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仞雪离开,教皇心意

这一天,千仞雪二十岁生辰。

她和比比东终于如愿,母女彼此相认。

在接下来的两天,千道流主动帮比比东承担大部分事务处理。

只为在千仞雪返回天斗帝国之前,让她和比比东能多一些时间相处,弥补多年来留下的遗憾。

至于林飞,这段时间里也没有再去打扰比比东。

他现在能够清晰感觉到,这个女人身上的极端人格问题。

已经解决八九成,只差最后一步就能彻底恢复。

但同时,林飞由于上一次带千仞雪去看比比东的过去记忆,大量消耗轮回之力。

以至于煞气处在暴走边缘,每夜子时都将承受万蚁噬心之苦,生不如死。

凌晨,武魂城,天已经蒙蒙亮。

客栈,房间里。

林飞从床铺上缓缓醒过来。

他的脸色苍白,额前布满细汗,身子虚弱不堪。

根本无法想象,在这之前他究竟承受了怎样的痛苦。

“竹清,我用不了多久就能回去看你了。”

“你最近过的好吗?有没有想我?”

“一直以来,你都是那么害怕打雷,都怪我没办法永远陪在你身边......”

林飞虚弱自语着,声音模糊不清,到最后沉沉睡去。

这一日,清晨。

万籁俱寂,天空蔚蓝。

武魂城外,一组车队由蛇矛斗罗和刺豚斗罗保护,来到这里。

“母亲,爷爷,我得走了。”

千仞雪看着眼前这两个至亲,眼眶不争气湿润起来。

她舍不得母亲,也舍不得爷爷,但她必须走。

因为卧底天斗帝国,是武魂殿多年来布置的伏笔,为日后夺取政权,帮助武魂殿成就霸业做准备。

比比东上前和女儿紧紧相拥,为她擦拭泪水激动说着:

“雪儿,母亲也不想和你分开,想永远陪伴在你的身边。”

“但将武魂殿推向巅峰,是我们所有人的心愿。”

“所以,希望你能理解母亲,到了那边一切注意安全。”

“如果哪里不对劲,就立刻回来,或者让信使带消息回来。”

“母亲会马上带领武魂殿所有高手,去将你带回来的。”

比比东对于女儿充满不舍,毕竟两人才刚刚相认,却那么快又要分开。

这些年来,她亏欠女儿实在是太多太多,还未弥补。

千仞雪强忍泪水,摇头笑道:

“母亲,我身为武魂殿少主,这些都是我必须去做的。”

“我也理解母亲,理解爷爷,你们身处武魂城,每天要承担的压力肯定比我多的多,大家都在一起为武魂殿的未来努力。”

千道流这个时候,也是慈祥笑道:

“小雪,你真的是长大了,爷爷以你为荣。”

“去到那边,一切要注意小心。”

“待到武魂殿统一斗罗大陆,完成霸业那一日。”

“咱们一家人,便永远待在武魂城,绝不再分开。”

千仞雪对着爷爷露出盈盈笑容,重重点头道:

“爷爷,你放心,距离那一天不会很久了!”

当即,千仞雪和比比东,千道流都由衷笑了笑,气氛温馨。

许久,千仞雪和比比东分开,看向旁边从始至终都没有说话的林飞。

眸光稍微有些暗淡,低声说道:

“冕下,我得走了,咱们有缘再见。”

林飞点点头笑道:

“好的,千仞雪,一路上注意安全。”

“如果我以后路过天斗帝国,肯定去看你。”

千仞雪听到这话,眼眸中瞬间闪过光芒。

露出开心笑容点点头,继而看向大家激动说道:

“母亲,爷爷,冕下,我走了!”

随即,最后再深深看了眼前这三张熟悉的脸孔,转身上了马车。

可在女孩转身的时候,嘴唇紧紧咬住,眼眶通红却一直强忍着不让泪水流下来。

接着,刺豚斗罗和蛇矛斗罗向林飞,比比东,千道流行礼。

便跟随车马缓缓远去,在泥地的路面上,留下一条长长的车轮印......

傍晚,教皇殿。

林飞坐在教皇座上,心情感慨。

不知不觉间,他来到武魂城已经半年。

“时间过的真快,也不知道竹清最近过的怎么样?”

林飞脑海中出现一名穿着黑色紧身衣的美丽少女,嘴角露出笑容。

这时,一阵轻盈脚步声从偏殿内传来。

林飞侧身看去,原来是提着食盒脸上挂着喜悦笑容的比比东。

“林飞,这几天我只顾着陪雪儿,倒是冷落你了。”

“我专门给你做了不少桂花糕,让你吃个够,给,拿着。”

比比东来到教皇座一侧坐下,将食盒递给林飞。

她眸光温柔看着眼前这个帅气小伙,心情很是轻松,愉悦。

林飞点头笑了笑,接过食盒说道:

“东姐,你和千仞雪好不容易才相认。”

“你多陪陪她都是应该的。”

“再说了,两天的时间而已,我还是能够忍住不想东姐的。”

“毕竟来日方长,我天天都能看到东姐,天天都能吃的你做的桂花糕,这样的日子想一想真幸福。”

他一边说,一边打开食盒,拿起一块桂花糕美滋滋吃起来。

比比东嗔怪白了他一眼,嘴里却道:

“林飞,你这个小滑头,就会说好听的话哄我开心。”

“但只要你不觉得腻,我就是一辈子为你做桂花糕也行。”

这番话说完,女人的心触动了一下。

眸光偷偷看向林飞,见他依旧在大口大口吃桂花糕,暗暗松了口气。

就这样,林飞自顾自吃着桂花糕。

一块接着一块往嘴里塞,仿佛这是世界上最美味的东西。

而比比东,则是静静坐在一旁,双手托着雪白的下颚看着男人,看着他吃桂花糕的样子,红唇掀起甜甜笑容。

大约过去半小时,足足七层的桂花糕进了林飞的肚子。

他才心满意足舔了舔手指,打了一口饱嗝将食盒放到旁边。

可一抬头,就看到比比东正笑吟吟看着自己,尴尬轻咳一声说道:

“东姐,你做的桂花糕味道真棒,让我吃了之后还想吃。”

“外面卖的桂花糕,没有你做的口感那么好,我就是喜欢这种特别的感觉。”

比比东咯咯笑着,温柔说道:

“林飞,相比起你为我做的所有事情。”

“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报答,你有什么要求尽管可以向我提,我会努力满足你的。”

林飞并没有发现,女人在说出这些话后,下意识低着脑袋,玉手紧紧握住。

林飞由衷笑了笑,认真说道:

“东姐,我帮你又不是想要你的报答,我只希望你能过得开心。”

“希望你身上的极端人格问题,可以尽快解决,这样我才能放心。”

当即,比比东脸色怔了怔,抬起头,就和男人真诚且温柔的目光对视在一起,心底一阵温暖。

她重重点头看着对方的眼睛,微笑说道:“林飞,谢谢你。”

于是乎,两人四目相对,都非常默契没有继续说话,周围的气氛变得微妙起来,林飞意识到不对劲,轻咳一声转移话题道:

“东姐,我能感应到你身上的极端人格问题,恢复的差不多,你在心里还有哪些遗憾可以告诉我吗?我来帮助你处理解决。”

陡然,比比东脸色顿了顿,脑海中出现一张寸头男子的身影,她的双眸竟在这一瞬间,充斥着邪恶与淡漠,神色痛苦。

又很快化为清明,咬牙切齿道:“林飞,你能陪我去见一见玉小刚吗?有些事情我想当面跟他说清楚!”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