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复仇大师,比东殉情

主厅内,弗兰德和赵无极,戴沐白进入这里。

戴沐白连忙来到林飞面前,恭敬行礼道:

“启禀冕下,我们把大师带过来了!”

此话一出,弗兰德和赵无极全部脸色震惊。

特别是弗兰德,他曾经在索托城见过林飞几次。

不过那个时候,这个男人身边的女人是朱竹清。

两人脸色凝重点点头,赶紧上前道:

“在下弗兰德,拜见冕下!”

“在下赵无极,拜见冕下!”

他们都知晓戴沐白的身份,是星罗帝国皇子,所以对他的话深信不疑。

至于地面上的玉小刚,在看到比比东后心如死灰。

上次在武魂城,他本想去找比比东寻求双生武魂的修炼办法。

却被打成重伤,回到史莱克学院足足修养了三个月才恢复。

而且这段日子,他也终于知道那天的男子。

竟然是斗罗大陆赫赫有名的绝世斗罗林飞,拥有九个十万年魂环。

玉小刚对上比比东那冷漠目光,后悔至极,心如死灰,如同死狗般躺在地上等待死亡。

林飞见比比东神色愤怒,双眸之中的淡漠之意疯狂涌动。

心中很是担心,赶紧轻轻拍着她的后背,示以安慰。

比比东抬起头看向林飞,她也在努力压制体内的黑暗人格,却作用甚微。

林飞见情况不对劲,看向所有人说道:

“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和玉小刚谈,其他人退下。”

声音平淡,带着不容忤逆的语气。

戴沐白疑惑看了一眼比比东,再看向地上脸色苍白的玉小刚。

行礼道:“遵命,冕下!”

之后,带着紫兰和紫欣退出主厅,发现门边偷听的小舞,几人赶紧离去。

弗兰德看向好朋友玉小刚,只能硬着头皮道:

“启禀冕下,小刚性格善良,固守本分。”

“不知哪里得罪了冕下,这其中是否有误会?”

赵无极也是跟着说道:

“冕下,大师的为人我们很清楚。”

“他只是一个喜欢研究武魂理论的学者,就是给他一百个胆子,也不敢招惹冕下,这定然是哪里产生误会了......”

但他话音未落,林飞便脸色冰冷,怒喝道:

“你们两个真碍眼,给我滚!”

随即,爆发出一股可怕气势。

瞬间就将弗兰德和赵无极轰飞出去,无形的阵法笼罩主厅。

一时间,主厅内只剩下林飞和比比东,还有地上被捆绑着神色绝望的玉小刚。

这时,比比东再也忍不住,冲上去揪住玉小刚的衣领,将他整个人提起来,冷声质问道:

“玉小刚,我现在只想问你一个问题,当初你说过喜欢我,到底是不是真的!”

女人在怒吼出这些话后,双眸之中彻底流淌起淡漠之意,脸颊上更是露出如哭似笑的表情,无比疯狂。

旁边的林飞看到她这个样子,脸色变得相当凝重,因为此刻的比比东,意识彻底被黑暗人格主导,这是最后的一步也是最重要的一步。

倘若她能成功解除内心的遗憾,就此了断,那么以后将完全恢复正常,让光明人格与黑暗人格趋于平衡。

可要是这一步出了差池,之前的所有努力终将白费,比比东心中的光明人格会面临崩坏的下场,沦为行尸走肉,敌视人世间的一切,后果不堪设想。

继而,林飞给玉小刚传音,威胁道:

“玉小刚,只要你好好配合,让东姐从痛苦之中走出来,我便饶你不死!”

“否则,不仅你会死无葬身之地,史莱克学院还有蓝电霸王龙宗,我都会亲自动手将其毁灭,你自己掂量清楚!”

话落,玉小刚身上的绳索被解开,眼中升起浓浓的求生欲望。

他看着眼前疯狂的比比东,激动说道:

“东儿,我当然是喜欢过你的。”

“但后面千寻疾百般威胁,我无奈之下只能选择离开武魂殿......”

可话还没说完,比比东怒火滔天吼道:

“玉小刚,你找死!”

“东儿这两个字,岂是你能喊的!”

紧接着,女人另一只手化为拳头,实实砸在玉小刚胸口。

再用力一甩,将其整个人摔到地上,身上流露出浓郁杀意。

玉小刚痛苦哀嚎,身体蜷缩成一团。

他的魂力只有29级,体质相比于98级的比比东而言,唯有用羸弱形容。

这简单的一拳,差点要了他的命,气若游丝。

赶紧颤抖着身体,低声哀求道:

“教皇...教皇大人,饶命啊!”

“我不应该说谎,当初之所以靠近你。”

“其实最开始只是为了利用你圣女的身份,加入武魂殿。”

“好前往武魂书阁,收集千百年来斗罗大陆上关于武魂这一方面的资料。”

“为编写武魂十大核心竞争力做铺垫。”

“但随着后面的接触,我也逐渐喜欢上教皇大人你。”

“谁曾想,某一天千寻疾找上门来。”

“以我的性命和蓝电霸王龙宗作为要挟,我只是一个小小大魂师,根本无法反抗,才会选择离开武魂殿。”

“教皇大人,我在心里一直以来都是喜欢着你的,求求你原谅我好吗?”

玉小刚身受重伤,他知道比比东现在情绪不稳定,真的会下死手。

所以只能将内心的想法如实交代,再加以渲染,希望能苟活下来。

果然,比比东在听到这些话后,脸色怔了怔。

尽管依旧痛苦不已,但情绪终究是稍微平静下来。

忽地,美人眼眸湿润,泪水从眼角滑落。

激动看着地面上的玉小刚,质问道:

“玉小刚,你说你一直都喜欢我。”

“那你为何离开武魂殿不久,就和一个叫做柳二龙的女人成为情侣?”

“你现在就给我解释清楚,给我解释清楚!”

比比东越说越激动,再次冲过去将眼前这个负心汉提起来。

玉小刚神色惶恐,几近窒息,只能继续求饶:

“教皇大人,我真的知道错了。”

“我根本不喜欢柳二龙,只不过当时失去你,太孤单。”

“所以才想着寻找一个新的感情寄托,求求你原谅我好吗......啊!”

比比东听着这一番话,周身杀气沸腾。

猛地抬脚用力,朝玉小刚胯下踢去,鲜血淋漓。

伴随着主厅内响起一道惨绝人寰的惨叫声,玉小刚被再次摔在地上昏迷过去。

林飞没去理会玉小刚,这样的人渣不值得同情。

他相信比比东早就对这个男人绝望,放下这段感情。

之所以会形成内心的遗憾,只是当初绝望无助时,无法忘却的执念罢了,准确来讲应该是仇恨。

“啊,不!”

比比东突然惨叫出声,吐出一口鲜血。

身体朝着地面倒去,气息羸弱,眸光淡漠,无情。

到了这一刻,女人体内的光明人格被黑暗人格压制,岌岌可危。

林飞心咯噔一下,赶紧冲过去将比比东扶住。

看着她那虚弱的样子,心里非常心疼。

“明明遗憾解决了,为什么黑暗人格反而会变得这般暴虐!”

林飞慌乱无措,连忙将比比东抱起撕裂空间走入其中,待出现时来到马车内,把她平放并在周围设下阵法。

他伸手轻轻抚摸女人的脸颊,咬牙坚定道:

“东姐,你一定会好起来的。”

“无论付出什么代价,我都会让你平安无事!”

陡然,林飞右手食指和中指并拢,放置在比比东额前,爆发出耀眼金光……

比比东识海内,林飞来到这里。

却发现这一方小天地,竟然一片黑暗,充斥着邪恶与冰冷,与他第一次到来时非常相似。

“难怪东姐会那么痛苦,原来是这里又出了问题!”

林飞胸口剧烈起伏,没有任何犹豫催动体内仅剩不多的轮回之力,以他为中心金光冲天而起,快速净化一切,使得这一方世界恢复光明。

噗!

林飞吐出一口鲜血,脸色苍白,双目之中更是有着邪恶煞气肆虐,正在快速吞噬他的神智。

“留给我的时间不多了,必须快一点!”

林飞再次催动轮回之力,艰难抬起头,就发现天地之间,光明人格被束缚住,如同萤火之光随时都有可能熄灭。

至于那黑暗人格,却前所未有强大,甚至还衍生出意识,朝着林飞袭杀过来。

林飞擦了擦嘴角鲜血,愤怒大吼道:“找死!”

下一刻,神圣无垠,足以净化一起的轮回之力化为一只金色手臂,将黑暗人格死死抓住,任由它如何挣扎都没用。

同时,林飞强忍着晕厥的痛苦,将最后一丝轮回之力打入光明人格身上,为其彻底恢复能量。

光明人格挣脱束缚,与黑暗人格纠缠在一起,疯狂吞噬,势不可挡,终于在轮回之力的制约下,彻底与光明人格合二为一,回到最初作为主导的样子。

这一方比比东的识海,也变得平静美好,一切的一切都是充满温暖,温馨向上。

林飞看着这一幕,再次吐出一口鲜血,由衷笑了笑,身体重重倒下,此时的他体内轮回之力消耗殆尽,意识模糊。

顿时,光明人格快速飞来,将林飞拖住,显得痛苦悲伤,却根本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看着男人的身体化为光辉消失在天地之间……

马车内,比比东猛然醒过来。

就看到倒在旁边,脸色苍白,嘴角溢出鲜血,气息虚弱至极的林飞,泪水在这一刻夺眶而出。

“林飞,你怎么那么傻?”

“是我对不起你,是我对不起你啊,林飞!”

“求求你快点醒过来好吗?我这就去给你做你最喜欢吃的桂花糕,求求你醒过来好不好!”

比比东早已泣不成声,将林飞紧紧抱住,她红肿着双眼看着眼前这张男人脸颊,不久前他还会哄自己开心,现在却变成这个样子。

不由得,和林飞从相遇,相识,相知,再到现在,所有回忆在比比东脑海中浮现,令她心痛如刀割,生不如死。

“林飞,你快点醒过来吧,快一点!”

“只要你醒过来,以后我绝对不再逼你了,我会将对你的感情永远埋藏在心里,深深祝福你和朱竹清的,林飞!”

“林飞,你这个臭小子别再装睡了,赶紧给我起来听到没有!”

“究竟是谁说要一辈子吃我做的桂花糕的,你怎么可以说话不算话,你这个王八蛋!”

“林飞,我恨你!我…我对不起你啊林飞!”

“如果不是你,我比比东恐怕早就迷失心智,沦为行尸走肉,更别提能和女儿千仞雪相认!”

“我如今拥有的一切都是你给的,你要是不在,那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比比东越说越激动,到最后声音模糊,哽咽不断,但唯有她红唇边掀起的笑容,始终没有消失。

女人温柔抚摸男人的脸颊,贴心地为他整理衣服,最后再深情看了他一眼,右手魂力涌动,朝着额前拍落。

千钧一发之际!

就在比比东满怀殉情之心,准备自我了结的时候。

林飞额前焕发出璀璨金光,轮回珠凝聚出来,一股玄妙力量将他和比比东笼罩住,女人靠在男人怀里昏迷过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