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赠宝剑,君臣誓言

  • 朕绝不做战神
  • 盛世走卒
  • 3238字
  • 2022-05-12 00:06:33

“呵呵,方兄,你就当我胡编乱造的吧。”刘才基看到众人的表情,心里也清楚这样的事情说出来,谁也不会相信。

“不,贤弟说得对,为兄完全相信你说的话。”

“真的?”

“真的,贤弟之音如雷贯耳!在大明可能不缺有如此见地之人,但绝对找不出第二个敢将此话说出来的人。”方然正色道。

“方兄真乃知音也!此物就赠与方兄,以做你我交好之意。这是跟随我多年的一支笔,还望方兄不要嫌弃。”刘才基从袖兜里掏出一只毛笔。

“如此就多谢贤弟了,待会儿另一把剑就赠与贤弟吧,望贤弟不忘初心,将来能仗剑杀敌,立不世之功!”方然双手接过毛笔。

不知不觉两个时辰已经过去,当铺看热闹的人也已经走得差不多了,小斯则是领着买主向后堂走去。

“各位客官老爷稍作休憩,小的这就为各位立字据,你们也可亲自查验物品。”小斯向一旁的柜台走去。

“各位客官,今日可尽兴?”一位中年华贵服饰的男子面露微笑走了进来。

“王掌柜,谁不知道你家当铺稀奇古怪的玩意儿多,就是数量太少,下次多弄点儿啊!”

“一定一定,吴掌柜这次拿下玉簪了吗?”

“唉~失之交臂,失之交臂!被这位公子哥儿看上了。”吴掌柜看向方然。

“这位公子怎么称呼?”王掌柜抱拳道。

“方,方然,娘子,你戴上这发簪变得更好看了~”方然此时正将发簪别在钱皇后的头上。

“方公子不知是那家贵府……”

“住口!公子的家世岂是你等可以打听的!”马顺拿着宝剑指向王掌柜。

“不得无礼!把钱给他们,咱们就回去吧。”方然说着向外走去。

“公…公子……我没带银子。”马顺一个苦瓜脸道。

纳尼?你身为堂堂的锦衣卫指挥使,居然出门没带钱!方然额头一条黑线。

所有人都看向方然。

“咳,本公子今日出来得太急,也忘了带银子~”方然老脸一红。

“夫君,要不咱们不要了吧~我也没带这么多钱。”钱皇后轻声道。

“是啊是啊,方兄,这宝剑小弟也不要了。”刘才基连忙把宝剑拿了出来。

“要不我留在这里,让他回去取银子来?”方然指着马顺道。

“可以!不过等一刻钟得加一百两银子!”王掌柜冷声道。

“你个奸商!你怎么不去抢呢!我掀了你铺子,你信不信!”马顺当即大怒道。

“这有些不符合规矩吧。”方然淡淡道。

“规矩?在这里我就是规矩!你们买东西还想不付钱,难道就有规矩了?还有这泼皮,居然还要拆我的铺子,这就有规矩了?信不信我把你们告到官府去,到时候有你们好果子吃。”王掌柜一脸阴笑。

“对,你们就是想不付钱,想骗王掌柜的宝物!我可以作证!”吴掌柜眼珠一转道。

“对,我们都可以作证。”场中几人都附和起来。

“你才是泼皮!你全家都是泼皮!作证?信不信我把你们的铺子都拆了!”马顺大骂道。

“我又不是不给钱,不用这样吧。”方然皱眉道。

“从现在开始计时,如果半个时辰之内我看不到银子,咱们就官府见吧!”王掌柜道。

“你不是这里的掌柜吧?把你这里的主事人叫出来,我当面跟他谈,否则今天我就不走了。”方然道。

“你……”王掌柜一甩衣袖朝后堂走去。

见大掌柜,呵呵,见了你会死得更快!王掌柜心道。

“公子,你怎么知道他不是主事人?”马顺一脸不解。

“很简单,真正的老板是很少为难客人的。”方然自信道。

“这…这是什么答案。”马顺一脸茫然。

“方兄高见!”刘才基笑道。

“是谁?谁想在这里闹事儿!”很快一个一袭素袍的翩翩公子大步而来。

“呃……”当男子看见方然时,一时语塞。

“咦……”方然也瞪大了眼睛,世界这么小吗?这不是陈三思么!莫非这当铺就是他说的总商馆,但我记得他传回来的消息不是说,总商馆是一家药铺么?

“咳,在下方然,在那边卖场卖下了几件东西,只是没带银子,我想让属下回去取,但这位掌柜却说等一刻钟就要一百两银子。”方然道。

“原来是方公子,好久不见!您近来可好?”陈三思瞬间反应过来。

“还好!还好!不知这……”

“还不滚下去,待会儿我再来收拾你!”陈三思对王掌柜狠狠道。

“嘿嘿,这些小玩意儿,公子看得上那是咱的福气,哪里还能收您的钱。”陈三思连忙赔笑道。

“这不太好吧?”

“这有什么不好的,这一切还不都是您的~”陈三思打趣道。

“也对,那我就却之不恭咯!”方然被陈三思的马屁拍得十分舒坦。

“荣幸之至!里边说话?”陈三思道。

“带路!”

“王小二,你照顾各位掌柜,今日给各位掌柜减半价格,就当新年红包了。”陈三思对柜台的小斯道。

“多谢大掌柜!”所有人对着陈三思一礼。

来到一处偏房,陈三思连忙跪倒在地:“参见陛下!”

“起来吧,搞这么正式干嘛,今天好不容易正旦节,我出来玩玩,没想到碰到这档子事儿!”方然自顾自的找了个椅子坐下。

“噗通~”

只见一旁的刘才基瘫倒在地。

我擦,忘了还有一个不知情的人,这下暴露了!方然看向瘫倒在地的刘才基,一扶额头。

“起来吧!没错,我就是刚才你喷的大明皇帝朱祁镇,你不用激动,刚才我也在喷。”方然无所谓道。

“草民有罪…”刘才基颤声道。

“我特么!你刚才那骨子劲儿哪去了?怎的一下子变绵羊了?”方然恨不得一巴掌拍他头上,皇帝这个头衔有这么吓人么?

“草民有罪……”

“你有什么罪?你不是嗨得很吗?”

“草民无知,冒犯了天威!还望陛下恕罪!”

“你……”方然心里有些堵。

“算了,朕恕你无罪!”方然无奈道。

“草民刚才所说句句属实,陛下应对其有用的部分采纳!如此草民虽死无憾矣!”刘才基一脸生无可恋。

“我TM的,你秀逗了吧!没人要你死!你这么聪明的一个人,怎的现在就犯糊涂了。”方然捶胸顿足道。

“可草民触犯天威,乃万死之罪,如若不死,怎对得住读书人头衔?”刘才基一脸苦相。

“问题不大!你看看他,就这沙雕不但是山匪,还是走私犯,还TM射了劳资一箭,现在不活得好好的,朕依旧赦免了他!”方然指着陈三思道。

“陛下的隆恩,陈三思永世难忘~”陈三思连忙拱手道,却脸不红,心不跳,其态度仿佛在说“你吃饭了吗?”

“朕赦免你了,你就不能像他学学,你看看这面皮,可能比京城的城墙还厚。”方然道。

“草民谢陛下不罪之恩!”刘才基叩首道。

“不过草民观此人面相,乃阴险狡诈之徒,陛下万不可轻信此人的话!最好是将此人枭首,已绝后患。”刘才基看向陈三思。

我特么招你惹你了!你怎的一言不合就要陛下砍我头!陈三思一脸懵圈。

“这个嘛…他已经改邪归正了!”方然大囧。

“陛下,此人乃是匪,岂与官是一路?”

“他已经改邪归正了”

“陛下,江山易改,本性难移阿!”

“好了好了,这件事以后再说吧。”方然实在是没办法了,只好妥协。

这货是个聪明人,却没想到还是个偏执狂啊!

“陛下如此英明神武,大明中兴有望。”刘才基道。

“你也会拍马屁?”方然白了他一眼。

“呵呵,方兄以为小弟是那种溜须拍马之人吗?”刘才基说完看了一眼陈三思。

“姓刘的,你有完没完!我忍你很久了!我要跟你决斗!”陈三思看着这个眼神忍不住咆哮道。

刚想夸两句原来那个刘才基又回来了,没想到陈三思又发难了,这可是让方然头疼不已。莫非此二人便是传说中的命理相克?水火不容?

“来呀,别以为吾怕汝不成?正好可以为陛下除去一祸害!”刘才基冷冷道。

“你来呀!我不是吃素的,看我不把你打得满地找牙!”陈三思也叫嚣道。

两人口嗨不已,可都是君子,只动口,却不动手。

方然倒是想看两人打一场,陈三思的武艺方然是见识过的,非樊忠这样的猛将不可降服。

但刘才基,方然还不知底,虽然看他比较瘦小,不过这是一个立志要上阵杀敌的人,手里没两把刷子也不敢喊这种口号。

“好了,都别闹了,刘贤弟,我推荐你去于谦哪里学习,你可以拜他为师。”方然正色道。

“这于大人能收我吗?”

“你把你的国策讲与他听,他一定很乐意收你为徒的。”方然点点头。

“方兄,多谢你的知遇之恩!待我金榜题名之时,你我再论君臣!”刘才基正色道。

“记住你今日之言,朕等你!”

“陛下放心!”刘才基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你不用太担心,朕不会要你的脑袋,他是一根筋,你不要与他一般见识。”方然回头对陈三思道。

“小的明白!”

“嗯,有什么难处都告诉朕!”

“多谢陛下挂怀,有锦衣卫的帮助,小的已经拿下了总馆主之位。”陈三思有些得意道。

“干得不错!执事的位置,你有一个内定名额。”方然道。

“多谢陛下!”陈三思连忙道。

“好了,出来这么久,朕也该回去了!你不用送。”方然领着几人大摇大摆的走出了当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