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幕后真凶

“是关灼羽,快叫救护车!”

我朝官队大喊。

关灼羽脸色苍白,嘴唇干裂,且有严重脱水症状,现在又深度晕迷,如果不及时抢救的话,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是谁把他骗来了这里?

又为何把他绑成这样,丢在这荒无人烟的废弃罐头厂里?

从体状看,他是先被人下了无色无味的安眠药,然后捆绑起来的。

很显然,凶手是想让他在这里自生自灭。

什么人,又会让中医学教授毫无提防地喝下安眠药呢?

曾怡凡通过技术查询,截取了关灼羽的手机通话记录,昨天下午4点25分,曾有人通过网络电话联系过他,通话时间长达10分钟。

之后,关灼羽的手机就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现在,捆绑他的现场也沒有发现手机。

我拿出自己的手机,打开曾怡凡的微信。

“曾怡凡,马上帮我查一下普尔路118号,15年前这里的罐头厂全名叫什么,是由什么人经营的。”

曾怡凡秒回了我的语音。

“于队收到,马上帮你查!”

离这里最近的医院也要30分钟才能赶到。

我和官队费力地帮关灼羽解开绳子。

就在这时,崔晓亮和其他两名警员赶了过来。

看到关灼林被绑成这副狼狈样,崔晓亮赶忙拿来两个大纸盒子。

“来,大家一起把纸盒拉开,平铺到空地上。”

不一会,一张平铺的纸板床铺好了。

崔晓亮和官队一起把关灼羽抬到了干净的纸板床上。

关灼羽的胳膊和腿由于长时间被固定姿势捆绑,骨骼似乎都有些僵化了。

所以,如果我们直接送关灼羽去医院的话,很可能会二次损伤他。

“慢点儿,先让他按捆绑的姿势躺下,然后慢慢再放松骨骼。”

抬关灼羽的时候,我提醒官队和崔晓亮。

“他身上很冰,可能在这儿冻了30小时以上,昨晚又下着暴雨,气温自然比平时低许多。”

我又摸了摸关灼羽的额头。

“还好,没有发烧。”

说着,我把外套脱下来,准备盖到关灼羽身上。

崔晓亮一把抓住我的胳膊。

“等一下,这就不用你的了,还是用我们这些大男人的衣服吧!”

“行呀,崔晓亮,学会怜香惜玉了哈!”

官队的一句玩笑话,逗的在场几名警员都笑了起来。

这时,关灼羽的腿动了一下,半睁着眼睛,用极其微弱的声音说:“水……水……”

“带水了吗?”

我转头问崔晓亮。

“车上有,我马上去拿!”

“还是我去吧!”

站在门口的警员跑了出去。

5分钟后,小警员拿来了一瓶矿泉水。

我扶起关灼羽,让他慢慢喝下几口水。

但是,还沒等他开口说话,又晕了过去。

不过好的是,关灼羽的体温开始慢慢恢复正常了。

“哔——啵,哔——啵”

救护车终于来了。

我们悬着的心这才放下。

晚上8点45分的时候,关灼林终于在医院里醒来。

但是,医生强调,关灼林身体比较虚弱,需好好休息,最好暂时不要找他谈话。

关灼羽昏迷的几小时里,曾怡凡已查实,普尔路118号原罐头厂全名叫“海华市夏叶罐头厂”,是由夏书锋、叶丽秀、朱江敏三名股东出资兴办的民营企业。

但值得怀疑的是,夏书锋和叶丽秀就是现在海华展览馆警卫主管夏渊的父亲和母亲!

而调查关灼羽身份信息时,我们意外发现,夏渊所说的前任海华展览馆院长,正是关灼羽的父亲关汉廷。

更巧合的是,关灼羽的父亲关汉廷当院长的时候,夏渊的父亲就是展览馆的警卫队长。

不知道为什么,我们在向京粒子询问关灼羽的时侯,这些情况他都沒有告诉我们。

我隐隐的感觉,这里面一定有秘密。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关灼羽和夏渊早就认识。

为了验证我的假设,我立即给京粒子打了个电话。

“您好京博士,我是于警官。您表弟关灼羽己经找到,现在正在医院救治,己脱离危险期。我打电话主要是想问您一件事情,夏渊你认识吗?”

“夏渊?您是说海华展览馆的警卫主管夏渊吗?认识,认识。我和关灼羽经常去展览馆看展出,每次都会遇到夏渊,时间久了,关灼羽和他就成了好朋友。”

“您意思是说,你和夏渊还称不上好朋友?”

“这么说吧,刚开始夏渊见到我和关灼羽只是打个招呼。后来不知怎么的就变得热情起来,特别是对关灼羽。我总觉得这人有点儿怪怪的,但又说不出哪里怪,反正不大喜欢他。”

“这么重要的情况,您怎么不早点告诉我们?“海华市夏叶罐头厂”听说过吗?关灼羽被人捆绑后,扔在了那里,兴好我们及到赶到,否则……”

“怎么,夏渊和你们查的案件有关?和关灼羽被绑架也有关?真不好意思于警官,我没想到会这样。”

……

看来,对于夏渊,京粒子确实知道的并不多。

与此同时,

我派冯丽华去找现任海华展览馆馆长王忠义,了解夏渊以及老馆长关汉廷和夏书锋之间的情况。

派崔晓亮带人即刻寻找夏渊,找到后进行24小时监控,并做好随时抓捕他的准备。

尽管之前我们找过王忠义,但主要是向他核实夏渊说的话。

当时,夏渊特意向我强调,知道地下室安全逃生门秘密的只有他、馆长和前馆长。

由于前馆长早就退休,并且听王忠义说,两年前就己经死亡了,所以我们都沒有注意到他。

并且当时我们把犯罪嫌疑人锁定在京粒子身上。

现在想来,夏渊提到前馆长,就是想告诉我们,关灼羽通过关汉廷,有可能也知道展览馆逃生安全门的秘密。

这个夏渊真是用心良苦!

他和关灼羽之间到底有什么恩怨?为什么要把关灼羽绑到罐头厂去?

真相是否真如我料想的那样,还是要等关灼羽清醒后,让他自已说明白。

“这是什么地方?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关灼羽的病房里传出大喊大叫声。

我和官队冲进病房,看到关灼羽坐起来,正准备拔针管。

“别动,您身体还很虚弱,我们是警察,您现在在医院里,很安全!”

“你们是警察?我不是在夏渊车上吗?怎么……”

“您被人反绑在一个长凳子上,扔在普尔路118号一间废楼里,如果不是我们及到赶到,您恐怕就危险了。”

关灼羽情绪激愤的从病床上跳起来。

“对,是夏渊,一切都是夏渊,这个魔头,不断威胁我,强迫我替他盗取隐身衣和九龙吐珠大玉瓶,还伪造了交通事故,就是想神不知鬼不觉地置我于死地!”

关灼羽咬牙切齿的样子,象是恨透了夏渊。但是,他的眼神里似乎又带了一些对夏洲深深的恐惧。

可能由于情绪过于激愤,关灼羽又晕了过去。

看来,想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只能等明天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