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五千援军

  • 朕绝不做战神
  • 盛世走卒
  • 2405字
  • 2022-04-26 08:53:40

“臣救驾来迟,让陛下受惊了!”于谦朝着方然一拜。

“起来吧,朕无恙。”方然抬了抬有些酸软的手臂。

“既然陛下无恙,还请速速班师,朝中需要陛下主持大局。”

“嗯?朝中出什么事儿了?”方然有些不解,毕竟现在最大的危机已经解除了,自己也没有被抓走,京师保卫战也不会再发生了,大明应该逐步走向正轨,继续繁荣昌盛才对。

“陛下,于侍郎只带了五千轻骑前来,恐力有不殆,为防止也先掉头,臣恳请陛下早日班师回京。”邝野也上前奏道。

纳尼?五千骑兵?你这是在逗我玩儿呢!这要是也先没有退兵,五千人顶多算是加一队陪葬品而已。方然有些不可置信。

“陛下,咱们还是早日回去吧~”张辅也劝道。

“好,等明日安葬好阵亡的将士,咱们就班师回朝!”方然点点头。

他的脑海里忽然冒出一个疑问,居然连京师也只能派出五千人过来支援,那其他地方能派出多少人呢?

“陛下,如今于侍郎带来了骑兵,是否将也先退兵的消息先行传回京师?”邝野请示道。

“此事不急,等安葬好了阵亡将士再说。”方然脑海里有了一些新的想法。

通过此次战役的教训,方然有很多问题涌上心头,首先最大的疑问就是大明的三大营精锐真的有那么不堪吗?答案是否定的,因为方然亲眼所见,这只军队不可谓不勇。

况且能在发布出征命令不到三天的时间就集结完毕,这样的反应速度在这个时代来说已经很快了,一般的军队做不到这一点。

而且此次出征本是王振那厮鼓动朱祁镇的,而王振这样做到底是图什么呢?

在整个战役过程中王振是昏招百出,可偏偏那蠢得可以的朱祁镇什么事都依他,这就导致了土木堡被俘,一场前所未有的溃败诞生了。

转念一想,王振他有那么大的能力吗?他能只手遮天?他能靠一个人的力量颠覆整个局面?不,他不能,他绝不是一个蠢货,蠢货是不可能爬得到这么高的位置。

这一路之下的骚操作就算他王振不会用兵,可逃跑这种事应该会吧,事实却是他没有选择绕道紫荆关,而是一个劲儿往敌人口袋里钻,还停下来等敌军!

一个普通士卒都明白的道理,他王振会不明白?这种逃命的时刻分秒必争,他却还想回自己家转转,这不是脑袋抽风,就是另有图谋。

对此方然更愿意相信后者,而也先三路大军皆已越过长城,九边重镇几乎毫无抵抗之力,边军战斗力什么时候这么弱了?屯军都屯哪儿去了?

亲征月余,一路败退,后方可能不知道战况没法进行支援,但边塞重镇一定是知道情况的,他们为何没在第一时间就赶来勤王?要知道功高莫过于救主,莫非他们不想立功?

看似平静而又辉煌的王朝下面究竟隐藏着什么样的惊涛骇浪,一战便让天下人哗然!这大明绝不正常。

后世的人们大多数都觉得此次战役是王朝走向衰弱的转折点,此刻方然发现这王朝早已开始衰败,只是战场战役把它体现出来了而已。这场战役的结局看似偶然,实则必然。

跟随自己出征的人,懂军事的人老了,年轻的又没有实战经验,再加上一个坑货,外带一个无脑的,一旁的队友也不支援!

这……这特么居然集齐了开团必败的所有因素!

方然细思极恐,要想让王朝重回巅峰,看来仅仅是把也先赶跑是不够的,而这一战只是让更多的问题暴露出来,并不是已经解决掉了问题。

仁宣之治已经过去了整整十四年了,在这十四年里王朝的余晖终将耗尽,想衰败,十四年完全足够了。

“陛下~陛下~”

于谦的声音将方然从沉思中唤了回来。

“爱卿何事?”方然抬眼道,只见这个在另一个世界为大明续命两百载的股肱之臣脸色有些黯然。

“陛下,据臣观察,朝中有些人可能并不是太希望您能够回去。”于谦奏道。

“大胆于谦!你这是挑拨陛下与大臣的关系,你可知罪!”王佐呵斥道。

“你继续说~”方余生摆摆手制止了想要开口的其余几人。

“陛下,臣接到您的圣旨之后,徐有贞等人居然以不清楚战场状况为由,想要制止臣前来勤王!最后是郕王从中调和,臣才得以率五千轻骑前来救驾。”于谦拱手道。

“呵呵,这并不能说明什么问题嘛,战场上的情况瞬息万变,他们以不变应万变也没什么不妥。”方然笑了笑。

因为他知道,按照上一世的历史轨迹,这一战自己没能回去,自己的弟弟将登临帝位,也就是大明的第七位皇帝朱祁钰。

不过对于这位弟弟的感觉,方然看得出来他还是想当皇帝的,无论是上一世还是现在,毕竟在自己被俘之后可是还有儿子的,哪怕他监国总揽朝纲,也是不能称帝的。

不过他也确实是一位不错的皇帝,但是对于帝王来说,自己这位弟弟还是太仁慈了些。毕竟他就干不出来洪武皇帝那种让小明王发生意外的事情。

但凡他有一丢丢这种想法,朱祁镇也不会有丝毫机会搞夺门之变,更别提翻身了,能不能回大明都是个未知数。

而眼前这位大咖正是推动自己老弟上位的主要人物之一,不过这一世因为自己的一道圣旨,他却又带兵前救驾,这不可谓不滑稽。

“陛下,如今朝中人心惶惶,还有不少人提议还都南京……”

“不奇怪嘛,毕竟瓦剌兵锋正盛,有人想跑也正常。”方然轻描淡写道。

此言一出,所有人心里咯噔了一下,这陛下怎的如此淡定?依照以往的心性,听到这个消息他不应该勃然大怒吗?

“臣建议把那些意欲逃跑之人抓起来,斩首示众以慰军心!”于谦道。

听到这话,所有人都瞪大眼睛看向于谦,其中包括方然。这货怕不是个铁脑壳哦,那徐有贞是谁?那是未来的内阁首辅啊!那是轻易能动的人吗!再加上那货巴结郕王得紧,又有那么多人支持,那背后有多大的利益集团用脚指头想都能想明白。

“爱卿啊,此时容后再议!”方然打了个哈哈。

“对对对,京城的事情回去再说,于侍郎这次率兵救驾功不可没,臣请辞,并举荐于谦为兵部尚书。”邝野连忙站出来转移话题。

“晚生岂敢僭越!救驾乃是身为臣子的本分,还请尚书大人收回成命。”于谦连忙道。

“邝尚书,这阵前请辞影响多不好,何况这次邝大人也是有功之臣,你这样做不是骂朕善法不明吗?”方然有些不悦。

“臣一时糊涂,还请陛下责罚!”

“算了算了,这个话题回去再说,咱们可以讨论讨论这次我军为何败绩的原因,只有找出原因才能避免前车之覆。”方然端起旁边的茶水抿了一口,转移了话题。

听到这个问题,所有人脸上大囧,都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不敢去看方然的眼睛。

当然,于谦除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