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也先东袭

  • 朕绝不做战神
  • 盛世走卒
  • 2624字
  • 2022-05-02 01:19:32

“尚书大人,听说陛下最近弄了个神威营,你知道吗?”张辅看向邝野。

“这事儿我知道啊,这两个月以来陛下都在神威营练兵呢。”邝野道。

“唉~陛下这样折腾下去怕是不行啊,现在郭登,杨洪等人都私信来询问我,陛下是不是在重新组军。”张辅道。

“他们可都是边关重臣呐,不过陛下小打小闹应该影响不到他们吧?”邝野皱眉道。

“我的尚书大人,陛下建这个神威营是花了大把银子的,你该不会认为陛下是在弄着玩儿吧?”

“你是说陛下真的有意改军制了?”邝野倒吸了一口凉气。

“依我看八九不离十。”

“何以见得?”

“邝大人,你虽然是兵部尚书,可你却没有领过兵,对于兵事的你还是了解得不够透彻啊!”张辅摇摇头道。

“这神威营表面上是陛下组建的一支火器军,它和神机营,边军一样效忠陛下。但它却不是从军户里面诞生的,也不像五军营那样是抽调各地的精锐组成。它是直接招募而来的,由陛下亲自训练,亲自发饷银,这样一来陛下就对它有绝对的控制权!因为这支军的利益直接与陛下挂钩,其他人想伸手进去基本上是不可能的。”张辅解释道。

“这有什么不好呢?当初成祖陛下不也是统率万军吗?”邝野一脸向往的模样。

“唉~现在不一样了,之前的瓦剌给大明提鞋都不配,可这一战咱们的精锐几乎损失殆尽,咱们为什么不行了?你想过吗?”张辅叹道。

“这一战陛下还是太年轻了,我们又老了,再加上那王振…”

“不,这其中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那就是咱们现在的大明将士远不如从前了,如果将士们还和成祖时期一样,那瓦剌连越过长城的机会都不会有,麓川也不会打这么久都平息不了战乱。而这一切归根结底就是那屯军带来的结果,越屯军将士的战斗力就越低,越屯人越少。”张辅厉声道。

“这么说来,神威营就是打破屯军的利剑~~可这…陛下这太冒险……”邝野不由得生出一股冷汗。

“你我都是迟暮之人,这些争权夺利的事情就不要参与了。况且陛下决定这么做应该也是有准备的,神威营的战斗力行不行我不知道,但屯军下的边军,乃至京营的战斗力一定是越来越低!如果陛下能革除屯军,那大明的明天将无比辉煌,如果不能……那就随天意吧!”

“国公爷,如果到了非要站队的那一天,你会怎么选择?”

“我当然是选择陛下,不然这次陛下亲征我可以告病不去~”张辅意味深长道。

“在下受教了~”邝野抱拳道。

……

两个月后,11月初冬~

白雪皑皑的大草原上一支骑兵缓缓前行,旗号上赫然打着的是也先部。

“大王,咱们真的要对大汗下手么?”

“你说呢?难道本王会把儿郎们带到这冰天雪地里玩儿吗?”也先冷冷道。

“阿剌知院谨遵王令!不过大王有什么计划吗?还是咱们直接杀向脱脱不花的驻地?”

“当然有计划,你引军三万往北堵住退路,伯颜帖木儿领军三万向南扼制其南逃,我亲自从正面突击脱脱不花,此次东征必须一战建功!脱脱不花做梦也不会想到我会在此时发起突袭。”也先自信满满道。

“若是他东逃了怎么办?”阿剌知院皱眉道。

“明人兵法有云,围三缺一,如果咱们把他围死了,那他就有可能和我们鱼死网破。到时候就算能打赢,咱们损失也不会小,咱们不能在这里损失太多兵力!打仗得动脑子。”

“属下明白!”

“如果他们逃到女真那边…或者是李朝……”伯颜帖木儿有些担忧。

“那就追上去一个不留,绝不能留下后患,此次东征务必在冬天结束时结束~咱们只有三个月的时间!”也先郑重道。

“遵命!”伯颜二人答应着离开了。

脱脱王庭……

“阿葛巴尔济,这次也先好像遇到了明人的小皇帝,还听说他差一点儿就抓到了那小皇帝了。”脱脱不花一边喝着小酒一边谈论着此次南下的心得。

“大汗,也先部的实力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若是他有觊觎汗位之心,恐怕无人可挡。”阿葛巴尔济小声道。

“他也先有什么心思我还能不明白吗?若是这次他能彻底解决小皇帝,可能就离对我动手的时间不远了,不过很可惜的是他没能解决小皇帝,我想他的此刻无论是威信还是实力都有所下降,短期内是不会动手了~”脱脱不花不屑道。

“大汗,也先此人阴险狡诈,不可不防啊!”

“放心,以我部现在的实力,也先想动手也得掂量掂量后果,这天气太冷了,来人呐,再添一盆火~”

“为了以防万一,我还是去巡视一下大营吧。”

“也好,你告诉儿郎们吃好喝好,带来年开春咱们又南下去抢小皇帝,哈哈~~”脱脱不花看着巴尔济的背影道。

天色逐渐黯淡下来,一处缓坡顶部的雪地突然动了一下,紧接着一个人头从里面探了出来。

“阿拉达,快醒醒!该走了!”

“啊?巴牙尔,这么快就天黑了吗?”另一个人头从雪地里探了出来。

“在这里躺了一天,冷死我了!”阿拉达抱怨道。

“走,我们得赶快回去报告这里的情况,下面绝对是脱脱大汗的左大营。”巴牙尔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上的积雪。

“你不要命了!要是被瞭望哨发现,咱俩都得死!”阿拉达呵斥道。

“这么暗的天,他们看不见这么远,赶快起来!待会儿天完全黑了就不好赶路了。”巴牙尔一把将阿拉达拽了起来。

随后两人便缓缓消失在在缓坡背后。

翌日,当阳光洒在白茫茫的草原之上时,一股黑影涌向了脱脱的左大营。

“敌袭!西边有大队骑兵向我们袭来!”哨塔上的士卒连忙大吼道。

很快左大营的将领便传令所有人着甲上马,准备迎敌。可惜这时大部分人都正在梦中,唯有少数巡骑处于战备状态。

为了争取时间,数十巡骑悍不畏死地向也先大军发起了冲锋,不过很快便淹没在大军之中。当也先铁骑马踏联营时,左营的士卒才堪堪将装备穿戴好。

因为不处于战备状态时,马儿是不会一直装备着马鞍和马镫的,不急行军的时候,人也不会骑着马儿跑,所谓的骑兵其实大部分时间都是在照顾马儿,这样作战时才能让马儿有充足的体力。

一轮冲击下来,脱脱的左大营已经完全崩溃,大部分人做了也先的俘虏,只有少数人逃脱。

当脱脱得到左大营覆灭的消息之后,连忙集结了右大营的三万骑兵准备开溜,而他逃跑的方向正是往东,在途中被围上来的阿剌知院和伯颜帖木儿埋伏了两波之后,脱脱仅剩五百骑逃了出来。

但也先并不满足于此,而是一路追逐脱脱到了大兴安岭以南地区。

“大王,脱脱向明地去了?我们是否还要去追?”阿剌知院道。

“追,怎么不追?这边看似属于小皇帝的地盘,但咱们依旧来去自如,而且也可以趁机试试小皇帝。”

“属下明白!”

十二月中旬,脱脱不花绕道沈阳中卫,也先也跟着追了过来,吓得卫指挥使一边聚拢兵力固守沈阳中卫城一边连忙向兵部发了紧急文书。

“大王,要拿下此城吗?”阿剌知院看着高大的城墙有些头皮发麻。

“现在不必,抓脱脱才是最重要的,攻城的事情以后再说。”也先摇摇头。

也先大军路过沈阳中卫城继续追击脱脱,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不过看到也先并没有要攻城的意思之后,城中人都松了口气。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