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木兰身死,心魔爆发

梦境中,画面定格在营帐内。

一名脸色苍白的男子躺在床上,身子虚弱,空气中弥漫着血腥味。

这时,一名穿着素衣,容貌俏丽,身姿高挑的女子端着药汤走过来。

“林飞,喝了这些药,你一定能醒过来的。”

木兰在床边坐下,拿起勺子盛了药汤放到嘴边吹了吹,这才喂到男人嘴里,却都溢出来。

木兰红唇紧紧咬住,最终只能喝下药汤,再靠近林飞,嘴对嘴喂他喝下去,周而复始足足持续一炷香的时间。

末了,木兰脸颊微微泛红,眸光不好意思看着床上躺着的男人,嘀咕着:

“林飞,这次蒙古大军偷袭,如果不是你为我挡下致命一击,恐怕以我的实力,早就毙命,真的非常感谢你。”

“你得快点醒过来,不然蒙古大军再次反攻,我一个人可守不住这嘉阳关,也不知道等你醒过来后,看到我居然是女儿身,究竟会是怎么样的表情。”

木兰笑吟吟幻想着,端来水盆为林飞擦拭身体,夜里疲惫地趴在床边睡着,可迷迷糊糊中她却爬上了床。

第二日,清晨。

林飞剑眉蹙了蹙,感觉身体被什么东西压着,想动又动不了。

于是乎,男人艰难睁开眼睛,就看到一个女人趴在他的身上,两人的嘴唇靠得非常近,特别是这个女人的模样非常眼熟,林飞一时没反应过来。

下一刻,木兰身体扭动,嘴唇竟然就这样,和林飞的嘴唇触碰到一起!

刹那间,林飞懵了,木兰瞬间睁开眼睛,两人大眼瞪小眼,气氛陡然变得无比尴尬。

随即,伴随着一道刺耳尖叫声响起,木兰赶紧跳下床,整理凌乱的衣服神色紧张,脸颊红扑扑。

林飞反应过来,艰难坐起身,眸光惊疑不定看着眼前这个女人,越看越眼熟,试探性问道:

“姑娘,你是木兰的妹妹吗?是不是他拜托你来照顾我的?”

木兰脸色愣住,轻哼一声不悦道:

“林飞,我就是木兰,其实之前我一直都是女扮男装。”

“你可不能将这个消息传出去,否则以晋国的规定,我会被处以极刑的……”

木兰说到最后,声音微弱,小心翼翼看着眼前这个男人,心情非常复杂。

林飞点点头,拍着胸口保证道:

“木兰姑娘,你放心,这件事我肯定守口如瓶。”

但就在这时,林飞触动伤势,一阵剧烈咳嗽,脸色难看。

木兰赶紧来到床沿,关心道:

“林飞,你别那么激动,这样不利于伤势恢复……”

可她话还没说完,林飞便抓住她的手,激动说道:

“木兰姑娘,谢谢你这些日子对我的照顾。”

木兰的脸颊,刷的一下绯红如血,好似熟透的水蜜桃,快速将手抽回来,羞涩道:

“林…林飞,你为了我才会受伤,所以我照顾你,都是应该的。”

女孩说着,红唇掀起甜甜笑容,彼此对视,气氛微妙……

轮回空间内,比比东看着眼前的画面,心中能够感受到,木兰在那个时候早就喜欢上林飞。

她作为木兰的转世人,彼此心意相通,两世感情叠加之下,对于林飞的情意变得更加淳深。

比比东看着旁边双目空洞无神,紧紧盯着画面的林飞,抱住他的手臂担忧自语着:

“林飞,但愿这些前世记忆,能让你的身体恢复,你是为了我才变成这个样子的,如果你出了事,我绝对不会独自苟活。”

女人痛苦的声音,在轮回空间内回荡,眼眸湿润,滑落泪水,与此同时上方悬浮的九十九枚七彩宝珠,其中第二枚在此刻颤抖了一下……

画面变化,接下来的一个月里。

林飞在木兰的照顾下,伤势终于恢复,实力更是从后天巅峰,迈入先天之境,并且两人之间的感情,也在不知不觉中加深。

这一天,林飞和木兰身披铠甲走入营帐,两人的脸色都非常凝重。

突然,木兰从后方将林飞紧紧抱住,声音担忧说道:

“林飞,明天蒙古大军将会发动全面总攻,届时百万大军压境,你说我们守得住吗?”

林飞转身,轻轻抚摸木兰的脸颊,认真说道:

“木兰,说实话我们这一战的胜算不足三成,但非打不可!”

木兰不停摇头,眼眶湿润激动说道:

“不,林飞,我们一定能打赢这一战的对不对?我们一定能赢,我还想着辞官归隐,一直陪着你给你做一辈子桂花糕呢。”

林飞那不苟言笑的脸孔上,露出由衷笑容,他低下头在木兰额前吻了一下,目光坚定说道:“必须的,木兰,明天这一战我们绝对能打赢!”

紧接着,两人相拥在一起,深情接吻,最终倒在床上,灯火熄灭……

第二天,一大早。

嘉阳关外传来震耳欲聋的战鼓声,百万蒙古大军气势汹汹杀来,撼天动地。

而在嘉阳关这边,只剩下二十万守城士兵,每个人由于长年累月征战,全都极为疲惫,露出恐惧与绝望表情。

城楼上,林飞和木兰早早来到这里,九尺青锋与荆棘长鞭被高高举起,林飞震声高呼道:

“众将士听命,今日我等誓死守关,人在关在!”

二十万大军军心再次稳固,每个人的目光都变得疯狂,一往无前。

林飞和木兰相视一笑,彼此点点头,昨晚两人已有夫妻之实,今日决战再无后顾之忧。

许久,百万蒙古大军靠近,开始攻城,投石,箭火,攻门,爬梯,以各种各样的发起进攻,极为猛烈。

嘉阳关虽易守难攻,可足足五倍的兵力差距,最终依旧不堪抵御,林飞与木兰带领所有士兵冲杀出关,放手一搏。

如此一来,冲杀声,战鼓声,呐喊声,兵器碰撞的铿锵之声,空中弥漫着一股浓郁的肃杀之气,每一秒都有人死亡,尸骨如山,血流成河。

“林飞,你堂堂后天巅峰高手,何必自取灭亡?”

“还不快快投降于我,来蒙古军当一位将军,至少还能活命!”

蒙古大军元帅呼延腾飞手握大刀,与林飞厮杀在一起,他同样也是后天巅峰高手,两人战的难分难舍。

林飞冷峻的脸孔上,露出冷笑吼道:

“呼延腾飞,自取灭亡的人是你!”

“今日我便先取你首级,再退百万大军!”

林飞一身大喝,气息从后天巅峰提升到先天之境,斩出一道凌厉剑气,杀向呼延腾飞。

呼延腾飞脸色大变,面对剑气躲无可躲只能迎接,却被轰飞出去,斩断一臂,失足落马,脸色惨白。

他死死盯着林飞,没想到对方竟突破到先天之境,这可是传说中才存在的高度,但很快他便捂住血淋淋的手臂,起身阴冷大笑道:

“林飞,就算你突破先天又怎样?你在之前所中的蛊毒不过是幌子,只为掩饰其中的失心散!”

“中了失心散的人,只要一催动内心,就会触发毒素,刺激神经导致神志不清!”

“林飞啊林飞,终究是我呼延腾飞手段高明一筹,今日这一战,将会以我蒙古大军胜利结束!”

呼延腾飞猖狂大笑,翻身上马返回大军,剩下的战斗百万蒙古大军能够解决。

另一边,林飞突然头痛欲裂,双目赤红,他将长剑插在地上,单膝跪地,生不如死。

当即,周围的蒙古士兵快速冲杀过来,嘉阳关的士兵拼死保护,死伤惨重。

千钧一发之际,就在一名蒙古士兵冲到林飞面前,准备一枪结束他的性命时,木兰冷凌的声音传来:“找死!”

紧接着,荆棘长鞭快速甩来,数名蒙古士兵脑袋被挑飞,尸体轰然倒下。

“林飞,你这是怎么了?”

“快点起来啊,林飞!”

“难道是受伤了吗?赶紧撤兵返回关中吧!”

木兰极为担忧,可无论她如何呼喊,林飞都没有反应,反而抱着脑袋痛苦哀嚎,身躯抽搐。

“林飞,你到底怎么了!”

木兰流下泪水,激动看着眼前这个自己深爱的男人,手握荆棘长鞭不断斩杀周围的蒙古士兵,拼命抵抗。

但她虽然是后天中期高手,却也抵不住源源不断的蒙古士兵围攻,逐渐不敌,受伤力竭,依然苦苦坚持。

好不容易才遇到一个钟情的男人,昨晚他们才坦诚相待,行以周公之礼,木兰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他出事。

然而,就在这时!

跪地痛苦的林飞,他站了起来。

面无表情,神色疯狂,甚至只能用冷漠来形容。

一瞬间,先天高手恐怖气息升起,地面上的七尺长剑被握住,快速拔出。

可怕的剑气席卷开来,眨眼间收割掉数十名蒙古士兵的性命,宛若绝世杀神。

“林飞,你能没事实在是太…好…了……”

木兰激动不已,但她看向心爱男人话还没说完,一柄七尺长剑快速袭来,径直刺入她的胸口,用力搅动,传来撕心裂肺的痛楚。

木兰手中的荆棘长鞭掉落,身躯重重倒在地上,眸光疑惑悲伤看着眼前的林飞,看着这个心爱的男人,泪水从眼眶滑落下来。

接着,木兰脸上那粗犷的面容褪去,化为一张女子俏丽的容颜,此时布满绝望与悲伤,口中无声呢喃:

“林飞,为什么……”

就这样,女孩眼中失去光芒,但她的眼睛大大睁着,她…死不瞑目!

天地,在这一刻昏暗下来,压抑,冰冷,没有一丝一毫的生机。

在那混乱的厮杀战场,血泊里身披铠甲的女子胸口血液喷涌,凄厉可怜,她的眼睛黯淡无光,蕴含着无尽的不甘还有遗憾……

轮回空间内,林飞看着眼前画面中的木兰,看着她那不肯瞑目的样子,双目之中邪恶煞气流淌,神色痛苦。

男人右手捂住胸口,身躯剧烈颤抖,在这一刻,他的心仿佛被长剑贯穿,搅碎,痛不欲生。

“木兰,对不起,是我害了你!”

“如果不是我伤势恢复后大意,又怎么会让这失心散渗透进五脏六腑!”

“倘若我没有迷失心智,就不会误杀你,那一战我们或许就能赢!”

“我们或许就能悄然隐世,做一对幸福的神仙眷侣,我也能一辈子吃你做的桂花糕!”

“木兰,是我没用,是我害了你啊,像我这样的男人,还有什么资格活在这个世界上!”

林飞绝望惨笑,周身弥漫着黑色的邪恶煞气,右手抬起朝着额前拍落。

旁边的比比东连忙冲过去,死死抓住男人的手臂,泪流满面哭喊道:

“林飞,你快点给我醒一醒,求求你了!”

“那些不过是前世记忆,现在你有我,我就在你的身边!”

“相信木兰肯定也没有怪你,为了她,为了我,你千万不能做傻事啊,林飞!”

比比东早已泣不成声,眸光担忧盯着眼前这个男人,看着他那疯狂痛苦的模样,整颗心好似被银针扎了一下,生不如死。

女人不想让林飞做傻事,希望他可以尽快醒过来,可林飞为了她做了那么多,到头来这个男人出了事,她却无能为力。

林飞空洞的双目看向比比东,脸颊上没有任何表情,显得冷冰冰,他一声低喝将她震开,右手再次抬起拍向额前,竟露出解脱的笑容。

终于,就在这时,异变突起!

一枚无色宝珠从林飞天灵凝聚,绽放出耀眼的金光,一股神圣柔和的能量飞起,融入上方的人型瑰玉内,短暂净化上面的邪恶煞气。

紧接着,周围环绕的九十九枚七彩宝珠,其中第二枚爆发出万丈金光,没入下方比比东体内。

继而,比比东清再次睁开眼睛,整个人气质大变,眼底充斥着思念与担忧,朝着准备自我了结的林飞激动呼喊道:“林飞,不要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