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524爆炸案

某秘密实验室中一声巨响,让海华市宁静的夜变得阴森恐怖起来……

刚洗完澡,准备美美睡一觉的于灵禾接到刑警队长官子涵的电话飞快穿上警服便开车朝秘密实验室奔去……

警服上身,只见她英姿飒爽,干炼而果敢。别看她刚从警校硕士毕业才半年,却早已是刑警队里战功赫赫的风云人物了。

传说,她严密的逻辑思维能力,能快速从细节中抽丝剥茧推理出案件发展过程。

更要命的是,她可是万里挑一的美人儿,天使般的笑容能让见到她的所有罪犯瞬间悔过,就地服法。

真有这么神吗?我没觉的。因为我就是于灵禾本人!

秘密实验室位于海华市南郊一个荒无人烟的山地里,由于周边杂草丛生,平时那里几乎沒人去。

我本人住在海华市中心,开车赶往实验室平常得一个多小时。

好在现在是深夜11点钟,路上车辆较少,我不到30分钟居然就赶到了。

夜幕中,只见两辆警车停在一座二米高围墙围着的大楼外,警笛还在响,高墙中间的铁大门敞开着。

大门口,有人拿着手电筒朝我们不停照呀照,借着灯光,我看到一张凶狠狠、阴森森的脸。

如果不是听到他大喊一句:“警察同志,你们来得可真及时!”我还真以为他是鬼呢!

我把车靠着外侧警车旁边停下,只见从我左边警车里走出来一个身材魁梧的警官。

“快,先进去保护现场!”

这声音一听,就是队长官子涵。

“官队,我来了!”

官子涵转过身,用惊喜的语气朝我喊:“这么快就到了?走,到里面去!”

与此同时,另外一部警车里,法医宋岚和他的助手吴明也快速下车,各自提着工具箱紧跟我们朝铁大门里走去。

“一直朝里走就到了……实验室灯都开着……”门卫老头用沙哑粗矿的声音对我们喊。

妈呀,这声音沉森恐怖,象从地狱中发出来的一样,不由让人毛骨悚然。

“这里是华海医药科技的秘密实验基地,占地有一千多平方,大多种殖的都是药草,大家都小心点!”官子涵一边说,一边冲在最前面。

穿过一大片药草林,终于看到一座三层小洋楼,发生爆炸的正是小洋楼三层左侧的实验室。

由于屋里开着灯,找起来不费吹灰之力。

当我们赶到现场时,发现实验室门开着,实验室四周全是玻璃柜,里面放着大大小小,五颜六色的药剂和药水瓶。

实验室中间,一张大大的巨型长桌子上,瓶瓶罐罐堆满了各种各样的实验器材。

有趣的是,各种东西都放的井然有序,整整齐齐,没有任何爆炸的痕迹。

看到这个情景,我们都惊呆了。

突然,我发现,四面环墙而放的玻璃柜似乎有些不同。

进门这一面和左右两边的玻璃柜都紧贴墙壁放着玻璃柜,唯独对面墙的玻璃柜放在中间位置,左右两侧各空出了60公分左右。

“我没猜错的话,里面肯定有密室!”

说完,我绕过长桌子,朝最里面的玻璃柜走去。

就在玻璃柜中间夹缝的右侧的玻璃柜里面,我看到一个红色珠子状的球形物体。

为了验证我的猜疑,便轻轻按了一下。

果然,这是一个微型开关。

只听“吱……吱……吱……”一阵响,玻璃柜竟朝两边移动开来……

里面惊现一个八十平方左右的房间!

然而,我们瞬间被房间里面的情景惊呆了。

房间里灯亮着,正对面办公桌上爬着一个人,浑身血淋淋的,地上还有少量喷射滴落状血痕,死相惨不忍睹!

显然,这是一间密室,里面没有窗户,实验室墙上还贴着防火防爆的警示贴。

可见,这间密室里平时是不允许带入易燃易爆物品的,为什么会发生爆炸?

死者爬在桌子上,面部己血肉模糊无法看清,除了胸部、脸和右手部位被炸伤外,并无其他外伤。

奇怪的是,密室里面的东西,除了死者爬的桌子上有炸黑痕迹外,其他实验器皿器材都完好无损。

“灵禾你可真神了,你是怎么想到密室的?”

“没什么,既然指定这里是爆炸现场,却看不到爆炸痕迹,说明这里肯定另有蹊跷。四面玻璃柜除了这边柜子中间有接缝外,其他玻璃柜都是整体式的,根本无法移动。玻璃柜左右两侧有空位,那是用来向两侧移动玻璃柜的……更重要的是,玻璃柜里的东西都摆放整齐,唯有这一边玻璃柜中间夹缝两侧玻璃柜中的药瓶倒在了柜子里,这是玻璃柜移动时的振动将药瓶弄倒的……”

“嗯,还是你观察入微!”官队向我竖起了大姆指。

我不以为然地笑了笑,继续寻找蛛丝马迹。

“宋岚,快取死者血样!”

官队一边吩咐宋岚,一边又朝吴明喊:“快,拍照!查指纹、鞋痕……”

我穿着鞋套,在室内转了一圈,然后盯着死者看了几秒后,自语自语:“这个爆炸绝了,炸药量居然拿捏的如此精准,除了爆伤死者本人外,竟然没有伤及实验室内任何东西!”

同时,我发现密室里面装有防爆报警器,这是一种对爆炸声音极度敏感的报警设备,只要有轻微爆炸声,就会发出报警讯号。

由于它只有拇指盖大小,而且就安装在吊灯灯座上,不仔细看,根本不会发现。

令我惊讶的是,这种微型防爆报警器,面世以来,由于零部件所需的特制材料极为稀缺,所以兴业科技只对外出售过五个,且价格昂贵。

没想到华海医药花十几万买如此昂贵的报警器竟然是装在这里的。

难道这里曾经发生过爆炸?或者这里放着某种容易引起爆炸的药品、试剂?

“你怎么看?自杀还是他杀?”

没等我回答官队,密室外传来急切的脚步声。

我和官队警觉地掏出枪对准了密室门口。

官队大声呵到:“谁?”

“是我,是我,梁博文!”

“哦,原来是梁院长。我正等着你呢,快说说死者情况,还有您的报案过程。”

官队说着,收起了枪。

这时,从梁院长身后窜出一个黑影。

我静神一看,原来是门卫老头儿。

这时,我才看清他的长相。

篷乱的头发下,一张惨白阴森的脸,皮肤象蜂窝煤一样坑坑哇哇的,看了不由让人起鸡皮疙瘩。

“哦,介绍一下,这是我们夜班值班门卫黑狗老头。他的脸曾被烧伤过,所以……是他听到爆炸警报打电话给我,我又打110报警的。报完警我就赶来了,没想到你们竟然先一步到了。”梁院微微喘着气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