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向你借一样东西

  • 朕绝不做战神
  • 她爱吃玉米
  • 2347字
  • 2022-04-18 11:18:33

“进来吧。”方然换了一副面孔,剑也入鞘。

“万岁爷!征途劳累,喝碗粥刚好可以解解乏。”王振端着一晚粥放在皇案上劝道,言语中充满了关怀之意。

如果不是来自后世,早就知道这货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方然都快要被这态度给感动了。

“放这里吧!去把英国公和邝尚书一行大臣都叫过来。”方然淡淡道。

“臣领旨~”

王振此刻心里已经掀起惊涛骇浪,因为平日里开口就是“王伴伴”的万岁爷,现在居然对自己冷言冷语,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莫不是自己哪里不周?要是以前这种时候给万岁爷献上一点关心,那不说有赏赐,至少也是有一句口头表扬的,今天可真是奇了怪?莫非是那些武夫又惹万岁不高兴了?

王振揣测着方然,如果不会揣测圣意,他也到不了现在这个位置。说白了,见风使舵和把握人心恰恰是他的特长。哪怕方然没有一丝情绪表露,但他依旧能揣测出不少信息。

“张国公,邝大人,万岁爷叫你们过去。”王振来到军议大帐道。

“不知道陛下找我们何事?”行军图前,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抱拳道。

此人正是张辅,不过现在的他已经是七十又五的高龄了。加上正统皇帝朱祁镇,他算是辅佐过四代君王,资历不可谓不老。

但就算这种老臣,现在也是对王振客客气气,这又不得不说王振之得宠。

“正好我们也想去见陛下,前面就是怀来城了,我们到哪里再做休整也不迟……”另一位老者站出来道。

“邝大人,万岁爷已经很生气了,我劝你不要自触霉头!”王振一甩袍袖。

“那还不是你这奸臣蛊惑圣心,老夫定要……”

“尚书大人,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咱家对万岁爷的忠心可昭日月!”

“都别吵了!这都什么时候了,先去陛下哪里吧。”张辅拍着桌案道。

很快一行人便来到了皇帐,在通报了之后,所有人便有序地进入了大帐,依次站立两边,而王振则是直接站在了方然旁边。

“各位爱卿,如今天色不早,先吃点东西再说。”方然指了指桌案上的一大锅粥,这是方然趁王振去通知众人时,又叫人端进来的。

“陛下,如今敌军随时都有可能袭来,前面不到二十里就是怀来城了,我们再坚持坚持,等到了哪里再休整也不迟啊!”邝野站出来道。

“怀来城?”方然有些疑惑。

“陛下,怀来城乃卫治所在,到了哪里我们就可依城而守,将士们也能有一个容身之所。”邝野解释道。

“有道理,那就即刻拔营,前往怀来城!”方然果断道。

“万岁,咱们还有一千多辎重没有跟上来,而且此处居高临下,就算敌军来了也不怕啊!”王振站出来道。

闻言,方然冷笑道:“王伴伴你曾也是读书人,那马谡当时就是你这么想的,可结果呢?”

“呃…陛下,奴才糊涂……”王振连忙跪下不敢抬头。

“不不不,你可不糊涂,你可能是觉得我好糊弄~”方然淡淡道。

“陛下,奴才对您忠心耿耿啊!”王振一抹鼻涕抽泣起来。

“哦?那好啊,朕刚好要向你借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只要奴才有的,一定献给陛下!”王振慌忙道,仿佛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

“嘿嘿,自然是——你的人头啊——!”方然咧嘴一笑。

众人闻言有些惊奇的看向方然,眼里有一种“此子莫非开窍了”的意味。

方然看在眼里,却也不点破。只不过事情已经到了这个节骨眼上了,如果不能彻底解决这个坑货,怕是再多十万大军也得被坑没。好在留学生这个菜鸡已经被自己取代了,接下来只要搞定王振就行了。

方然接着道:“王振,扰乱圣听,欺君罔上!论罪当诛!来人呐,将王振拉出去斩首!然后传示三军!”

“陛下,饶命啊~开恩啊~陛下~”

王振反应过来磕头如捣蒜,他怎么也没想到一向对自己言听计从的万岁爷怎么突然之间大变了性情。

不过任由他如何哭爹喊娘,也没有一个人站出来替他求情,因为在场的人都被方然这一手给搞懵了。直到侍卫将王振拖出去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诸位爱卿,至此国难当头,有什么退敌良策还望各位不要吝啬,咱们要精诚团结,共渡难关!”方然诚恳道。

“陛下英明,只是敌军兵锋正盛,臣建议先避之再兴图谋。”张辅看着方然道。

“败了就是败了,话还说得这么好听干什么,这又不是你们的错,朕不是不明事理的人。大家赶快拿出一个方案来,不说要反败为胜也要将损失减到最低,不然你我有何颜面去见列位先帝,朕有何面目再见天下百姓!”方然摆摆手,一脸决然的样子。

“呃……”众臣一下子面面相觑起来,谁也不敢相信这位平时一点也不靠谱的陛下居然还能说出这样大义凛然的话来。

不过在场的人也不是傻子,既然陛下都承认错误了,那做臣子的自然也要表态,于是众人连忙叩首道:“臣等必将竭尽全力为陛下分忧!”

“众爱卿快快请起!朕还得仰仗诸位,来来来,朕早已备好粥宴,一起吃。”方然说完便向那锅粥走去。

“陛下,现在着时不是喝粥的时候,敌军随时都有可能追来,咱们还是先撤到怀来城再说吧。”邝野奏道。

“好!就依爱卿所言,即刻前往怀来城!”方然放下粥碗向外走去。

“樊忠,快准备龙辇!”邝野连忙道。

“不必了,朕亦可骑行,给朕着甲!”方然头也不回道。

看着方然离去的背影,张辅眼里闪过一丝精光喃喃道:“我大明有救了~”

“你我都知道这一战精锐已去其半,大明自开国以来从未遭受过如此败绩,这对军心更是一个不小的打击,咱们还能撑多久?”邝野转头看向张辅。

“不管能撑多久,咱们一定要保证陛下的周全,咱们世受皇恩,如果陛下有个三长两短,咱们有何脸面去见先帝?”张辅决然道。

“如今陛下已然悔悟,如若能挺过此劫,必将龙飞九天,傲世苍穹!如若不能,大明恐怕就此……唉~”邝野摇了摇头。

“你我都这把年纪,黄土都已经埋到脖颈上了,就算拼了这条老命也要保住陛下啊!”张辅说着握紧了拳头,须发无风自抚,颇有廉颇之资。

帐外,随着将令传达,大军开始继续往怀来的方向蠕动。由于刚下过雨,所有人的鞋底都沾满了稀泥,走起路来仿佛就有一双无形的手在扯着腿一样,让行军变得更加耗费体力。

看着满是疲惫的将士,方然内心很不是滋味,这都是被自己坑的啊!若不是自己贸然出兵,若不是自己贻误军机,若不是自己听信谗言,断然不会有如此局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