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展览馆惊险夜

“别担心,即便摄像头拍到电梯上行到10楼,警卫应该也不会在意,因为电梯里空无一人,他们肯定以为是电梯故障。”

蓝芥儿似乎看出了我的担忧,拍了拍我的臂膀安慰我说。

“也是,你说得有道理,不管这么多了,先到10楼再说!”

电梯上升得很快,说话间,己经到了10楼。

只听“叮”一声,电梯停了,紧接着电梯门“吱”一声打开了。

我和蓝芥儿迅速跑出电梯,开始向四周张望,寻找摩托车男的踪影。

十楼和其他楼布局完全不同,从电梯过道里走出来,看到一个圆形过道,紧挨着过道外圈的是一间间玻璃门隔成的大小不一的房间,上面写着贵宾休息室,并且编着号。

圆形过道正中间有一个大型圆球状玻璃罩,被高高镶嵌在一个巨型灰白色长方形大理石之上。

大理石下面,放着一张椭圆形的、巨大的红木大桌子,再下面整整齐齐地摆放着一排排黑色的真皮沙发椅,所有这些设置整体上也呈圆形。

就连竟拍厅上方的灯饰也围着竟拍厅绕了一圈,正中央的大型水晶圆灯更是金光闪闪。

球形玻璃罩一周也饶着一圈灯,所有的光全部射到玻璃罩上,折射出五颜六色的光束,美得让人陶醉。

看样子,这里应该就是展出和拍买天价奇世珍宝的地方。

明显可见,这里的警卫人员比其他楼层的人多出至少2倍。

圆形过道上几乎每隔三四米就站着一个人。

所有人都穿着整套墨绿色西装外套,耳朵上统一配戴着无线耳机。

不过,在球状玻璃罩下面聚集的警卫人员更多,我目测了一下至少有二十人左右,个个手握微型冲锋枪,气氛紧张而恐怖。

“哇哦,这样的阵势,估计一般的盗贼一定会被吓尿的吧!”

蓝芥儿凑近我的耳朵底声说。

“小美女,你不会在说自己吧?”我故意挑逗蓝芥儿。

“切,我是打遍世界无敌手、美艳动人、正义与光明一身、尊贵无比的酷猫美人侠,又不是盗贼!”

“哦,说得这么顺口,仿佛口头禅一般,你是怎么做到的?”

想想蓝芥儿今天可是刚刚变身成人的,怎么人类语言说得这么流利,还妙口连珠的,真是无师自通呀!

我在心里不由感叹起蓝芥儿的学习能力和语言天赋来。

就在这时,大厅的灯突然灭了,随之球状玻璃罩上的灯也灭了。

我看到一个黑影从一间贵宾休息室内窜出来,风一般朝球形玻璃罩方向窜去。

这时警卫们有些慌乱,纷纷打开手电筒朝球形玻璃罩方向照去。

这时我才发现,球形玻璃罩一圈横七竖八、密密麻麻的罩着一层又一层红外线网。

如果把一个人扔上去,瞬间就会被切成碎肉块。

哦……NO,想一想就让人毛骨悚然。

然而那个黑影竟无所畏惧地扑向了红外网,不到5秒钟便打开了玻璃罩上的一扇钻了进去。

我拼命大喊一声:“有人盗贼,快,钻进玻璃罩里面了……”

可是警卫们毫无反应,似乎根本听不到我的呼喊声,同时也看不到那个黑影。

“你看清楚了吗,黑影是不是摩托车男?”我转身问蓝芥儿。

那黑影闪得太快了,我没有看清楚。

“没错,就是他!再快,也躲不过我酷猫美人侠的眼睛,要知道,越是黑暗,我的眼睛看得就越清楚、越遥远!”

蓝芥儿忽闪着发着蓝光的大眼睛,冷笑着说。

此时此刻,我瞬间觉得蓝芥儿真是酷呆了。

18秒不到,正当我和蓝芥儿朝到红外网前时,黑影己风一般与我们擦肩而过。

不过这次我看清楚了,原来摩托车男装的是黑色连体衣,墨镜其实只是连体衣的一部分。

他从我身边穿过时,手里好像拿着个大木箱子,还重重撞了我一下。

我伸手去抓,却什么也沒抓着。

这时警卫们似乎发觉了什么不对,都慌慌张张地朝玻璃罩周边跑来。

摩托车男巧妙地绕过警卫们朝电梯口方式跑去。

我和蓝芥儿紧跟其后,追了去去,但那家伙却没有乘电梯,而是直接朝电梯过道尽头的窗户奔去。

然后,打开大玻璃窗一跃而下,消失了。

等我和蓝芥儿追到玻璃窗口时,只看到摩托车男张开双臂,象吸血蝙蝠一样划翔着缓缓落到了展览馆的广场上。

十几秒后,一辆摩托车从广场一角飞驰而出,消失在了黑夜中……

又是一道道蓝光,我和蓝芥儿手拉手掉进了深深的光道中……

等我再睁开眼睛,发现已经和蓝芥儿站在自家客厅里面了。

只不过蓝芥儿己经不再是美少女,而是一只可怜巴巴的刚从煤矿里钻出来似的猫喵了。

我使劲揉了揉眼睛,抱起蓝芥儿一屁股坐到沙发上,想着刚才发生的惊险一切,是梦境还是现实?如果是梦的话,那也太真实了吧!

“变身?时光穿梭?或许只是个梦吧?”我摸着蓝芥儿的头轻声说。

蓝芥儿看了我一眼,闭上了疲惫不堪的大眼睛。

我从沙发上慢慢站起来,轻轻地把它放进了精心帮它准备的猫窝里。

太累了,我看了看手表,已经11点过5分了。

我心里不停犯起嘀咕来:不是回家要好好睡一觉的嘛,怎么又熬到11点了,妈呀!!!

太累了,我飞奔进卫生间冲了个热水澡,往床上一倒,就进入了梦乡……

早上七点整,我被一声声猫叫声惊醒。

“蓝芥儿能不能别叫了,让我再睡一会儿,反正下午才去刑警队……”

没等我说完,蓝芥儿已经跳到了我床上,朝着我“喵喵”叫。

“非要现在起床吗?啊……好累,好瞌睡呀……”

我说着,抓起蓝芥儿的两条前腿,把它扔到了地毯上。

可是不到2秒钟,蓝芥儿又跳上了我的床……我又将它扔下去……如此反复……

“好好好,你厉害,我起床,我起床!”

看到蓝芥儿如此执着叫我起床,我只好认输了。

可是它叫我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带我去阳台看它的猫碗。

只见猫碗里空空如也。

“哦,原来你是饿了,你可真能吃呀!”

我打开自动喂食器的盖子,在左侧盒子里装满了猫粮,右侧瓶子里装满了水。

这样当蓝芥儿吃完左侧碗里的猫粮,或喝完右侧猫碗里的水时,猫粮会自动从盒子里漏到左侧碗里,而水也会自动从右侧瓶子自动流进右侧碗里。

有了这个自动喂食器,三四天都不用再担心蓝芥儿沒粮吃没水喝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