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于谦论败

  • 朕绝不做战神
  • 盛世走卒
  • 2408字
  • 2022-04-24 18:49:50

“于谦,你好像有话要说?”方然看了过去。

“陛下,有些话说出来可能不好听……”于谦有些忐忑。

“没事,朕不是只听得进去谗言的人,在这个皇帐里,你想到什么就说什么,樊忠,去找个东西来给大家坐坐,都一把年纪了,站太久对身体不好。”方然面带微笑。

不一会儿,樊忠领着军士拿来了几个草团分发给在场的几人。

“大家都坐,于爱卿,你可以开始了。”

“陛下,来的路上我已经了解了大战的经过,依臣之见,我军败因有三。”于谦略微思忖。

“其一,乃是陛下亲信奸佞之言,好大喜功,仓促发兵,遇事武断。而陛下本身也不知兵,却又妄言兵事,导致我军从战略上就已经败北。”

“放肆!”邝野跳了起来,其余几人也是恶狠狠的盯着他。

“邝尚书,不要那么激动!”方然仍然笑容可掬。

“你继续~”

“其二,便是诸位大臣,在坐的各位都年事已高,又多年未经战事,面对此刻强悍的也先铁骑依旧采用数十年前的战法,而后一辈的将领却没有实战经验,如此,大军的实力很难得到发挥。”说到这里,于谦看了看方然,见没有什么反应便继续道:

“其三,各位依旧沉浸在五年前边军讨伐兀良哈的胜利之中,此乃骄兵之性,岂不闻骄兵必败?况且之前三次的战斗规模远不及此次,轻敌乃兵家大忌!”

“说得不错。”方然点了点头。

“臣等有罪!”众人皆跪伏在地。

“起来吧,这主要责任不在你们,是我非得把你们拉出来的,以你们这个年纪应该在朝中养老了。”方然道。

“不过朕身上真有这么多缺点?”

方然又是一道送命题发了下来,让原本松了口气的几人又精神紧绷了起来。

“于谦,你说说看。”见众人不说话,方然又朝于谦笑了笑。

“臣不敢妄议君王!”于谦拱手道。

“没事儿,朕不是那小气之人。”

“陛下,正如您所说,此次的主要战败责任就在您头上,若不是您听信谗言,大军不会损失如此严重,若不是您好大喜功,哪怕多准备一段时间,也不会如此溃败,所以陛下您身为一国之君,一定要慎言慎行!”

唉~菜不是你的错,但你是皇帝,菜那就是原罪啊!而且依你的情况来看,那简直是罪孽深重!方然在心里为之前的朱祁镇同情了三秒钟。

“不过陛下迷途知返,甘以皇命护社稷,率领将士御敌于国门,臣钦佩之至。”于谦说完跪地一拜。

“这有什么值得骄傲的!这有什么值得钦佩的?依我来看,这都是耻辱!奇耻大辱!国门在哪儿?国门在长城,不在京师!也先都打到家门口了,丢人,丢人啊!”方然怒道。

“陛下有此觉悟,实乃社稷之幸,大明之幸!只要陛下励精图治,也先之流抬手可灭之!”于谦兴奋道。

“唉~朕现在也只是放放嘴炮而已,也先哪有那么容易对付的?”方然冷静了下来。

随即又想到什么,嘴角渐渐上扬。因为他突然想起来,也先抓回去朱祁镇之后,好像没过几年就被阿剌知院砍死了,然后瓦剌就开始分崩离析,不过具体是多久方然就想不起来了。

这样一来就只要自己苟着,也先自己就会死翘翘啊!大明最强大的外敌就这样凉凉了,真是天助我也!想到这里,方然脸上笑容更盛。

“陛下……”于谦唤道。

“额,你说。”

“臣说完了。”

“说完了?嗯~那就说说为啥也先能越过长城吧!”方然再次端起茶碗。

又是一道送命题!而且这道题显然更复杂!众人开始屏住呼吸……

“陛下认为咱们大明军卒如何?”于谦想了想抛出一个问题。

“嗯~若是说装备,咱们大明军算得上装备精良,各种兵器皆有,兵器多样化,对敌打击能力不俗。”方然答道。

“还有呢?”于谦追问道。

“咱们士卒勇猛,作战能力也挺强悍,尤其以三大营为之最。”

“还有吗?”于谦再问。

“大致上就这些吧!”方然努力搜索着脑海里留学生给他关于大明士卒的信息,但他发现这还没有他在后世某音上获得的情报多。

看来这位战神并没有实际刻意上关注过兵事,更别提了解大明士兵了,可能他了解最多的就是战报吧!很有可能就是因为得胜的战报看多了,然后飘了,觉得自己就行了,所以才决定亲征的吧!方然脑补着战神的心理。

“看来陛下也并非完全不关注士卒的情况,唉~不过这些都是表象罢了。”于谦面露喜色,随即叹了口气。

他关注个嘚儿!这是我在某音上学来的好吧!方然心里怒骂。

“那于卿跟朕说说那看不见的里子可好?”

“这可能不是陛下想听的话~”

“难道刚才你说的就是我爱听的吗?”方然收起笑容。

“……”

“陛下认为大明卫所如何?”于谦又是一问。

此言一出,除了方然和于谦,其余人的额头不禁渗出颗颗汗珠。

“卫所乃太祖皇帝钦定的养兵之策,乃是效仿隋唐时期的府兵制,战时为兵,闲时为农。不过卫所制在此之上进行了改良,军户抽一壮从军,其余人负责供给。如此一来既解决了养兵问题,也解决了军士训练问题。”方然道。

于谦点点头。

方然又道:“而卫所皆统于都指挥使,而都指挥使又统于五军都督府,五军都督府则依片区划分统制,而五军都督府则隶属于兵部。”

“陛下所言极是,可那是在太祖盛时,如今的卫所有多少田屯?卫所里又剩下多少人?陛下,这些您心里得有数儿才行。”于谦提醒道。

对啊,这田怎的越屯越少?归根结底在于土地兼并,卫所军官私占屯军田地,更有甚者私役士卒耕作,长此以往下去卫所兵就会慢慢变成私兵!那卫所就如同虚设,那会有人来勤王才是有鬼!

没想到这才正统而已,卫所制的弊端就已经开始显现,按照历史流程,卫所制的弊端不是要到嘉靖年才暴露出来吗?然后才有戚继光用那募兵制建立的戚家军。

想到这里,方然愣住了,一股寒意涌上心头,他以为这是给他这个穿越者增加的难度。其实他不知道的是,到嘉靖年的时候,卫所制已经完全烂到根儿上了,而不是才从那个时候开始烂,况且正统到嘉靖不过只有五十来年罢了。

“陛下,臣等有罪~”几人又是一阵拜伏。

“起来吧~”方然深吸了一口气稳住心神,他一个来自后世的人自然是一点就通。

按照于谦的意思,现在的边军几乎已经失去了野战能力,只能龟缩在重镇里面,根本不敢与瓦剌正面交手。老爹只是说收缩防御,没叫他们当缩头乌龟啊!

难怪这些人挡不住瓦剌大军,也难怪从宣德皇帝说要息兵养民之后,明朝再也没有进行过大规模的开疆拓土之战,反而更多的是防御战和内斗。

方然恍然大悟,息兵就真的把兵给息没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