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蛛丝马迹

官队第一个发言后,宋岚说:“死者O型血,脚部和手部关节处有老茧,还有轻微的痔疮,从这些特征可以断定,死者生前很可能是一名公交车司机或的士车司机,建议可以走访各个公交车公司或的士公司,看看近期有没有失踪人员……”

“从痕迹学角度,刘星光,谈谈你对展览馆地面上轻微划痕的看法。”

“官队是这样,经还原和比对,划痕很象是类似于滑冰鞋滑轨留下的痕迹,但这种滑冰鞋滑轨装置非常特别。”

刘星光把从展览馆地面上拍摄到的划痕照片放大后,播放到夜晶显示屏上。

“大家看,一般的滑冰鞋通常有四个滑轮或两条滑轨,滑动后会在地面上留下两道划痕,而犯罪嫌疑人使用的只留有一条划痕,并且划痕呈断断续续状,说明他穿的绝不是一般的滑冰鞋,很可能是一种经过改进的新型滑冰鞋。”

“嗯,关于新型滑冰鞋,我从惊天科技庄墨那里得知,迅风科技刚刚研制生产出一种隐身感应滑冰鞋,这种鞋象变色龙一样,可以随着环境变化而变色,并且能在滑冰鞋和普通鞋子之间随心所欲地转换,犯罪嫌疑人使用的很可能就是这种新型隐身感应滑冰鞋。”

“崔晓亮,按于灵禾说的,马上去迅风科技了解情况!”

“Yes!”

……

散会后,按照官队分派的任务,大家都各司其职去了。

会议室只剩下我和官队。

“关灼羽还没有下落,官队,看来我们需要再去一趟惊天科技,找京粒子好好谈谈。我相信,他一定能提供给我们意想不到的重要线索。”

官队从座椅上“嗖”一声跳起来:“那还等什么,说走就走呗!”

“官队,你怕是早就计划好了去找京粒子吧?”

“没错,要不把大家都支出去了,只留下你呢。己经跟京粒子约好下午两点见面。你,任重道远着呢!”

官队在前面走得飞快,却还不忘跟我开玩笑。

蓝芥儿趴在我肩膀上,低声嘀咕:“官队真是越来越贼了!”

为了赶时间,官队把车开得飞快。

见到京粒子时,他正在实验室里面做原子撞击实验。

目睹了几分钟实验过程,真是大开眼界。

面对我和官队的来访,京粒子不再象昨天那么敌对。

于是,我们开门见山,直入主题。

“……经DNA比对,死者并非关灼羽本人……这次我们找您,是想通过您了解一下关灼羽之前都同什么人接触比较密切,现在他可能去什么地方?”

“先到我的办公室去吧,实验室可不是个谈话的好地方!”

我和官队相视一笑,跟着京粒子到了他的办公室。

“于警官,记得我上次跟您讲过,关灼羽和我一样是电子工程学爱好者。但三年前,他自修电子信息技术工程学研士后,便去迅风科技做了隐名兼职研究员。”

这时,他的咖啡机器人帮我们一人上了一杯咖啡。

“请喝咖啡!”

京粒子做出请的手势,自己低头喝了一口。

继续说:“你们可以去迅风科技找找他。除了在中开大学上课,大部分时间,他都在迅风科技的实验室里面。”

“古董方面,关灼羽最近和什么特别的人有接触吗?或者说,平常你们有和这方面感兴趣的其他人有过交往吗?”

我觉得,如果这方面京粒子能提供给我们有价值的线索,或许找到九龙吐珠大玉瓶就有希望了。

“每当展览馆有古字画、古董展出,我和关灼羽都会相约去观赏,久而久之,确实认识了不少古董、文物爱好者,但要说有密切交往的,还真没有。”

京粒子低头,用勺子优雅地喝了一口咖啡。

“对了,要说特别的人嘛,好象有一个。不过,我只知道他是腾火集团的董事长,同时也是古董字画收藏家。关灼羽在我面前提过一两次,对他评价还挺高,具体叫什么名字,我记不大清楚。”

我眼前一亮:“腾火集团董事长?叫狄火焱吧?”

“对对对,就是他。我想起来了,当时我还开关灼羽的玩笑,别玩火自焚,让浑身上下都是火的人给烧烤了……”

“谢谢您,京博士,想不到您还挺幽默!您今天提供的线索对我们来说,都非常重要,如果近期关灼羽联系您的话,请第一时间通知我们。”

说着,我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对了,再向您核实一件事情,“朱雀飞天”听说过吗?”

京粒子脸色突变,沉思片刻说:“您说的是南****里的汉朝顶级文物“朱雀飞天”吧?这不仅是我的恶梦,也是我平生以来最大的耻辱!请你们相信,这起盗窃罪绝对与我无关!”

“那么,您觉得和关灼羽有关吗?”

尽管京粒子情绪似乎有点儿失控,但我还是毫不留情的追问。

“这个我不知道。虽然,那时我们一起去过几次江南博物馆,也研究过“朱雀飞天”,但不能以此判定“朱雀飞天”的被盗,就和我们有关对吗?”

我笑了笑,没有回答他。

显然,“905朱雀飞天”盗窃案应该和京粒子无关。因为,据我们调查,“朱雀飞天”被盗当天,他还远在美国纽约,根本沒有作案时间。

至于关灼羽嘛,那时候粒子隐身衣还没有研制成功,虽然“朱雀飞天”案做案手法和“九龙吐珠大玉瓶案”惊人的相似,但还是有很大差异。

从痕迹形为学角度分析,“朱雀飞天案”现场干净利落,无迹可寻,罪犯很有可能是个熟练的盗窃犯。

而“九龙吐珠大玉瓶”案就不同了,现场虽然充满诡异,但现场地面上还是留下了划痕。

当然,不可否认,朱灼羽这么做,或许是在故意挑衅炫耀自己。

狂妄自大的朱灼羽,究竟想干什么?

离开惊天科技,我立马给冯丽华打了个电话,让她即刻出发去腾火集团找狄火焱了解情况,看能不能查到和关灼羽或“九龙吐珠大玉瓶”相关的信息。

“狄火焱你认识吧?”

回刑警队的路上,官队笑着问我。

“嗯,他是我叔叔,己经很久沒和他联系过了。”

“哦,为什么不自己亲自去问你叔叔,是想避嫌吗?”

“没……这倒没有。我叔叔可是个爱国商人,他的很多藏品都是从国外或外国人手中拍得的。有些拍品,还免费赠给博物馆。”

“那你就祈祷他和“九龙吐珠大玉瓶”失窃案无关吧!”

“我敢保证,肯定无关!”

“等等——等等,我闻到关灼羽的味道了,没错,就是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