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沐白认错,林飞说话

朱竹清脸色微变,看着眼前这名78级魂圣薄唇紧咬在一起。

对方戴着金丝眼镜,身材壮硕。

但目光好似鹰钩般锐利,透露出几分阴险的感觉,明显来者不善。

女孩深吸一口气努力保持镇定道:

“朱竹清见过前辈,不知前辈驾临有何贵干?”

至于林飞,他还是木那的样子站在女朋友身边。

空洞无神的双目看向朱竹清,再看向来人准备动手却被拉住。

弗兰德习惯性推了推眼镜,冰冷的目光上下打量林飞,再看向朱竹清道:

“女娃子,老夫是史莱克学院的院长。”

“昨日可是你唆使这个不长眼的东西,将我的学生戴沐白打成重伤?”

语气豪横,带着不容置疑的强硬态度,一股魂圣级别气势爆发,席卷四面八方,掀起一阵猛烈罡风。

周围的路人见状赶紧躲得远远,生怕殃及池鱼。

朱竹清脸色痛苦,那扑面而来的气势令她近乎窒息,身体朝后方就要飞去。

突然,一股神圣柔和的能量从手掌涌来,将她整个人笼罩住,不再受影响。

女孩抬起头,就看到林飞正默默看着她,宽厚温暖的手掌给她极大的安全感。

一时间,朱竹清心头的恐惧淡去许多,直视弗兰德道:

“启禀前辈,昨日是戴沐白恶意威胁我,所以林飞才会出手教训他。”

话音刚落,一道身影从街道小巷内赶来,是戴沐白。

他先是对弗兰德恭敬鞠躬,再看向朱竹清冷声大骂:

“竹清,你休要胡说八道!”

“昨日明明是我撞见你与这个小白脸偷情,被我发现后恼羞成怒。”

“你就让这个小白脸对我下死手,好在我戴沐白福大命大才得以逃过一劫!”

“院长,你可不能听信这个贱人的话,你一定要替我做主啊!”

戴沐白声泪并进,滔滔不绝讲起来向弗兰德诉苦。

朱竹清被气的不轻,指着戴沐白咬牙切齿道:

“戴沐白,你血口喷人,昨日我哪里有让林飞杀你?”

“明明是你恶意威胁我,林飞才会对你动手,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

戴沐白冷笑继续道:

“竹清,你不用再狡辩了。”

“你作为我戴沐白的未婚妻,现在却和别的男人十指相扣,你不觉得可笑吗?”

“竹清啊竹清,你真的是将我伤的好深啊,我是那么爱地你,但你却这般对我。”

朱竹清从小性格孤僻,不善言辞,她不敢相信戴沐白竟然捏造事实,谎话连篇,以前自己真是瞎了眼。

女孩彻底失望,脸色变得无比平静看向戴沐白不屑笑道:

“戴沐白,你口口声声说我是你的未婚妻,可你为了我又做了什么呢?”

“数年前独自一人逃到天斗帝国,将我无情抛弃在朱家承受流言蜚语与所有压力,难道这就是你那所谓对我的爱?”

“可当我历经千辛万苦,多次在生死边缘徘徊从星罗帝国赶到索托城,只想听你给我一个解释。”

“却看到你只顾着风流快活,美女左拥右抱,从那一刻开始,我们之间的婚约早就已经名存实亡。”

朱竹清曾经因为戴沐白,无数个日日夜夜以泪洗脸,当这些令她伤心欲绝的话得以微笑讲出来时,证明她成长了,也彻底放下。

戴沐白看着眼前神色平静的朱竹清。

看着她那如同对待陌生人的目光,内心猛然间被触动,悔恨不已。

他激动来到朱竹清面前,低声哀求起来:

“竹清,是我戴沐白对不起你。”

“我就是一个人渣,就是一个懦夫。”

“我不应该逃避所有事情,害你独自承受痛苦。”

“我更加不应该风流成性,到处拈花惹草做出对不起你的事情。”

“竹清,我真的知道错了,求求你原谅我好吗?”

“我愿意痛改前非,让我们回到以前重新开始好不好?”

戴沐白越说越激动,到最后跪在朱竹清面前,邪眸流下泪水。

这样的一幕,令朱竹清脸色微怔。

没想到一向心高气傲的戴沐白,竟然会道歉,并且还落泪跪在她面前。

另一边,沉默的弗兰德眉头紧紧皱起,最终无奈叹息。

事情的来龙去脉他大概了解,却在戴沐白身上看到一点曾经自己的影子。

弗兰德看向朱竹清,脑海中浮现起一道美丽俏影,转身离去。

朱竹清眸光动容,心地善良的她第一次见到戴沐白哭的如此伤心。

可很快她再次变得平静,将脑袋枕在林飞手臂上,这才说道:

“戴沐白,看得出来你是发自内心说出的这番话,我原谅你了。”

“但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我已经有了喜欢的人。”

戴沐白心有不甘,邪眸含着泪水大喊道:“可是,竹清,我......”

但他话音未落,就被朱竹清冷声打断:

“够了,戴沐白,你不要再说了,难道你真的希望我恨你一辈子吗?”

“请你以后不要再出现在我的世界,不要再来打扰我。”

随即,朱竹清牵着林飞转身,两人缓缓离去。

戴沐白赶紧从地上爬起来,眼眶红红,看着渐渐离去的朱竹清,内心痛苦,悔恨愧疚。

然而,就在这时!

宁静的天空变得狂风呼啸,雷电轰鸣。

紧接着毫无征兆下起倾盆大雨,雨水如同大豆般。

“啊...不要......”

朱竹清瞬间脸色苍白,整个人蹲在地上不停颤抖。

此时的她孤单无助,泪水早已打湿美丽的脸颊,显得楚楚可怜。

女孩的世界在这个时候昏暗压抑,没有任何光芒,一片死气沉沉。

突然,一双男人温暖的手臂出现,将朱竹清整个人紧紧抱住。

伴随而来的,是一道男人低沉,充满关心的话语:

“竹清,别怕,我在呢。”

朱竹清内心一愣,这道声音仿佛拥有魔力般令她那不安的心平静下来。

林飞将朱竹清扶起身,紧紧搂在怀里继续温柔说着:

“竹清,别怕,有我在呢。”

顷刻间,男人深情的话语在朱竹清耳边缭绕。

他那原本空洞无神的双目变得极尽温柔,嘴角挂着帅气笑容,不知不觉间,女孩内心最柔软的地方被触动。

在这一瞬间,眼前这个心爱的男人成为朱竹清的全世界,给她带来无尽温暖与安全感,温馨美好,幸福甜蜜。

“林飞,谢谢你,有你在真好。”

朱竹清脸颊红扑扑,踮起脚尖在男人脸颊上吻了一下。

林飞温柔笑了笑,右手捏住小美人雪白的下颚吻回去,这才深情说着:

“傻丫头,我作为你的男朋友,自然会陪在你身边,你再对我说谢谢的话,我可要生气了。”

朱竹清脸颊羞红如血,就像熟透的水蜜桃,但嘴角却噙着幸福的笑容,小声说着:“林飞,我爱你。”

林飞将女孩双手捧在手心,让龙玉镯和凤玉镯轻轻碰在一起,这才看着朱竹清的眼睛说道:“竹清,我也爱你。”

而后,两人才牵手缓缓离去,任由雨水落下却无法沾染两人的衣服,如此画面好似一副美丽花卷,唯美温馨。

索托城,街道中。

戴沐白被淋成落汤鸡,转身惨然自语着:“竹清,以后你一定要幸福。”这才失魂落魄离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