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迷雾丛丛

临走时,我突然想起京粒子,就顺便问了句:“庄博士,京粒子这个名字您听说过吗?”

“京粒子?让我想一想……对了,您说的是原海华科技大学电子工程学教授京粒子博士吗?”

我和官队相视一笑,心里不由兴奋起来。

“没错,就是他!”

见我和官队异口同声,庄墨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

“你们还真有默契哈!是这样,半个月前京粒子秘密加入了我们惊天科技。你们知道,他是电子工程学博士,在电子工程领域他可是领军人物,我们急需这样的科学家。”

“把他挖过来,你们费了很多功夫,花了很大代价吧?……他现在人在何处?”

庄墨看着我,无奈地笑了笑说:“谁说不是呢?不过这些京粒子都要求保秘。他人嘛,乘今天上午10点的飞机去美国开会去了。”

“什么?今天上午乘飞机去美国了?”

我和官队交换了一下惊讶的眼神。

“这怎么可能?他正是这起盗窃案的最大犯罪嫌疑人,我们的人也正四处寻找他,他的名字通过公安系统已录入追踪人员名单,机场只要出现京粒子这个名字,就会告知我们的人,他是怎么大摇大摆出境的?难道……他是双国籍?”

“怎么说呢?京粒子的户籍有点复杂,他父亲是美国人,他本人出生于美国,具有美国国籍,美国名字叫Adam Will,至于中国国籍嘛,他母亲是中国人,外公是医学院教授,桃李满天下,我想在国内弄个出生证,上个户口应该不成问题吧?”

怪不得国内公安系统中只查到他母亲的信息,没有父亲的,也完全查不到他具有美国国籍。

这,更增加了我们对京粒子的怀疑。另外,摩托车男是前天晚上和昨天晚上出现的,从今天他出境的时间来看,也完全吻合。

经过机场人员核实,今天上午10点飞往美国纽约的航班中确实有个美国人叫Adam Will。

机场警员传来了Adam Will的照片,看后我和官队都惊呆了。

金发、蓝眼,跟我们之前档案里看到的京粒子简直判若两人!

我特意从手机里翻出京粒子的照片给庄墨看。

庄墨看后笑着说:“这是他戴黑色假发和眼瞳后拍的照,他毕竟有一半中国血统,化一下妆还是很象中国人的。”

可恶,被京粒子的狡猾给骗了!

“他什么时候回来?”我急切的问庄墨。

“他回来时将乘惊天科技的私人专机,按计划明天晚上8点钟就能到达我们的露天机场。”

“好的,今天我们之间所有的谈话请保密,明天晚上8点钟我们需第一时间找他了解情况,希望你们能配合。”

“没问题于警官,一切听你们安排!不过,我还是认为京粒子涉嫌犯罪的可能性不大,否则……”

庄墨欲言又止。

不过,我和官队都明白,如果真的是京粒子,对惊天科技的影响太大了。不仅仅是声誉方面的,更危及到惊天科技的很多科研机密。

当然,处于职业习惯,我们也特意提醒庄墨在案件还未侦破之前,不要再让京粒子接触惊天科技重要科研项目。

与此同时,我派出去调查俊风A9摩托车的警员也有消息了。

江宁市富二代朱迪案发当晚到现在均未离开过本市,凤兰市星二代马月在国外,两人摩托车也都停在自家车库里不曾用过。

只有青华市富商宋逢才的大公子宋岚的俊风A9摩托车在5月29日夜间也就是案发当晚被盗。

由于宋岚近期正和其弟宋鑫因华泰集团的股权份额争得不可开交,就没顾上摩托车的事情。

根据宋岚提供的线索,我们很快抓获了一名犯罪嫌疑人毛三。

毛三是个盗窃惯犯,以盗窃高档摩托车、小轿车、跑车为主。

据毛三交待,5月27日有人通过网络电话找到了他,指名让他盗窃宋岚的俊风A9摩托车,说只要5月29日晚上8点前能把俊风A9交到他手上,就能拿到一笔可观的酬劳。

在利益诱惑下,毛三照做了,但交车时并没看到取车人,然而奇怪的是停在那的摩托车竟然自己启动开跑了,速度还飞快,吓得毛三魂飞魄散,至今都惊魂未定。

这就对上了,青华市和海华市临近,从毛三交车的位置到海华市展览馆骑普通摩托车要三四个小时,但骑俊风A9摩托车最多只需二个小时,也就是最晚5月29日晚10点钟就能到达。

这个时间和盗窃九龙吐珠大玉瓶的摩托车男出现的时间刚好对上。

犯罪分子之所以盗取俊风A9摩托车作为犯罪工具,我想主要是因为这款摩托车不仅有风一般的速度,而且非常智能化。

它能精确无误的自动避开各种各样的障碍物,而且有神奇的贮藏空间,东西一旦放进去,除了放东西的人,其他任何人都休想取出里面的东西。

贮藏空间有自动识别系统,如果想强取,贮藏空间会自动启动自毁爆炸程序。

那时,可就物毁人亡了!

另外,曾怡凡通过电脑解密和追踪技术,终于找到了贼界盗王的蛛丝马迹。

今天下午3点18分“贼界盗王”莫名其妙在网络上发了一张美国纽约机场下飞机的照片。

这个人非常狡猾,使用的是可移动可转换IP地址,每隔几秒钟就会自动变换一个新IP地址,所以通过IP地址解密跟踪一直未能找到他的踪迹。不得不说真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啊!

不过这一次,他遇到我们的电脑高手曾怡凡,可就不会再有那么幸运了。

通过秒解秒跟技术,曾怡凡很快确定“贼界盗王”发照片的地点其实是在国内而并非美国纽约。

这就说明了“贼界盗王”和京粒子实际上是两个人。

由于“贼界盗王”网络IP地址的秒变性,导致他所显示的上网地址非常混乱,几乎遍及海华市每个角落。

当然,曾怡凡说,有很多IP地址其实都是伪性的,目的就是为了误导网络IP地址解密跟踪者。不过,也并非无懈可击,只是去伪存真需要浪费些时间。

我和官队回到刑警队的时候,遇到了曾怡凡,他眼睛深凹,黑眼圈重得象熊猫眼似的。

“昨晚又熬夜了?看你这熊猫眼!”我和官队都忍不住笑了。

“沒办法,时间急,任务重……命苦啊……两位领导有沒有奖励?”

曾怡凡又象平常一样,耍起娇来。

“官队说了,等这个案子破了立马请大家吃大餐!”

曾怡凡苦笑着说:“这话官队说好多次了,可是那回请了呢?”

这时,官队从自己办公室走出来,对着曾怡凡大喊:“知道还这么费话,赶紧干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