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我乃大明皇帝朱祁镇

  • 朕绝不做战神
  • 她爱吃玉米
  • 3059字
  • 2022-04-20 19:27:47

咚—咚——

鼓声响起,所靠着女墙休息的士兵连忙来到垛口警戒起来,弓箭手也张弓搭箭,只待敌军进入射程便会万箭齐发。

看着应对从容的士兵,方然不由得安心许多。毕竟那涌过来的骑兵方阵是无边无际啊,刚才他着实被这军阵吓得一愣,不过随即又热血沸腾起来。

“陛下,您还是返回城里吧,这里太危险了!”樊忠看着来势凶猛的骑兵提醒道。

“无妨,我若不在这里,他们就会长驱直入去追那群百姓了。”方然摇摇头。

骑兵军阵越来越近,直至距离怀来城墙二百五十步开外停了下来。

“你看那城头身穿艳丽铠甲的是不是他们的皇帝?”一个排头骑兵对旁边的人道。

“有点像,我去禀告大王~”那人说完便掉头朝军阵后方而去。

“伯颜帖木儿,没想到此次南下会如此顺利,那明朝的小皇帝也不过如此,你叫人去催催阿剌知院,让他快点来与我汇合。”

“知道了,大王。”

骑兵军阵后方,一位气宇轩昂的中年汉子手提马鞭,脸上洋溢着德胜的喜悦,在他看来,明朝的小皇帝不过是瓮中之鳖,反手可取。但他用兵谨慎,知道此时也算孤军深入,所以才让人去叫阿剌知院过来。

此人正是也先,现在的他不过四十出头,但却基本上完成了蒙古的统一,让瓦剌势力达到了巅峰。

他还有一个梦想,那就是南下中原,他要像成吉思汗那样带领蒙古的勇士征服四海,不过在征服四海之前要先征服那富饶的土地—中原。

“大王,前面一座小城里发现一个奇怪的青年,有可能是敌军的皇帝。”那个骑兵奔来。

“报,大王,我前锋探知我大军右侧山头有敌军驻扎人数大概有五万,左侧小城也发现敌军精锐估摸有三万,另外有很多民夫逃向居庸关方向,人数太多数不过来。”又一个骑兵奔来汇报着情况。

“我知道了,命令全军原地休整,我亲自上前看看。”

也先有些疑惑,于是决定去探探虚实,毕竟按道理来说,敌军不应该疲于奔命,逃跑吗?哪里来的勇气依托一座小城来抵抗我大军的铁蹄。

也先带着伯颜帖木儿缓缓走到军阵前,此时他也看到了右边山坡上驻扎的明军,锦旗招展,寨门禁闭。

“你看这明军打仗不行,不过筑寨修墙的本事倒是不错!左边这城墙差不多快有三丈多了吧?要是没攻城器械还真拿它没办法。右边儿这营寨虽然简陋了些,一晚上能做到如此规模也算不错。”也先一副指点江山的模样。

“大王,那要不咱们先往后撤一下?敌军的兵力可是我们的四倍,咱们太靠前会不会有危险?”伯颜帖木儿道。

“你太高看他们了,他们最精锐的骑兵已经被我们完全消灭,剩下的步军哪怕再多也不是我们的对手了,哪里还敢主动出击。”也先不屑道。

“大王说得是,要不我们这就发起进攻?”

“不急,等咱们后续部队和阿剌知院的人到了再进攻,中原人骑战不行,不过打防御的时候还是很卖力的,还有他们的火器也是个麻烦,所以现在还不是攻城的时候。”也先摇摇头。

“那咱们怎么办?”

“走,上前去会一会那小皇帝!”也先骑着马走出了军阵。

“大王,你是说那就是真的小皇帝?”伯颜帖木儿大吃一惊。

“他知道自己跑不过咱们的铁骑,所以才利用这里的地形优势与我们对抗,右边的山坡和左边的城楼都是骑兵无法展开优势的地形。”

“可这只要稍微知兵的人都知道,这怎么能说明小皇帝在这里呢?依我看,他很可能已经假扮民夫逃跑了!”伯颜帖木儿道。

“不会的,他要是跟那些人一起逃跑就不会留下这么多人来抵抗了,而且我们直接去追那些民夫的话,这里的步军也追不上我们的。那他不就把自己陷入必死之地了吗?”也先摇摇头。

“那我们现在直接去追杀那些民夫,他不是照样拿我们没办法?”伯颜帖木儿反应过来。

“呵呵,你说是那民夫重要还是小皇帝重要?咱们只有两万人左右,要是抽调一半的人去追,万一小皇帝突围怎么办?”也先笑道。

“这……要不等后续部队来了再追?”

“那个时候他们差不多到居庸关了,还追个啥?这一战我只要求拿下小皇帝,这种机会不会再有第二次,你明白吗?”

“属下明白!”

“给我准备好雕弓,待会儿如果有机会,我会亲自射杀他!”也先道。

“城楼上的可是大明皇帝陛下?”也先站在一百五步的位置喊道。

“不错,朕乃大明正统皇帝朱祁镇!尔等反贼还不赶快束手,待我天军降临之日,就是你等覆灭之时!”方然站在城头斥声道。

“陛下,我就是也先!据我所知,您所谓的天兵已连败好几阵了吧?我已经将这座小城包围,只要陛下自缚出城,我即刻退兵!”也先反击道。

“樊将军,这个距离在弓箭或者火铳的杀伤范围吗?”方然直接忽略了也先的话,而是轻声问道。

“陛下,这个距离弓箭和火铳的杀伤力已经减弱了不少,而且敌军甲胄精良,怕是无法射杀。”樊忠看了一下距离回道。

“别管那么多,你准备一下,找个机会给他来一箭,就算无法射杀他也要吓吓他,让他知道大明不是他想来就可以来的地方!”

“明白!”樊忠悄悄地向旁边的弓箭手招了招手。

“也先,你再上前……”方然再次站在垛口处,想引诱也先更靠近一点,但他却看见也先手里多了一副弓箭。

嗖——

一支冷箭袭来,方然反应过来连忙侧身想躲,但那支箭依旧扎在了他的肩甲上……

“陛下!”众人看见方然中箭,连忙跑过来要给他挡在身后。

“朕没事儿~”方然抓住箭杆把箭拔了出来。

“也先!你这卑鄙无耻之徒!竟敢偷袭我皇!你过来,老夫要与你决斗!”王佐站在垛口上大骂起来。

“王尚书,你先下来吧!”方然看着眼前吹胡子瞪眼的老头儿有些无语,你都一把年纪了哪里会是也先的对手?站在垛口上别不小心掉下去了!

“也先!”方然喝斥道。

“臣在,刚才只是一时手滑,还请陛下不要怪罪!”也先把弓递还给伯颜帖木儿,言辞里完全没把方然当回事儿。

“敬顺王真是老了啊,这箭竟是如此没有力道,连朕的甲都破不了。还是早早退回草原放马牧羊吧!毕竟大明将士的刀剑不斩老幼!将士们,你们说对不对?哈哈~”方然说完大笑起来。

随着方然的嘲讽和笑声,这面城墙上的将士也跟着笑了起来:“陛下说得对,也先!回去放羊吧!”

“也先,这支箭你拿回去吧!大明从不缺箭矢,尔等滚出长城,朕可以既往不咎!否则大明箭阵射程内就是你的埋骨之地!”方然狠厉道。

“滚出长城!”城墙上发出山呼般的声音。

紧接着樊忠弯弓搭箭,直接命中了也先的坐骑,那马儿吃痛下便带着也先向后狂奔起来,不过也先的骑术着实精湛,很快便将马平静了下来,方然想象中的坠马并没有发生。

不过这一手操作又引得城墙上所有人哈哈大笑,此时方然发现起哄这种事儿还真是传承,哪怕到了现代,只要有人带头起哄,那很快就可以引起所有人的共鸣。

“将士们辛苦了,今天咱们吃肉!”

“陛下英明!”一时间又是一阵山呼,士气与一夜之前相比完全变了个样儿。

看着灰溜溜离开的也先,方然也在众人的簇拥下回到了皇帐。

“嘶~这也先劲儿可真大,要不是这铠甲和距离太远,这肩膀怕是得有一个窟窿!”方然龇牙咧嘴地退下铠甲,只见肩膀处已经有一块红肿了。

“陛下,要不要传随军大夫来看看?”邝野一看只是小伤,顿时松了口气。

“不用了,这只是小问题,别到时候传出去我就是重伤了,那好不容易提起来的士气又会垮下去。”方然立刻阻止道。

“那陛下好好休息,臣先下去看看城防。”邝野道。

“有劳爱卿,大家都下去吧!”

可惜这怀来城没有大炮,不然那也先肯定是跑不脱的,火铳的精度也着实感人,看来还是得重视火器的发展才行。只有火器发展起来了,草原上的牧民才能安心放羊啊。方然躺在榻上脑子里一串无限遐想。

此时也先看着小小的怀来城眼睛微眯,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过了一会儿他终于扭头对旁边的伯颜道:

“等咱们的勇士到齐就攻城吧,这必将是一场惨烈的战斗,那小皇帝已经将士气提升起不少了!此子不除,南下无望。”

“大王放心,等咱们勇士到齐,这小小的怀来城也挡不住咱们的铁蹄和弯刀!”伯颜当即表态。

此时三队人马在这小小的空间里对峙起来,谁也奈何不了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