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筹备礼物,仞雪生辰

接下来,比比东和林飞又聊了聊。

便急忙忙离开,毕竟后天就是女儿千仞雪生辰。

她必须好好准备礼物,以确保到时候能和女儿更好缓解关系。

林飞看着消失的比比东,脸颊上露出痛苦神色。

牙龈用力咬住低声道:

“看来,以后不能再随便使用轮回之力。”

“否则必定会导致体内的煞气提前爆发,后果不堪设想。”

林飞的直觉告诉他,只有当比比东极端人格问题彻底解决。

才能完全恢复前世记忆,解除这一段心魔。

“我一定要扛过去,竹清还在星罗帝国等我回去呢。”

林飞苦涩自语着,脑海中出现一名乖巧的少女。

她是那么害怕打雷,却又懂事地让人心疼。

继而,林飞将桌子上的食盒拿过来,打开之后。

就看到里面满满的桂花糕,奇形怪状,做工还是那么粗糙。

但他露出由衷笑容,拿起一块桂花糕送入口中。

细细咀嚼,露出享受的表情,脑海中关于木兰的模样变得更加清晰。

教皇殿,比比东闺房。

她打开衣柜之后,从里面拿出一个贵重的锦盒。

“没想到,我为雪儿准备了二十年的礼物。”

“居然有一天真的能送出去。”

比比东将锦盒放到桌子上,取来钥匙打开。

一大叠宣纸出现在视野内,被激动拿在手里。

至于这些宣纸,每一张都画着一名美丽的金发女子。

宣纸越往下翻,女子的年龄越来越小。

到第二十张也就是最后一张的时候,是一个襁褓中的女婴。

肉嘟嘟的,显得非常可爱,充满灵气。

不过,作画之人的画技,只能算是一般般。

而且只是黑白画,没有添加任何色彩。

但这二十张画像从头看到尾,却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小雪,其实这么多年来,我都是很在乎你的。”

“每一年在你生辰之前,我都会通过暗自观察,给你描一副画像。”

“只是,每一次我都没敢送出手,到后面你长大了。”

“对我更加仇视,我就只能将每年画的这一张画像收藏起来。”

“每每看到这些画,看到你从小长大的样子,我的心情就会变得非常愉悦,因为你是我比比东的女儿,是我的自豪。”

比比东一张一张翻看女儿的画像,红唇边始终挂着幸福笑容。

她现在不是高高在上的武魂殿教皇,只是一个在为女儿精心准备礼物,却又担心女儿不喜欢的慈祥母亲。

抱着锦盒,比比东戴上面纱,很快出现在武魂城某家商铺内,将二十张千仞雪的画像装订起来。

最后还挑选了一个母亲为女儿讲故事的图案,来作为画册的封面,满心欢喜离开。

紧接着,比比东还做了一件让胡列娜等人百思不得其解的事情,那就是后天无论是早会或者其他要务,全部取消。

要知道,比比东多年来兢兢业业,还是第一次出现这样的情况。

教皇殿,长老殿,供奉殿所有人纷纷猜测原因,他们更多的会觉得是因为林飞。

供奉殿,七大供奉正在开会。

突然,空间被撕裂开,一名白袍男子走出来。

七人瞬间脸色大变,赶紧从高座上下来,双手行礼高呼道:

“拜见冕下!”

那一日林飞仅仅只是释放魂环气势。

就将除了千道流外,其余六人全部镇压。

如今降魔斗罗和圣龙斗罗伤势还未痊愈,他们不敢怠慢。

此时千道流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道。

只因林飞出现后,目光一直盯着他,让他有种如芒在背的感觉。

林飞淡然点头道:

“其余人都退下,我有事和千道流谈。”

六人面面相觑,齐声呼喊:“遵命,冕下!”

之后,逃命似的离开这里,一刻都不想多待下去。

千道流只能硬着头皮陪笑道:

“不知冕下此次专门过来,所为何事?”

“只要千道流实力所及,无论上刀山下火海也在所不惜!”

林飞一步跃到上方大供奉主位坐下,这才开口道:

“千道流,今日我来找你只有一件事情。”

“那就是希望东姐和千仞雪能够缓解关系,甚至和好。”

千道流眸光微凝道:“可是,冕下,小雪从小到大对比比东......”

他话还未说完,林飞便压了压手掌道:

“千仞雪和东姐的问题,你尽管放心。”

“我早就说服了她们两个,她们也愿意一起放下以前的芥蒂。”

“还有,后天是千仞雪二十岁生辰。”

“她专门拜托我到时候邀请东姐过来参加。”

“我自然是答应了,东姐这边也有告诉她。”

“如今,这对母女俩都没有任何问题。”

“主要就只剩下你了,千道流,不知道你肯不肯看在我的面子上,放下以往对东姐的偏见?”

千道流听完这一番话,第一个念头是不相信。

二十年来水火不容的千仞雪和比比东,怎么可能被林飞一劝说,就轻易选择和好?

不过千道流心里清楚,千仞雪之所以不待见比比东。

是怨恨她从小到大都没有给过她一点母爱,所以因爱生恨。

小时候,千仞雪是由他带大的,千道流知道千仞雪过的并不开心。

毕竟,母亲对于孩子的照顾和关爱,是他这个做爷爷无论如何也给不了的。

想了想,千道流目光坚定道:

“启禀冕下,如果小雪真的想与比比东和好,我没有意见。”

“只要小雪能过得开心快乐,比比东以往做的一切我都能放下。”

林飞见此满意点点头,他倒是有些低估千道流对千仞雪的疼爱。

含笑道:

“很好,千道流。”

“我先替东姐向你说一声感谢。”

“看在你那么深明大义的分子上。”

“我可以答应你,以后没有人能够伤害千仞雪。”

“她的敌人,就是我的敌人,对于天使一族我也会进行照顾。”

千道流大喜望外,连忙激动行礼道:

“我在此替小雪多谢冕下!”

林飞这才从上方飞落,右手伸出在千道流身上点了点,撕裂空间离开。

“恭送冕下!”

千道流行礼,突然体内之前还未恢复的伤势,竟然在这一瞬间痊愈,多年来令他头疼的旧患解除。

最重要的是,无形之中他的实力暴涨数倍,虽然仍旧魂力只有99级,却从绝世斗罗一跃晋升为半神……

供奉殿,千仞雪闺房。

女人从衣柜最下面,将三个混泥玩偶取出来,这是她六岁的时候偷偷做的,就算是爷爷千道流都不知道。

三个玩偶,一个是比比东,一个是她,还有一个是千寻疾,千仞雪直接将千寻疾那个玩偶捏成粉碎,抱着剩下两个玩偶开心地滚到床上。

“明天,我就将你送给母亲吧。”

千仞雪认真为比比东模样的玩偶擦拭干净,笑盈盈自语着,眸光中满是憧憬。

一眨眼,到了千仞雪生辰那一天。

供奉殿,院子里,千道流气色很好,和孙女千仞雪聊天,面前的石桌上摆放着一个蛋糕,还有一些小吃。

院子外,空间被撕裂开,林飞和捧着画册模样紧张的比比东走了出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