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一个巨菜一个巨坑
  • 朕绝不做战神
  • 她爱吃玉米
  • 2372字
  • 2022-04-27 20:34:43

战神,这个原本让敌人噤若寒蝉的称谓,却让眼前的年轻人硬生生的整出了另一层含义。

此刻方然已经消化完这个青年脑海里所有的意识,也知道了这具身躯的主人是谁,那就是自己常在某音上刷到的大明“战神”——朱祁镇。

每当刷到这个战神的时候,方然都会大肆评论一番,然后引起不少网友的共鸣,最后就是讨论怎样才能在那种情况下翻盘,结果自然是争得面红耳赤,不过最后达成的共识都是只要换成自己,那一定能轻松翻盘云云。

可不幸的是,自己真的成了那位战神,更可怕的是此时正处于土木堡崩盘的边缘。

翻盘?那可不是一句话的事儿啊,搞不好就直接崩盘了!自己可不能成为接盘侠!

“喂!系统在不在?我不想当战神啊!要不我再重新来过……”

“别不管我啊…我上有老下有小的…就让我回去吧…”

此刻龙榻上一个模样还算英武的男子目光有些呆滞,并且还在喃喃自语。

一刻钟之后,帐内依旧没有任何回应,依然只有那呆若木鸡般的男子。

“也许死了就可以穿回去?”男子目光一凛计上心头,随手抽出那把镶有宝石的天子剑。

可当凛冽的剑光乍现,男子倒吸了一口凉气,连忙将架在脖子上的宝剑拿了下来。

“唉~莫非我真的有‘战神’之资?”男子叹了口气,他也没想到自己竟然如此怕死。

来自后世的方然很清楚这位战神是要被抓去当“瓦剌留学生”的,到那时真的是让天下人为之侧目,让百官为之汗颜,也让偌大的王朝也因此逐步走向衰弱。

若说历史上还有谁能有如此骚操作,可能也只有孙十万能与之媲美一二。可人家孙十万虽然用兵不行,但理政却是一把好手啊,也算得上大有作为。反观这位留学生,那是用兵不行,理政用亲信奸佞,处处都不行。

都是小小年纪就登临大位,为啥差距就这么大?

这样一想,方然觉得孙十万简直算得上英明神武的君主了。

此刻自己这副身体就是那位战神的,按道理来说不应该这样害怕才对,毕竟这又不是自己的身体,而且自裁也算给那位战神挽回了最后一丝尊严。

虽然后来也通过“夺门之变”又重登大位,但此时的战神不是历史上的战神啊!要是自己被俘了怕是不能像历史上的他那样可以在敌营里活下来。别到时候天灵盖被掀下来当酒杯就不妙了。

想到这里,方然又试探性道:“要不让我去孙十万哪里也行?”

……

可惜仍旧没有任何人回应。

“看来只能做这‘大明战神’了,不!我绝不!一定还有其他的办法!战神是不可能的!”方然的眼里闪过一丝决然。

既然无法改变已经存在的事实,那就把握现在,然后去改变未来!从此刻起,我就是朱祁镇!这大明的皇!

决心是下了,但目前的困境实在是让他有些头大,之前在某音上也不过是了解个大概,纯属吹牛弄虚之谈。方然作为一个现代青年又不是历史学家,哪里会知道那么详细的事情,要想解决问题,首先得弄清楚问题出在哪里,然后寻找突破口。

于是他开始凭借最近的战况和开战的伊始来为自己寻找一条活路。

就在半个月前,年仅21岁的正统皇帝居然在发布亲征的不到三天的时间就要直接启程,这可让所有人都大吃了一惊。

吏部尚书王直跪谏让他留在皇城,却不被应允。随即在七月十七日终于携英国公张辅,成国公朱勇,兵部尚书邝野,学士张益等人随御驾亲征,而留守之人却是郕王朱祁钰。

回想到这里,方然就想给自己两个大嘴巴子,这几乎把武勋集团全带上了,要是有个三长两短,那家里的那帮笔杆子谁去制衡?这么简单的道理这位战神愣是没明白么!

随后大军出居庸关来到宣府,奈何天公不作美,一连数天都是雨,这要是在现代,下个雨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嘛。但在这里,出征即缝上大雨,这就是不祥之兆!一时间低层军官怨言四起,大有军心动乱之相。

而仓促的出征导致战备不足,后勤问题也越发严重,军中粮草开始供应不足,各营皆是怨声载道者,士气也不断呈断崖式下跌。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我特么……这货脑子里面装浆糊了!方然又是一股怒火。

八月初,大军终于抵达大同,但也先已然得到情报,表现畏惧,假装撤退,实则想诱敌深入。

而他的亲信王振“力排众议”,想要全军突击,直接吃掉这部敌军,不过却遭到了随行众臣的抵制。

双方在进军与退兵的话题上展开了激烈的“辩论”。可就在这时,西宁侯宋瑛在阳河口战败,全军覆没的消息传来,所有人为之一震。

紧接着又是井源等部的先头部队遭受重创,而都尉井源则是力战而亡。

见大事不妙,王振终于和众臣达成一致,准备班师回朝。但却又在选路上出现了分歧,众臣都建议走紫荆关迂回,最大限度避开敌军锋芒。而王振不知兵事,根本不知道兵贵神速的道理,觉得敌军尚远,再加上就这样撤回去也实在没面子。

他于是就改道蔚州想朱祁镇临幸一下他的家乡,以展示自己的殊荣。可谁知道这货居然怕士兵踩了他地里的庄家而绕道向东,到达狼山时,敌军骑兵已然迫近!

恭顺侯吴克忠的殿后部队死伤殆尽,而吴克忠也战死沙场。成国公朱勇只得率骑兵三万前去抵抗敌军,为大军争取撤退时间。可仓促之下行至鹞儿岭遇到了埋伏,明军猝不及防,三万精锐便随朱勇埋葬于此。

十日,大军重回宣府,敌军也暂时未追上来。王振居然以太累为由减缓了行军速度,以至于走了三天才到土木堡,而此刻众人正准备在王振的提议下扎营!

我特么这一路上浪费了多少机会,延误了多少军机!这俩货不愧是一个菜得要命,一个坑得要死!这岂有不败之理?

方然被两人的操作雷得外焦里嫩,更可怕的是现在已经到了那该死的地方——土木堡!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里就是他被抓去当瓦剌留学生的地方,也是五十万大军最终的归宿!

想到这里,方然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这可怎么办!都怪我历史不好,之后的历史走向也只是了解个大概,但那有个毛用,现在更需要的是细节啊!

方然回想起跟网友讨论的解决方法,发现没有一个靠谱的,因为那都是站在主观的角度去看问题,对眼下的局面起不到任何作用。

在这个节骨眼儿上,一个小的细节转变就有可能改变结局,怎样才能摆脱追兵呢?我要的是细节,可细节在哪儿呢?

方然此时内心无比烦躁!

“万岁爷!粥好了~”

一个阴柔的声音打断了方然的思路,而方然的眼里也闪过一丝亮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