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狂傲的罪犯

唉,算了!这些都只是我和蓝芥儿的预感,又沒有什么实实在在的证据,万一摩托车男今晚不出来活动,岂不是浪费了警力吗?

最重要的是,还会让自己贻笑大方,在警员中失了威信。

想到这里,我抱起蓝芥儿,朝办公室外走出。

“啊……啊嚏!”蓝芥儿突然接连打了几个喷嚏。

“睡醒了!你这喷嚏打的真吓人,是感冒了吗?”我关切的问。

“没……沒有。还说呢,你刚碰到我的鼻子了!”蓝芥儿似乎有些生气。

“哦,是吗?那真对不起了!”

“别费话,赶紧回家,我饿了,身上还有点发热……”

听了蓝芥儿的话,我有些心急。

难道她又要变身了!

不好,今天我车上可没放衣服。

昨晚,我记得她是八点左右变身的,现在六点一刻,时间应该还来得及。

我加快码力,把车开得飞快。

果然,八点整,蓝芥儿又成功变成了昨晚那个酷酷的小美女。

为了方便行动,今天我和蓝芥成都换上了运动装,穿上了轻便的跑步鞋。

还好,蓝芥儿和我身高体形相似,否则我还得另外买衣服给她。

“我们怎么找到摩托车男呢?”

“别急,只要他今晚有行动,我们就能找到他!”

看着蓝芥儿自信满满的样子,我不禁笑了。

“好,既然你这么有把握,我就先在沙发上眯个觉。”

“没问题,不过你必须拉着我的手,否则呆会落下你可别怪我哦!”

说着,蓝芥儿坐在我身边,右手握住了我的左手。

“睡吧,我可以借肩膀给你一会哦!”

蓝芥儿用调皮的语气说。

说真的,当我们刑警的,天天奋战在第一线,早出晚归,时不时还加班熬通宵,每天感觉就一个字:困!很困!

往蓝芥儿肩膀上一靠,我的眼皮就变得越来越沉重,越来越沉重……

不知过了多久,只感觉天晕地转,眼前光芒万丈。

突然,从白色的强光中走出一个黑影,手里提着一个箱子,看到我,阴冷地笑了一声,扭头就跑。

“别跑,站住……快站住……你给我站住……”

“灵禾……灵禾……你怎么了?快醒醒……快醒醒……”

我被蓝芥儿摇醒了。

原来,是个梦!

“哦,都10点钟了,我们怎么还在家里?”

我用右手揉着睡眼朦胧的眼睛,打着哈欠,问蓝芥儿。

“或许摩托车男今晚不行动了,或许他还在等待时机吧。别担心,只要他今晚有行动,我们立马就能穿越到他出现的犯罪现场!”

“哦,这是为什么呢?你和他有感应?”

蓝芥儿身上的秘密的确越来越让我好奇了。

可是,究竟有多少潜能,恐怕蓝芥儿连自己都不知道。

所以,她在寻找答案,我也在不断观察她。

“或许吧,变身后我能感受到100公里范围内人们的活动情况,追踪到有犯罪意图的人,然后就不自觉的被神秘力量带到犯罪现场。并且,只要锁定这个目标,后面他再有犯罪意图并付诸实施的话,我都能感应到。”

“你的意思是说,光有犯罪意图还不行,有意图并且行动了,你才能感应到他的方位,是这样吗?”

“嗯,可以这么认为。”

蓝芥儿点了点头。

突然,蓝芥儿身后闪出一束蓝光,接着又是一道道白光……

难道,我们又要穿越了?

果然,等我费力睁开眼睛的时候,我和蓝芥儿已经站在光大国际展览馆广场上的石像边上了。

紧接着,听到摩托车开过来的声音。

“可恶,是摩托车男,他居然还敢来?”

我气得直跺脚,后悔沒有坚持自己的判断,提前在这里派警力布控。

“这家伙确实胆子太大了,昨天刚偷了东西,今天又来了,这不是明摆着找死吗?”

蓝芥儿气的直咬牙。

“不管怎样,晚上一定要看到他的庐山真面目!”

我发现,穿越以后,我和蓝芥儿只是以光影的方式存在,我们能看到其他人,但其他人却看不到我们。

不过奇怪的是,摩托车男却能看到我和蓝芥儿。

我试着用拳头去打石像,结果整个身体从石像的左边直接穿到了石像的右边。

这时我才意识到,原来此时此刻,我和蓝芥儿只是空气般的存在着!

看来,想抓住摩托车男是不可能了,但冲上前去看看他的真面目或许还是有可能的。

另外,也许打摩托车男和打石像会有不同的效果,至少昨天晚上,摩托车男撞到我的时候,我是有感觉得。

然而,我击打石像时,却毫无疼痛感。

这又是为什么呢?

疑问越来越多,但现在不是纠结这些的时候。

“快看,摩托车男朝展览馆左侧去了。”

蓝芥儿指着那个风一般消失的黑影。

“往哪边是去展览馆地下室的,他去那里干什么?快,我们跟上!”

说着,我和蓝芥儿紧跟黑影的方向追了上去。

只见,摩托车男在一块方形大理石柱前突然停下了。

这……这不是昨天夏渊带我走的秘密应急逃生门的地方吗?

据夏渊介绍,这个逃生门是展览馆最机秘的事情,除了他、馆长以及老馆长外,根本无人知晓,摩托车男是怎么知道的?

当然,现在我也是知情人,但我绝对不可能会泄露秘密。

正当我惊诧间,摩托车男转身看向了墙壁上的方形砖。

只见他借手电筒的光,在方形砖上瞅了瞅,然后把手放在了墙壁上,瞬间人便蒸汽一样消失了。

“快看,摩托车男不见了!”蓝芥儿惊呼到。

“我看到了。走,过去看看!”

强烈的好奇心,促使我和蓝芥儿风一般冲到了摩托车男消失的墙壁前。

朝着摩托车男手摸的地方,我也把手放上去。

“呼”一声,我和蓝芥儿被什么东西吸了进去。

里面伸手不见五指,漆黑一片。

“这什么地方,好恐怖呀!”蓝芥儿轻声说。

“展览馆地下一层储藏室,地形非常复杂,我们得跟紧他!”我低声提醒蓝芥儿。

“这个么,小菜一碟!别忘了我可是美艳绝伦,聪明智慧,寻味即可追踪的酷酷猫女哦!跟我来!”

说着,蓝芥儿拉着我旋风般追向摩托车男。

好在摩托车男并没有发现我和蓝芥儿,只是一味的往前跑。

终于,他在一间灰白色的房子门口停下。

记得昨晚夏渊讲过,这一间间储藏室里都藏着展览馆里还未展出的绝世珍宝。

随便拿一件都是价值连城,震惊世人的。

所以,这里面的防盗装置也是最先进、最可靠的。

24小时红外拍摄,防火、防爆、防水安全报爆装置几乎遍及地下室各个角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