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秘密关押

我把搜查令重重地往马迅科桌子前一拍。

“马院长,这下应该沒问题了吧?”

马迅科尴尬的笑了笑,说:“既然这样,我马上派人带你们去!”

不到一分钟,一个穿白色T恤衫,胖胖的,戴着金边眼镜的男人走了进来。

“这是我们迅风科技副院长江瀚涛,刚刚从美国出差回来。关灼羽的事情他也比较了解,我知道的都己经告诉你们了,如果还有什么不清楚的,可以问我们江副院长。”

我看了看手表,谈话己经持续快一个小时了。

看来,马迅科是想离开这里,去赴约。

“没问题,谢谢马院长对我们工作的支持,那么关灼羽的办公室和私人实验室就由江副院长带我们去喽?”

“是的,于警官。说好的一个小时到了,我就失陪了!”

说着,马迅科从沙发椅上站起来,大步流星朝会客室外走去。

“不好意思,我刚下飞机,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能麻烦你们简单告诉我一下情况吗?”

江瀚涛坐到马迅科坐过的沙发椅子上,一脸懵逼的样子。

“沒问题!”

于是,我又把问马迅涛的问题重新问了他一遍。

结果,他和马迅科的回签内容几乎一模一样。

由此可见,马迅科和江瀚涛要么说的都是真话,要么早就串通一气!

不过,我更愿意相信是前者。

我们谈话的同时,温桐拿着官队的车钥匙,去后备箱拿我的物证提取工具箱了。

这个工具箱是我每次出警时必定随身携带的心甘宝贝。

里面放着指纹显示剂、指纹收集模、指纹激光探测仪、血液显示喷雾鲁米诺等等化学试剂、仪器和秘密工具。

当然,法医宋岚和和痕迹学专家刘星火在的时候,我是从来都不会出手,用自己的工具箱的。

不一会儿,温桐提着我的工具箱站在会客室门口朝我招手。

我立即从沙发椅上站起来,对江瀚涛说:“江副院长,请吧!”

据江副院长介绍,关灼羽是个非常爱安静的人,所以他的办公室被特意安排在迅风科技楼里一个相对比较避静的地方。

平时,除了关教授自己,几乎沒有人走近他的办公室。

而办公室穿过去,就是他的私人实验室,非常方便他节约时间,集中精力搞科研工作。

跟着江瀚涛,我们在迷宫一样的科技楼里左转转,右转转,终于到了科技楼最里面的一间办公室。

通过语音和眼球识别,办公室的门“嘀”一声,自动开了。

不到2秒钟,办公室里的大吊灯也都亮了起来。

我让所有人都穿上脚套,戴上手套,以免破坏相关物证痕迹。

然而遗憾的是,办公室和实验室里都没有留下关灼羽的任何指纹或脚印,连他天天喝水的杯子,都清洗的干干净净。

最后,在他的抽屉里发现了一张小纸条。

上面写着:普尔路118号。

经江瀚涛辨认,纸条上的字迹是关灼羽本人的。

可喜的是,在这张字条上,我还提取到了一枚指纹。

采集工作完成后,我把纸条和指纹照片装进物证袋里面,交给温桐,让他立即赶回刑警队,交给刘星火进行指纹比对和确认。

而我、官队、崔晓亮及另外两名警员则开车极速奔向了普尔路118号。

在我印象中,普尔路118号应该是城西一个废弃了十五年的罐头厂。

不过,那里地理位置比较偏避,而且传说罐头厂里到了晚上就变非常阴森恐怖,时不时传出女人的哭泣声。

所以,周边原来住的几户人家,都纷纷搬走了。

杂草丛生的废弃厂房,再加空无一人的破房子,让那儿变得异常诡秘而恐怖。

问题是,关灼羽为什么在纸条上写下哪儿的地址?他和废弃的罐头厂又有什么关系?

带着这样的疑问,我们很快到了普尔路118号。

就象传说的那样,穿过破破烂烂几间房子,就能看到一个破败的罐头厂。

仔细看一下悬在半空中的厂牌,名子叫“***叶罐头厂”,前面几个字已经看不清了。

罐头厂铁大门半开着,锈迹斑斑,门口杂草丛生。

崔晓亮和官队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铁大门推开。

里面,空无一人,夜一般死寂,同样到处杂草丛生。

几排厂房都破破烂烂的,窗户在风中“咯吱——咯吱——”作响。

有水泥地面的路上,横七竖八扔着各种各样不同规格的瓶子罐子。

从厂房的规模来看,十五年前,这家罐头厂应该相当有实力的。

但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般衰败样子。

这里如此僻静,又如此阴森恐怖,无疑是个藏身的好地方。

“我闻到关均羽的气味了,沒错,气味越来越浓,他就在这里!”

走进厂房大门的时候,蓝芥儿就小声提醒我。

然后,“嗖——”一声,从我肩膀上跳到地下,朝厂房里面跑去。

我掏出枪,紧跟着蓝芥儿追了上去。

只听官队在后面喊:“崔晓亮,你带人朝那边去!”“于灵禾,注意安全,等等我!”

蓝芥儿不愧是四条腿的猫,跑得实在太快了。

我明明看着她窜进第四幢厂房里面,但等我跑进去早就不见她的影子了。

“灵禾,你跟着宠物猫找人,靠谱吗?”

“我相停蓝芥儿,她的嗅觉比警犬的还历害!”

“你是在说笑吧,猫的嗅觉怎么能和狗相提并论呢?有警犬,但是有警猫吗?”

“蓝芥儿是个例外。你说过,等这个案子破了,要向市局申请给她警猫称号,你这么快就忘了?”

没等官队回答,从门口堆满箱子的一间破房子里面传出蓝芥儿“喵呜——喵呜——”的大叫声。

这间厂房,被分成一间一间小屋子。

从布局来看,应该是罐头厂的办公室,上面还有两层,估计才是厂房。

“官队,蓝芥儿在走廊尽头堆箱子的屋子里!”

“小心,注意安全!”

顾不得官队的提醒,我紧握手枪,飞速冲了过去。

快到门口时,蓝芥儿窜了出来。

“喵呜——”

叫声温和,这是告诉我沒有危险。

我放下手枪,快步移到门口一看,傻眼了!

关灼羽胳膊和腿被反绑在一张长凳子上面,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我跑过去,蹲下身子,用手摸了摸他的鼻子,有体温,还有呼吸。

这时,官队了冲了进来。

“这是谁?关灼羽?”

官队一脸震惊。

的确,我也惊了一大跳。

难道,案件真的还有另外一种可能?犯罪嫌疑人不是关灼羽,而是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