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贼界盗王

我拍拍冯丽华的臂膀安慰她到。

“哎呀,午餐时间了,大家先去吃饭,半小时后会议室见!”

车刚在刑警队门口停下,官队指着手表说。

“好的,半小时后见!”

我拉着崔晓亮,故意把冯丽华往官队身边一推。

“好你个于灵禾,这什么意思呀?”冯丽华故作生气的样子问我。

官队则心知肚明,底头暗笑。

“沒什么,借着吃饭,你刚好把了解到的案情再向官队汇报汇报。”

我做了个鬼脸,拉着不明就里的崔晓亮快步朝警队食堂走去。

“哎……哎……走这么快干吗?”崔晓亮使劲甩开我抓他胳膊的手。

“好不容易逮着个机会,就让官队和冯姐好好享受享受二人世界呗,怎么,你想当三千瓦的大灯泡?”

“哦,是这样呀,不早点说!”

崔晓亮笑着挠了挠头,一副憨憨的样子。

我忍不住取笑起他来:“崔哥你吧,枪法一流,中学时期就是散打冠军,又善于跟踪,聪明、帅气又多金,怎么偏偏在恋爱方面就是个傻大白呢?”

“说谁呢?你又比我好哪去?警花一朵,擒拿格斗样样精通,逻辑思维能力、判断能力一流,善于推理分析,又能言善辩,可现在和我一样,不也是只单身狗?”

没想到平时老实巴巴的崔晓亮居然反过来取笑起我来。

其实,崔晓亮是个不折不扣的富二代,老爸是天茂集团的董事长,一直想让他子承父业,谁知道他偏偏考上了警校,还当了刑警。

为此,和父亲闹得很不开心,还索性搬出来自己租房子一个人住。

当然,这些都是我偶尔听冯姐说的。

到刑警队一年多,除了官队外,我和冯丽华,也就是冯姐的关系算是最好的。

由于工作分工不同,冯姐大多和崔晓亮一起执行跟踪、排查任务,算是崔晓亮的师姐吧。

当然,崔晓亮私下里也经常称冯丽华为冯师姐。

“喂,你是说我冯师姐和官队在恋爱?真的假的?”崔晓亮一边吃饭,一边比划着问我。

“你才知道?他们可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一对呢,只是刑警队里案子太多工作太忙了,两人都沒功夫谈恋爱!”

“哦,你不说,我还真没看出来!这下我知道了。”崔晓亮羞涩的底下了头。

远处,官队和冯丽华正一边吃饭,一边聊着什么。两人都一副严肃认真的样子。

半小时后,我们在约定的会议室见面了。

刘星火、郭沫敏、曾怡凡三人也都在。

“曾怡凡,让你筛查的罪犯信息筛查好了吗?符合条件的有几人?”

官队一副严肃的样子看着曾怡凡,同时充满了期盼。

“按照您说的条件:既是电脑高手,又具有开锁天赋的有三人。”

说着,曾怡凡打开电脑和放影仪,把罪犯的照片和信息表投影在了会议室墙面上的夜晶大屏幕上。

“罪犯一薛木,38岁,男,身高一米五五,电脑黑客,声称能在20秒内打开所有锁具,曾因侵入银行安保系统并盗窃银行300万现金被捕入狱,一年前刚刑满释放。”

听完曾怡凡的介绍,我摇了摇头,自语自语到:“不是他,身高体形不对,太短太胖了。”

“嗯,下一位。”

官队左撑着下巴,听完曾怡凡的介绍,瞟了我一眼,示意他继续。

“罪犯二古巴拉,39岁,男,身高一米五八……”

“这个不可能是本案盗窃犯,身高和体重都不符合,看下一个吧。”没等曾怡凡说完,我打断了他。

官队没说什么,直接对曾怡凡说:“那就下一位吧!”

曾怡凡疑惑地看了我一眼,继续说:“最后一位京粒子,男,35岁,身高一米七二,电子工程学博士,精通电脑及各种电子设备和仪器,曾以15秒速度打开过目前世界上最先进、防盗功能最强的锁,可以说岂今为至无人超越。只是……”

说着说着,曾怡凡突然嘎然而止。

“只是什么?说清楚嘛!”官队催促到。

“半年前轰动一时的905国内特大盗窃案大家应该都知道吧?罪犯盗取了南****里的汉朝顶级文物朱雀飞天,当时情形与此案基本相同,现场没有留下罪犯的任何犯罪痕迹,同样监控录相也没拍到任何可疑之人,刑警队立案侦查了一个月之久仍毫无头绪,当时这个京粒子案发前曾在现场多次出现过,成了头号嫌疑人,但却找不到相关证据,至今此案仍悬而未决。”

“也就是说,京粒子只是犯罪嫌疑人,没有犯罪前科?”

“是的于警官。不过案发不久网络上出现了一个网名为贼界盗王的人,在网上发布评论,分析描述了朱雀飞天被盗的全过程,写得神乎其神,刑警队派电脑专家解秘了他的IP地址,只可惜这个人太过狡猾,即便解秘了他的IP地址,也没能找到他本人。”

说完,曾怡凡点了点头,表示介绍完毕。

“刘星火、郭沫敏你们再汇报一下现场堪查情况,后面有沒有新的发现?”

“好的官队!”

刘星火清了清嗓子说:“按照灵禾的提示,我对10楼地面和窗户都进行了细致勘查,发现地面上的确有奇怪的、断断续续的划动痕迹,应该是某种划轮装置,这种痕迹从球形玻璃罩下20米左右开始一直延续到电梯楼道尽头的大玻璃窗口。同时,玻璃窗上有新鲜手纹,当晚应该是被开动过,只可惜没有留下指纹,开窗户的人肯定戴着某种特殊材料的手套……”

“这就对了!”

听完刘星火的讲述,我不禁兴奋起来。

“另外,球形玻璃罩的密码锁有擦试的痕迹,罪犯应该是开完锁以后处理过锁上的指纹,玻璃罩里面及外围地面除当夜警卫人员外,均未留下罪犯的脚印。”

“非常好郭沫敏,还有其他要补充的吗?”

“稍等官队,让我想一想!”

郭沫敏喝了一口水,继续说:“实际上,展览馆大门口古铜色大铁门上发现手压的痕迹,罪犯应该戴着手套趴在门上往里探听过。但是锁并没有被撬动的痕迹,更让匪夷所思的是,据警卫人员介绍,展览馆正门晚上是从内部反锁的,外面根本打不开,罪犯究竟是怎么进入展览馆的呢?”

“的确匪夷所思,这个案件市局只给我们一周时间,现在已经过去半天了,大家要提起精神来,看看还有没有遗漏什么重要线索!”

官队看着似乎有些焦急不安了。

是呀,这么个棘手的案件,任谁都如坐针毡。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