晃子。对了,官队,我马上赶来医院,要不要帮您带份早餐?”

“算你有良心,不过医院就不用来了,8点钟直接到刑警队,关灼羽己恢复正常,可以出院了。”

“怎么恢复这么快?”

“他认罪态度非常好,具体见面再说吧!”

说着,官队慌忙挂了电话。

我听到电话那头有护士小姐的叫喊声,或许是催官队吧。

今天是6月2日,案发第四天。

想一想,今天很可能是案件真相水落石出的日子,我就情不自禁的有些激动。

蓝芥儿和我一样,在官队来电话之前,就跳到了我的床上。

这会儿,她又在我耳边嘀嘀咕咕。

“我敢肯定,第二个摩托车男就是夏渊。因为31日晚上,在展览馆贮藏室里我闻到了夏渊之前残留的气味,而夏渊的和摩托车男完全一样。而你说过,那天早上夏渊带着你刚走过贮藏室!”

“嗯,这个我已经想到了。不过,你这么一说,我就更肯定了自己的判断。看来,警猫称号你是拿定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