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最后一个进怀来城的人

  • 朕绝不做战神
  • 盛世走卒
  • 2608字
  • 2022-04-19 08:18:21

天色逐渐黯淡,方然拖着沉重的步伐终于看到了不远处的城墙。

“陛下,此处距怀来已不足二里,是否让将士们安营扎寨?”邝野奏道。

“如今天色已晚,不如让将士们都入城歇息?”方然道。

“陛下,万万不可啊!怀来城小,哪里容得下这么多人,臣建议由一部人马进驻怀来城,另一部分人马则在旁边的卧牛山扎营,二者形成掎角之势,就算敌军兵临城下也不敢贸然攻城!”张辅看着行军图道。

“好,此事朕就全权交由爱卿处理!”方然果断道。

毕竟他对这里不熟悉,专业的事情还是要交给专业人士来处理。

“咱们还剩下多少将士?”

“陛下,咱们估计还剩下不到十五万人马,其中大概有一半是辅兵。”张辅轻声道。

“咱们不是带了五十万大军出征么?咋只有这么点人了?”方然大吃一惊。

“陛下,这五十万人马是号称,算不得数。除去各级将领的从属,还有负责运输粮草辎重的民夫,真正能战的人数不到二十万,其中以三大营最为精锐。而连战数日,走失以及战死的士卒多不胜数,如今能聚集这么多人已实属不易。”张辅解释道。

“是我害了他们,朕对不起那些浴血奋战的将士们啊!”方然目光黯然,心里却把这瓦剌留学生喷了个狗血淋头。

“这也不能全怪陛下,那几日老天爷一直下雨,神机营的火器没法展现威力,三千营的将士则是中了埋伏,如今只剩下五军营的实力尚有保存,他们亦可护卫陛下周全。”邝野安慰道。

“爱卿不必为朕开脱,那也先有多少人马?”

“禀陛下,此次也先南犯我大明分兵三路,其中东路的脱脱不花领军五万余进犯我辽东广宁一带,中路也先部领军十五万余寇我宣府大同一带,西路军则是阿乐出只有数万贼军扰我肃州。”邝野道。

“哦?这么看来优势还在我嘛,毕竟咱们现在算是以逸待劳,还占据地理优势。”方然脸色稍喜。

“陛下,虽然论人数,我大军就算现在也能与也先的中路军持平,不过战斗力可不是这样算的呀!咱们大部分都是步军,而且需要大量的民夫来运输粮草辎重。但也先不一样,他大都是骑兵,他们的行军能力更强,战斗力更是不可相提并论!”张辅连忙解释道,生怕这位万岁爷又搞出什么幺蛾子,到时候就真的无法收场了。

“原来如此!那你带五万精锐驻扎在卧牛山吧,剩余的粮食我给你三分之二,水你也全部带去。”方然大手一挥道。

“陛下,这万万不可啊!臣只需率军两万即可扼制卧牛山!”张辅急忙道。

“此事就这样定了,京师就在咱们身后不足三百里,如若咱们这里失守,那也先的骑兵将长驱直入居庸关,到时候京师危矣!社稷危矣!你我都将是大明的罪人!”方然坚定道。

“臣定不负陛下所托,只要臣还有一口气在,贼军休想有一骑踏上卧牛山!”张辅拜道。

“爱卿放心,如若也先敢攻山,朕一定要让他好看!”方然勾唇一笑,一股轻蔑之意尽显于表。

“陛下,怀来城虽倚靠卧牛山,傍临妫水河,易守难攻,乃军中要塞。但如若出城恐中也先之计啊,还请陛下不要冒然出击,当以安危为重!”邝野劝道。

“放心吧,朕心里有数!”方然嘴上答应着,心里却道:难道我不知道步兵打骑兵是以卵击石么,我只是战略上藐视敌人而已。

很快张辅便带着一行人点兵前往卧牛山,原本一开始还有将士怨声载道,但听说食物他们拿走了大头,水则是全部拿走了,一下子就没有怨言。

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一条黑色的长龙中打起了星星点灯的火把,这不仅是用来照路的,更是用来指引方向的。

方然默默地站在城门口,目送着一簇簇耷拉着脑袋的士兵,和满身污泥的车夫进城。

所有人都是沉默的,只有士兵的甲胄与兵器发出的碰撞声,还有那辎重车辙发出吱呀声。

不过也有不少胆大的士兵侧目看了一眼方然,随后又低下了头,随后开始窃窃私语起来。

“这不是陛下么?”一个弓弩手用手里的长弓戳了戳旁边的长枪兵。

“那又怎样?我又不是没见过!”长枪兵不以为意。

“瞧你说的,陛下能在这里等我们也算不错了吧!”弓弩手道。

“不错?他也算…唉~不提也罢!”长枪兵瞟了一眼方然,摇摇头。

“走吧,走吧!进了城就可以好好歇歇脚了,被撵得像个孙子似的,劳资何时受过这鸟气!”前面一个刀盾兵骂骂咧咧道。

“唉~据说是那个叫王振的蒙蔽圣听,瞎指挥才导致了现在的局面,不过好在陛下已经把他砍了,刚才我还看见他的头呢。”另一个扛着火铳的士兵道。

“切~这只能骗骗你们这种傻瓜,不过这次天公不作美,我这一大包铳子还没吃肉就开始跑路了,真特么晦气!”旁边的火铳兵一副不屑的模样。

“也不能这么说,陛下只是太年轻了,谁还没犯过错不是?”另一个稍微年长一点的刀手摇摇头。

“刘老叔,你就是太心善了。”

……

方然也隐隐约约能听到士兵们对自己的评价,但他一点也不生气,反而有些高兴。因为将士们还在讨论他,虽然都不是什么好的言论,不过这也说明他们对自己还没有完全失去信心,如果连自己的士兵都不愿意提起自己的王,那才是真正的失败。

瓦剌留学生啊,你看看你在将士们心里都是些什么形象!还要劳资来跟着受罪,可恨!真是太可恨了!方然又在心里开喷了。

一个时辰之后,随着最后一位民夫进城,方然也跟在其后进入了怀来城,此时已经是深夜了。先前进入的军士已经在街道上横七竖八地睡着了。

方然登上城楼,垛口下也是躺着一排排的士兵,隔着数十步才有一个手持长枪的士兵在站岗。

“陛下,皇帐已经搭好了,回去休息吧,龙体要紧!”樊忠在一旁劝道。

身为护卫将军,樊忠一直陪着方然站到了现在,饶是武将出身的他也有些遭不住了。

“樊将军自可先行休息,朕有些睡不着。”方然看着不远处卧牛山上的火把有些怅然。

“陛下不比担心,英国公身经百战,不会出什么纰漏。”樊忠抱拳道。

“朕倒是不担心英国公的能力,只是他年事已高,如今却依然还要奋战在阵前,朕着实担心他的身体啊。”方然摇摇头道。

“陛下……”

“走吧,回帐~”方然打断了樊忠的话。

“樊忠,你认为朕能成为一个好皇帝吗?”方然轻声道。

“陛下,樊忠作为臣子岂能妄言君王,陛下莫要为难我了。”

“没事儿,就当随便聊聊天!”方然摆摆手。

“好吧,之前我觉得陛下像一个未长大的孩子,处处受王振那阉人的摆布,但本性不坏,只是被蒙蔽了双眼而已。不过现在看来,陛下无疑是位明君了,尤其是砍了那王振,真是大快人心。”樊忠说起王振依旧咬牙切齿,不过到后面却面露笑容。

“去休息吧,说不定明天会有一场大战。”方然把披风解下来递给樊忠道。

“遵命!”

看着樊忠离去的背影,方然似乎有些明白了为什么武勋集团斗不过那帮笔杆子了。要是王振,就算给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说我的不是,更不可能说我蒙蔽双眼,那不就是在说我有眼无珠么!

方然转念一想,这样也好,武将若是心地不纯,那可就大大的不妙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