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也先来了

  • 朕绝不做战神
  • 盛世走卒
  • 2527字
  • 2022-04-19 12:11:35

第二天方然是被一阵军鼓声给吵醒的,身为一个现代人,熬夜是必备的素质,但睡懒觉也是必不可少的态度。

“报!军情十万火急!”

此时一个斥候向怀来城中的府衙飞奔而去,沿途的军士和民夫连忙让开道路,脸上却是一片惊恐。

“什么?你是说也先的大军距离此处已不过二十里!”邝野大惊。

“是的,小人看那旗号就是也先部,此刻他们正在土木堡一带休整,估摸着有三万人马。”斥候道。

“再探,下去吧…”邝野厉声道。

“邝大人,还好咱们昨夜没在土木堡停留,不然现在恐怕已经陷入重围了。”一旁的户部尚书王佐用袖袍搽试着额头的冷汗。

“是啊,要是信了王振那奸贼的话,后果不堪设想~”邝野喃喃道。

心里却想:还好陛下幡然醒悟,不然大明大势去矣!

“大人,此时我们是不是应该整军备战?我想也先很快就会兵临城下了,毕竟二十里路,骑兵用不了些许时间便可到。”都督梁成站出来提醒道。

“对对对!赶快与英国公联系,也先快到了!”邝野道。

“大家都在?听说也先到土木堡了?”此时方然在樊忠的护卫下踏进了军帐。

“见过陛下!”众人躬身一揖。

“不必多礼,现在情况紧急,咱们现在该怎么办?”方然气定神闲地走到主位坐了下来。

“陛下,怀来城长七里有余,高约三丈有余,咱们这么多人挤在这么小的城里虽然多有不便,但要想拿下怀来城也无疑增加了难度。”邝野奏道。

“陛下乃万金之躯,不可轻易涉险,这里有我等看守,依臣之见,陛下可趁也先大军还未到来向京师撤离。”王佐站出来道。

“这朕知道,爱卿无需多言,朕不会再跑了,再跑怎么能跑得过也先的骑兵?一路下来,朕也跑够了,身后就是京师,哪里有太后,有朕的亲人,也有你们的亲人,也先想辱我大明,除非——从朕的尸体上踏过去!”方然目露凶光。

“陛下……”

“咱们还有多少粮草?多少战马?”方然问道。

“禀陛下,咱们只剩下不到半日的粮草了,战马只剩下不到百匹!一路上咱们的辎重损失太大了。”王佐道。

“半日不行,城里留下三万人,民夫全部遣散!放他们离开,让他们南下!”方然思忖道。

“陛下,万万不可啊!若是也先率大军追击那些民夫,他们毫无还手之力啊!”王佐跪道。

“朕还在这里,也先是不会去追那十万民夫的,若是因为追民夫放跑了朕这条大鱼,怎么都不划算,哈哈~”方然笑道。

“陛下,若是他们走了,咱们守城的人手是不是少了点儿?”梁成道。

“梁都督你觉得咱们这样一座小城三万人够吗?”方然看向梁成。

“陛下,若是平时,这种小而坚的城池一万守军就已经绰绰有余了,但……”

“不必多言,朕已经下定决心要与诸位将士共进退!”方然打断了梁成的话。

“陛下,请下一道圣旨让各地的卫所之兵前来勤王!”邝野道。

这个请求方然没有拒绝,毕竟要是没有援军,那他守再久结果也一样。

“离咱们最近的就是宣府,赶快让总兵杨洪率军前来救驾!记得绕开也先的骑兵。”梁成将圣旨一一交给了斥候,并特意叮嘱了去宣府的斥候。若是在平时,宣旨的事情还轮不到斥候,但现在已经是万急时刻,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

“兄弟们,朕与大明,还有那十万百姓的安危,全系于你们身上了!拜托了!”方然站起来朝两队斥候拱手一揖。

“领旨!我等必不负圣恩!”

“邝大人,把名字都记下来,赏千金!”方然看着鱼贯而出的斥候道。

“陛下,宣府距此有一百里,待旨意到达也需一天,杨洪那边过来至少也要两天,咱们至少要坚守三天方才有援兵。”邝野分析道。

“不,至少要四天!别忘了也先肯定已经控制了此处到宣府的官道,要绕开也需要时间。”方然摇摇头道。

其实方然知道也许四天都不一定有援军,因为历史上的这场战役只打了仅仅一个月就以明军灰飞烟灭而宣布告终,转眼之间朱祁镇就成了瓦剌留学生,而且在路过宣府时,也先还想用朱祁镇诱开宣府的大门,可惜未能如愿,不过这让瓦剌留学生又解锁了一个“扣门皇帝”的称号。

也就是说,现在其实各地明军基本上都还不知道这里的战况,毕竟这节奏实在是太快了!败得太快,以至于大家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反正就是稀里糊涂败了,莫名其妙的就全军覆没,然后就出人意料的被抓了俘虏。

等所有人反应过来,那就是也先兵临京师之时,随即也先与于谦在大战于北京城下,赫赫有名的“京师保卫战”就此爆发。

这一战成就了于谦,他做到了力挽狂澜,也是真正的从“受任于败军之际,奉命于危难之间”逆袭,成功为大明续了命。当然也让自己这个皇帝再次丧尽脸面……

这就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难怪……要说少保的死与这一点关系都没有,这特么谁信?

想到这里,方然猛然警醒,却又一阵无语。这货果然是菜得可以,自砍顶梁柱,这不是自废武功么!卸磨杀驴的蠢事他也是干得真漂亮。

不过于谦再强,现在也不可能到这里来帮自己,这个先帝留给朱祁镇的顶梁柱必须得好好利用才是啊!当然如果自己还有命活着回去。

“随朕上城!”方然抛开杂念向外走去。

怀来城真的不大,总共也就四条大街,此时民夫在方然的旨意下已经开始往城外涌去。

原本方然以为会有一大部分民夫不愿意离开这里,想要与他同生共死之类的,到时候他还可以发表一下演讲劝说大家离开,顺便再收买一波民心,可看到眼前的情形,他发现是自己想多了。

那些民夫听说可以离开,一个个高兴不得了,都争先恐后过了妫水河,有的人甚至直接走河里,看得方然一愣一愣的。

转念一想也对,他们毕竟是手无寸铁的平民,而且在他们眼里打仗就应该是当兵的事儿,他们不过是运输大队而已。这里要打仗了,当然是越远离这里越好。

而且怀来城又不是他们的家,完全没必要留在这里等死。蒙古骑兵的恐怖也着实让人胆寒,更何况自己连战连败,是正常个人都知道选择。

不到一个时辰,十万民夫跑得干干净净!怀来城一下子宽敞了许多。

卧牛山上的张辅见状以为是发生了民变,连忙派了军士来打探消息。在得知了这是方然主动放走的,张辅跪在地上朝怀来城一拜。

“此战如若不胜,那便是天亡我大明!”

在场的将领不明白英国公为何发出这样的感叹,一个个都面面相觑。

“邝大人,吩咐下去,将城里一切有利于守城的东西都拆搬上城楼,战马都杀了,给将士们吃!”方然命令道。

“陛下,不可啊!若是杀了战马,就无法突围了啊!”樊忠连忙跪道。

“樊将军,朕说过不再后退一步,再言退者,斩——!”方然看向远方滚滚黑幕。

“臣等誓死追随陛下!”众人跪道。

“都起来吧!也先他来了!”方然扶着腰间的天子剑,眼里满是平静。

此时那黑幕越来越近,俨然是骑兵的方阵。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