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无迹可寻

夏渊惊讶地看着我:“于警官这些您是怎么知道的?红外线防盗装置是我们特意为九龙吐珠大玉瓶安装的,一周前才刚完成测试,除了我们展览馆几名警卫骨干人员外,还无人知晓。”

“哦,是吗?我……我猜的。”

突然,我感到自已失言了。如果告诉他们我和蓝芥儿昨晚穿越来到了展览馆,还看到了……

估计在场所有人都会认为我是疯子,在说疯话!

于是,我装作一无所知的样子问官队:“现场有什么发现?九龙吐珠大玉瓶是怎么被盗的?”

沒等官队回答,夏渊抢着说:“九龙吐珠大玉瓶是昨天下午6点钟才放入球形玻璃罩里的,玻璃罩周围灯的电路和大厅里其他灯的电路是分开的,但是昨晚先后都灭了一二分钟,不过红外线防盗装置工作正常,短短2分钟,凶手是如何绕过红外线,再打开玻璃罩上的秘码锁进入球形玻璃罩中盗走九龙吐珠大玉瓶的呢?”

“你是说停电过程中红外线防盗装置仍能正常工作?你确定?”

想想昨晚摩托车男若无其事地冲过红外线网的情景,我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

“是的,我确定!”夏渊坚定地说。

这么说来只有一种可能,红外线对摩托车男根本不发生作用!

“官队勘察完毕,现场脚印比较混乱,多为当日警卫人员的,除此之外沒有留下任何盗窃的痕迹和线索,罪犯反侦察能力特别强,应该是全副武装而来,用了不到十五秒钟打开了玻璃罩门上的秘码锁,盗走九龙吐珠大玉瓶,然后迅速逃离了现场,整个过程用了不到2分钟!”

刑警队技术勘察员刘星火提着工具箱走向我们,满脸惊讶的说。

“怎么可能一点痕迹都没有?他是如何进入展览馆,又是如何在2分钟内逃离这里的呢?球形玻璃罩离电梯出口直线距离就六七百米远,难道罪犯象鸟一样飞出去的?只要是人作案,就一定会留下蛛丝马迹,再仔细找找!”

官队盯着刘星火严厉地说。

“地面,电梯口尽头的窗户你都检查过了吗?”

我这么问是想提示一下刘星火。

昨晚摩托车男逃离现场时的确速度出乎意料的快,象是脚上穿着类似滑冰鞋的鞋子一样,而且是开窗跳伞逃走的。

如果真是这样,地面上必然会留下滑动的痕迹,窗户上也许因为灰尘也会留下开蛛丝马迹。

“范围有点大,很多地方还没检查到,我再试试。”

这时技术员郭沫敏朝我们大喊:“官队,我发现一个情况,从玻璃球罩出来后约20米开始,地面上有一条条浅浅的、断断续续的划动痕迹,你们快来看……”

“这就对了!”我自言自语到。

“嗯,很好,再扩大范围!”

官队说完,朝我挥了挥手说:“灵禾对地上这些划痕你怎么看?”

我沒有直接回答官队,而是问:“这里以及电梯里的监控都调取了吗?有沒有什么发现?”

“崔晓亮和冯丽华己经调取过昨晚展览馆的所有监控录相了,暂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情况。”

“不可能吧!”

我心里嘀咕着,至少电梯里应该能拍到我和蓝芥儿进电梯后按的10楼按键亮的情况吧。

“到10楼来有几种方式?”我换了个话题问。

“正常就两种,要么乘电梯,要么走楼梯。不过走楼梯的可能性不大,从一楼到十楼每一层之间都有一道安全门,到晚上的时候,门都是锁上的,也就是说如果走楼梯的话,要想到十楼来要开十道锁,罪犯应该不会这么笨吧?”

不知什么时候夏渊走了过来,接过了我问官队的话。

“问题是电梯里除了有警卫的脚印、指纹和视频外,没有发现其他人的,罪犯是如何到10楼的呢?难道是长翅膀飞上来的?”

官队盯着我,苦笑着问。

“有这种可能。随着科技的发展,现在的盗窃犯再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贼了,他们很多不仅是电脑高手,而且精通各种高科技产品,并能够灵活改装和使用这些高科技产品,所以这次我们遇到盗界厉害人物了。”

“灵禾,你说得有道理,继续说!”

官队聚精会神的样子惹笑了我。

“有沒有一种可能,罪犯是一名电脑黑客,当晚入侵了展览馆的安保系统,篡改、复盖了相关监控数据,并且导致安保系统失灵,所以没有拍摄到任何罪犯份子的视频,安保系统名存实亡,也没有对他起作用。同时,罪犯还是个能在15秒钟内就能打开密码锁的开锁高手,这样的人定是顶尖的盗窃犯。”

“是呀,这样的人应该曲指可数!”

“所以……”我故意拉长了语气。

“所以,现在我们要做的是去数据库里寻找符合这个条件的罪犯!干得如些干净利落定绝不会是第一次!”

我点了点头,满意的笑了。

“这活就交给曾怡凡吧,他可是我们的电脑专家!”

这时,崔晓亮和冯丽华从监控室过来了。

官队看着他俩,笑着说:“你们俩来的正好,这边留着刘星火、郭沫敏及其他警员继续全范围勘察,你们三人先随我回刑警队!”

“Yes, officer!”

我们三人互扫一眼,笑着异口同声。

“嗯,就喜欢和你们这些年轻人在一起,有活力!哈哈哈……”

虽然办案的压力很大,但这并不影响我们乐观快乐的精神。

“官队你这算是又以老买老了吗?”

回警队的路上,我开起官队的玩笑来。

一阵嘻笑后,官队给曾怡凡打了电话,让他在罪犯数据库中找出具有精通电脑和开锁特征的罪犯。

当然,回到刑警队我还想再看看从展览馆考贝回来的监控录相,我就不相信找不出任何蛛丝马迹!

一路上,崔晓亮开着车,冯丽华和我一样坐在车后座一言不发。

“冯姐在想什么?”

看她冥思苦想的样子,我忍不住问。

“一楼大厅、楼道、电梯到十楼大厅整个的监控录相我和崔晓亮重复看了两遍,除了当晚警卫人员外,没有发现任何可疑外人,即便是断电灭灯的2分钟内,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罪犯到底是怎么进入展览馆,再潜入10楼在20多名警卫监控下盗走宝物的呢?又是怎么在短短2分钟内盗取宝物并逃离现场的呢?”

冯丽华不说则已,一说句句问到本案关键问题。

“是呀,这个盗贼的确不简单,绝非一般盗贼!相信我,再狡猾的孤狸,也逃不过猎人的眼睛,我们一定是忽略了什么,等回刑队了,大家把所有材料集中起来再好好研究研究,总会发现线索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