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案发现场

“这可是海华市十年来第一起爆炸案,局里领导非常重视,特令我们刑警专案组前来查案,我们可是光速飞奔而来的!”官队半开玩笑的说。

突然,梁院长神情紧张起来,原来他看到爬在桌子上的死者了。

“这,这不是唐朝海博士吗?怎么……怎么会是他?”

梁院长眼神划过一丝恐惧,不时转身看向黑狗老头。

黑狗老头似乎也很惊恐,看到办公桌上爬着的血淋淋的尸体,竟吓得当场晕倒了过去。

“怎么?你们都不知道炸死了人?”我犀利的眼神盯着梁院长。

梁院长吓得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滚落下来。

“不……不……听到黑狗老头说听到爆炸声我就知道肯定出大事了,只是……只是……”梁院长变得语无伦次起来。

“只是你没有想到炸死的人会是唐朝海对吗?”我死死盯着梁院长的眼睛问。

“对……对……是这样……”

梁院长底下头沉思片刻,然后慢慢抬起了头。

他表情复杂,恐惧中似乎带着一些些绝望。

“对不起,这一切都太突然了,让我静一静再告诉你们事情的来龙去脉……”梁院长说着,又低沉下了头。

旁边晕倒的黑狗老头在宋岚和吴明的急救下己经慢慢苏醒。

我心中暗笑,这黑狗老头长得一副凶神恶煞样,胆子却这么小!

“怎么?你不知道这里面炸死了人?你来开灯的时候没有发现?”

“我……我……”黑狗老头吐吐吞吞了半天也没从口中挤出一句完整的话。

这让我突然产生一种猜想:我们来的时候实验室门开着,而密室门关着,我注意到实验室门口有灯源开关,想必黑狗老头是站在走廊里打开实验室灯的,他压根就不知道密室的存在!

“你不知道这里有密室?”我再次质疑黑狗老头。

“嗯,密室是严格保密的,目前知道这间密室的只有我、唐朝海和他的助理李月凡。”站在一旁沉思的梁院长终于说话了。

“令我震惊的是,密室按钮安装在玻璃柜里面非常隐蔽的地方,而且只有三四毫米大小,你们是怎么发现的?”

梁院长语音刚落,官队、宋岚和吴明都惊讶地看向我。

“嗯,这个嘛,很好解释,我用了放大镜!”

官队、宋岚和吴明听了,满脸惊愕。

这骗人的鬼话连我自己都觉得好笑,因为他们都知道我办案从来不带放大镜。

但我也不知直接告诉他们我的眼睛有超能力,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细微物品。

然而,事实就是这样!

忘了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的视力变得异常的好。

不管是近物还是远物,只要我聚精会神盯着某物的时候,这件物品就会被突然放大十倍甚至二十倍。

不过,这种能力每次只能维持最多10秒,超过的话就会头晕目眩。

所以,走近玻璃柜的时候,由于里面的药瓶都倒下了,让我一眼便看到了玻璃柜里面安装在玻璃架左上侧的微型红色小按钮。

起初,我以为是一颗红色小珠子粘在玻璃架上,集中眼神才发现,是个微型按钮。

由于玻璃柜里放着的药瓶瓶盖统一都是红色的,和微型按纽颜色完全一样,再加上安装位置隐密、体积又小,平时确实很难被人发现。

真没想到微科技这么快就被应用在了医学实验室中。

然而,要起动按钮,首先应该打开玻璃柜门,这必然会在柜门把手上留下指纹。

可是我们在玻璃柜门把手以及安钮边缘均没有发现任何指纹痕迹。

显然,凶手具有很强的反侦察能力,做案时穿着鞋套,戴着橡胶手套,走时还擦拭了玻璃柜把手以及把手和按钮周周的玻璃。

可见,凶手具有超乎常人的慎谨细致和强大心理承受能力。

轻轻松松杀人后,还能不慌不忙,从从容容地离开。

殊不知,这正是欲盖弥彰!

太过干净利落的犯罪现场,更容易暴露凶手的缺憾和漏洞。

因为死者是不可能自已擦掉自已的指纹的!

这,就肯定了我对案件性质的判断:绝对他杀而非自杀!

“看不出来,如此年轻漂亮的女警观察力竟如此的细致入微……”梁院长看着我,赞不绝口。

“谈谈案情吧!你如何确定死者就是唐朝海?唐朝海今晚为什么会在实验室里?他的助理李月凡现在何处?”我嘴边划过一丝傲意,一连三个问题,问得梁院长有些惊慌失措。

实际上,死者死亡时虽然面朝密室门,左脸朝上爬在桌子上,但脸部己被炸得血肉模糊,根本无法辨认。

就连衣服、裤子和鞋也都鲜血淋漓,几乎看不出颜色。

而梁院长在两米之外便一眼认出了死者就是唐朝海,这确实有些匪夷所思!

我转身,又看了看爬在桌子上的尸体。

突然一个黑色的印痕映入了我的眼匡。

用不着聚精会神,我就能看到死者爬在桌子上的左手食指,感觉有些奇怪。

定神一看,原来食指缝正下方长着一个豆大的黑痣!

再看看我现在站的位置,正好离死者二米左右,手指上由于沒有沾染到血迹,这个黑痣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难道……难道是食指上的黑痣!”我惊叹一声。

梁院长点了点头:“没错,这个实验基地虽然占地面积一千多平方,但大部分用来种植了药草。实验室占地面积只有二百多平方米,三层楼总体面积也只不过六百平方米不到。里面辅助人员有二三十名,科验人员其实只有十九名。这些人当中,只有唐朝海左手手指上长有一颗黑痣,这是实验室里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

停了停,梁院长继续说:“能不能到我办公室去谈,这里感觉太瘆人了。”

“没问题!”

说完,官队转身对宋岚和吴明说:“你们继续!”

然后向我招了招手,示意我同他一起出去。

我转身朝密室里面又环视了一圈,觉得需要取证和所有应该由我注意到的细节我都已毫无遗漏地注意到了,便毫无顾虑地跟着宋队朝外面走去。

出了实验室,我和宋队跟着梁院长转向走廊右侧,径直走了不到2分钟,在走廊尽头停下。

原来,梁院长的办公室就在三楼右侧走廊尽头的第一个房间。

只见,梁院长分别用右手姆指和食指先后在门锁触摸屏上按了按,办公室门就自动打开了。

厉害,竟然安装了双层指纹锁,妥妥的都是高科技呀!

梁院长不加思索,走了进去,办公室里的灯自动亮了。

“请坐!”梁院长坐到黑皮沙发上,礼貌的朝我和官队挥手示意。

我注意到梁院长心思沉重,欲言又止,内心象是在做着某种激烈的斗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