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罪犯分析

可是,让人难以置信的是,摩托车男在地下室如此疾速飞跑,监控室的人为什么没有发现?报警装置也亳无反映?

难道这里的监控设备又被摩托车男控制了?!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摩托车男岂不是想去哪里去哪里?防盗装置如此先进严密的展览馆他都能进出自如,还有什么地方他去不了的?

细思极恐,这太可怕了……

不行,必须尽快将摩托车男绳之以法,并收缴他所有的作案工具。

我坚信,不借助先进的作案工具他是绝对做不到来无踪去无影、毫发无损过红外线网、轻轻松松开各类高安全性锁具的。

隐形、电脑安全系统侵入、瞬间位移、风一般的速度……

这些是我目前可以感受到的摩托车男的特能,他身上还有哪些特异功能,还有待观察。

只见摩托车男用右手放在贮藏室门锁上,然后闭目养神几秒钟后,睁开眼睛在锁上按了几下,只“嘀”一声,贮藏室门就开了。

天啦,夏渊认为最安全、最保险的防盗锁,摩托车男只用于仅仅14秒就打开了!

看来这家伙开锁越来越快了。

就在摩托车男准备进贮藏室的瞬间,我从背后一把抓住他连体衣的头部,企图看看他的真面目。

谁知道,这件连体衣弹性出乎意料的好,且有很强的金属质感,根本无法把它拉坏。

甚至我拉着摩托车男连体衣的左袖口,蓝芥儿拉着右袖口,我们朝两个相反方向拉出了五六米远,连体衣仍然完好无损。

摩托车男狂笑着说:“又是你们俩个,想打我隐身衣的主意,门都没有!想知道我是谁,沒那么容易!”

隐身衣?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隐身衣!

“你嚣张不了几天了,我很快就能抓住你!”我义愤填膺的话。

“好呀,我等着你——美丽的于灵禾警官,还有你——小美女,哈哈哈……”

随着狂笑声,摩托车男挣脱我和蓝芥儿,消失在了弯弯曲曲的地下室过道里面。

“这家伙今天不是来盗窃宝物的,明摆着是来挑衅、显摆自已能力的!混蛋!”

篮芥儿气急败坏地骂了一句。

“狂妄之徒!放心,他狂不了几天了,我们可以再从隐身衣查起,这又是一条重要线索……”

“啊,又十一点了……”

几束耀眼的强光后,我和蓝芥儿又回到了客厅里。

看来,穿越后无论我和蓝芥儿身在何处,晚上十一点整都会准时回到出发的地方。

其实,我和蓝芥儿本身就是个奇迹,不是吗?

第二天一早,我带着蓝芥儿火急火燎地赶到刑警队。

没想到官队昨晚又在警队里熬了个通宵。

这会儿正头靠在沙发椅子上闭目养神呢。

“喵呜……喵呜……”

蓝芥儿一进外面办公室门就开始叫起来。

“你干嘛,叫这么大声音,非让全警队人都知道你来了?”我小声责备蓝芥儿。

“那当然了,刷个存在感都不行吗?”蓝芥儿把嘴凑到我耳边,委曲巴巴的说。

“是灵禾来了吗?”

旁边官队突然从沙发椅上站起来,朝我办公室喊。

“你看你,把官队吵醒了吧?”

放下蓝芥儿,我转身朝旁边官队办公室走去。

“官队,守了一夜,案件有什么新进展吗?”

我坐到官队办公桌对面椅子上,充满期待的问。

“崔晓亮昨晚把海华市查了个底朝天,仍然沒有京粒子的下落。这个人原来是海华科技大学的电子工程学教授,半个月前突然离职不知所踪。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他失踪前曾多次出现在光华展览馆里面。”

“冯姐那边有消息了吗?”

“湖洋北路整条街及周边沿街群众我都走访过了,人们反映是有一辆摩托车飞驰而过,但速度太快,没有人看清楚是不是俊风A9摩托车。”

“冯姐!说曹操曹操就到,你来的可真及时呀!”

我高兴极了,赶紧请冯姐到我办公室沙发上坐下。

“这就奇怪了,昨天上午他明明在湖洋北路出现过,为什么沿途监控录相中沒拍到他?”

“我查过了,昨天湖洋北路段监控出现故障,上午维修了大约二十分钟,估计刚好被他混过去了。不过,有人当时正好站在湖洋北路边拍照片,刚好拍到了摩托车的侧后影。”

说着,冯姐把照片递给了我。

“这只有侧后影,没有拍到人,又很模糊,不过时间显示是五月三十日上午11点15分45秒……太好了,时间对上了,就是他没错!”

我兴奋的跳了起来。

“嗯,他这个时候能出现在湖洋北路,又很快消失,说明他很可能就居住在附近小区里。我通知警员把马展开排查!”

官队说着,把崔晓亮叫了进来。

安排好工作后,崔晓亮就急匆匆出去了。

“另外,我们需要排查一下科研单位,看有沒有研制出隐身衣的。”

“隐身衣?灵禾你是科幻片看多了,在说笑吧?”官队瞪大眼睛看着我,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不是玩笑。这次遇到的盗窃犯不仅懂电脑,会开锁,还能隐身……总之,他可以象蒸气一样随心所欲进出监控严密的展览馆,我敢说,即便他现在站在你面前,你都不一定能看到他。要做到这一点,不借助高科技产品是绝对不可能的……”

经过我一翻分析,官队终于认同了我的观点。

“好,我马上派人去查!”

说着,官队走出了我的办公室,冯姐也跟了出去。

“哎呀,你们终于说完了,还让不让猫睡觉了?”

蓝芥儿站起身子,甩了甩自己的尾巴,娇滴滴的说。

“报歉报歉,打扰你休息了,趁现在没人,你赶紧睡吧!”我轻轻摸了摸蓝芥儿的头,安慰她。

“这还差不多。对了,有一点我提醒你,犯罪嫌疑人是不是摩托车男我一闻便知,我已经记住他身上的气味了。”

“气味?摩托车男身上有特殊气味吗?”我好奇的问蓝芥儿。

“那是当然了。每个人身上都有与生俱来的特有色味,比如你身上有淡淡的、甜甜的味道,冯姐身上有奶香的味道……至于摩托车男嘛,一身浓厚的美式咖啡味。”

“行呀蓝芥儿。可是我怎么闻不到?”

“那当然了,你们人类的嗅觉只是我们猫嗅觉的万分之一,更何况我还不是一只普遍的猫!”

蓝芥儿骄傲地昂起头看着我。

我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鼻了,尴尬地笑着说:“没有这么夸张吧?”

“信不信由你,我睡了,你先查隐身衣的下落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