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比东心愿,母女相认

教皇座上,比比东坐在左边,林飞坐在右边。

女人看着右侧的男人,看着他的眼睛含笑说道:

“林飞,你来猜一猜我现在年纪大概有多少吧。”

林飞见比比东目光恢复清明,暗自松了口气苦涩笑道:

“东姐,年纪不是女人的秘密吗?特别是像你这样漂亮的女人。”

“我还是不要乱说好了,免得等下尴尬。”

比比东白了他一眼道:“油嘴滑舌的小家伙,尽会说好听的话哄我开心。”

但她虽然这么说,明显没有生气,反而红唇掀起窃喜笑容。

“林飞,你别看我现在保养的好,还很年轻的样子,其实我已经40岁了。”

比比东说到这自嘲笑了笑,毕竟女人最大的敌人就是时间,女儿千仞雪已经二十岁。

林飞发现比比东眼底的落寞,一脸认真说道:

“东姐,年纪不重要的,而且魂师随着魂力提升,能够保持青春容颜时间更长。”

“你现在看起来,其实也就比我大几岁的感觉,相信就算再过几十年,你也一定会还是这个样子。”

比比东被逗得合不拢嘴,心情非常好调笑道:

“林飞,你年纪轻轻就那么会说话,也难怪朱家的小妮子朱竹清,被你哄得死心塌地。”

“以后啊,也不知道会有多少女人,会栽在你的手上。”

“对了,林飞,你觉得我和你的女友朱竹清,谁更加好看?”

比比东说着,似水的秋眸直勾勾盯着林飞,模样很是期待。

林飞摸了摸鼻子有些尴尬,这可真是一个送命题,他努力想了想回答道:

“东姐,竹清就像是充满生命力,含苞待放的小冠花,是青涩的美。”

“至于东姐你,如那娇艳绽放的水仙花,是成熟的美,富有内涵和韵味。”

“你们两个,处于两个不同的年龄段,都是我遇到过的最好看的女人。”

比比东听完这一番话,狭长的眸光看向林飞,调笑道:“好吧,算你过关,我也不为难你了。”

顿了顿,她眸光暗淡几分继续说道:“林飞,你想知道一些关于我成为武魂殿教皇之前的故事吗?”

林飞发现比比东情绪的变化,希望能多帮她解开心结或者弥补遗憾,这样才能尽早解决极端人格问题,于是故意说道:

“东姐,关于你的一切我都很好奇,你只管说,我会用心听的。”

比比东浅浅一笑,她当然明白眼前这个小家伙的心意,说着:“林飞,谢谢你。”

“其实,在我少女时代曾经有过喜欢的人,中秋节那天我们出去玩,碰到的那个让我情绪失控的男人,就是他,玉小刚。”

说到这,女人眼底流露出恨意与悲伤,林飞静静等着没有乱插嘴,许久比比东再次说道:

“曾经的我,觉得玉小刚非常有才华,所以就向当时的武魂殿教皇,也就是我的老师千寻疾引荐。”

“帮助玉小刚成为长老殿最年轻的长老,我们两个也有过一段难忘的感情。”

“直到某一天,玉小刚突然开始疏远我,冷落我,这让我无法接受,便将我和玉小刚的事情,告诉千寻疾。”

“谁曾想,千寻疾这个卑鄙小人,他竟然将我打晕带到密室,等我醒过来时衣衫褴褛,早已被玷污。”

比比东一字一句说着,在说到这的时候,双眸从眼角滑落泪水,双手用力握着,指甲深深嵌入肉中不自知。

林飞强忍怒火,取出一条白色手帕轻轻为比比东擦拭泪水,温柔说着:“东姐,我知道这些曾经的记忆,对你来说相当于噩梦。”

“要不,你还是不要讲了吧,无论你的过去怎么样,我都不在乎,你是我永远的东姐,我会尽全力去帮助你完成所有心愿。”

比比东快速抬起头,看着他的眼睛说道:“没事的,林飞,那么多年了,我也应该学会去面对,学会去释怀,而不是一直将这些事情憋在心里。”

林飞只好将手帕收回来,说着:“东姐,那你继续讲吧,我在听呢。”

比比东点点头说道:“当初,我被千寻疾玷污之后,竟然意外怀上他的孩子,更是因此被囚禁起来,直到我生下雪儿的时候才恢复自由。”

“可当我打听之后才发现,当初我喜欢的男人玉小刚,在我被囚禁的时间里脱离了武魂殿,并且和别的女人成为情侣。”

“知道这个消息后,我那崩溃绝望的心,更加雪上加霜,我当时感觉整个世界一片黑暗,甚至失去了继续活下去的动力。”

“渐渐地,我每天消极,情绪低迷,在一次偶然的机会接触到罗刹神传承,并从此伪装自己,将复仇当成我人生唯一的目标。”

“终于几年后,千寻疾外出追杀昊天宗唐昊失败重伤回来,我也是把握住那一次的机会,成功手刃千寻疾报仇,并吞噬了他的身体和魂力。”

“谁曾想,杀了千寻疾之后,我心中的仇恨还是没有被消除,反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仇恨更加无法抑制。”

“索然,我在成为武魂殿教皇之后,一直努力提升实力,在我突破封号斗罗那一天,千道流才把长老殿的权利移交给我。”

“可是,我心中对千道流没有丝毫感激,因为我明白,他之所以会这么做,不过是看在我为他天使一族延续血脉的份子上。”

“在这个过程中,我由于对千寻疾的仇恨,继而对雪儿产生极度厌恶的情绪,从小到大,我从未抱过她一次,她也从未喊过我一声母亲,都是由千道流带着。”

“林飞,其实在我心里,雪儿的位置是很重的,因为她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是我比比东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

“我也想过要对雪儿好,可一看到雪儿,我就会想起曾经被千寻疾侮辱的那一天,我实在是无法面对雪儿。”

比比东说到这,情绪异常激动,泪水从还未干涩的眼角再次滑落,哭的伤心欲绝,身体微微发抖。

林飞看到她这个样子,心情沉重,双目之中浮现起怒火与恨意,还有对于这个可怜女人的同情。

或许在千仞雪心里,她是一个不称职的母亲,但比比东有如此痛苦的过往,她身不由己,她也想过尝试放下仇恨却没办法。

毕竟当初青春年华的比比东,正处于生命中最精彩时刻的她,就这样弥留下一辈子都无法忘却的噩梦,还因此产生极端人格,生活在黑暗和痛苦中。

林飞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保持平静,露出温柔笑容用手帕为比比东擦拭眼泪,同时语气坚定说道:

“东姐,你不用太自责,这些都不能怪你,毕竟你也是无辜的,你也很痛苦。”

“东姐,那你现在能够放下一切仇恨,尝试去和千仞雪相处吗?还是准备让两人的关系,继续恶化下去?”

比比东激动看着他说道:“林飞,我现在还没办法完全放下,但为了雪儿,我会努力去尝试的。”

“问题是,雪儿从小到大都不待见我,现在又出了这一档事,你说她还会原谅我吗?”

女人如今不再是那个高高在上的武魂殿教皇,而是一个希望得到女儿原谅,希望母女能够相认的柔弱母亲。

林飞想了想点头笑道:“东姐,既然你想与千仞雪重修关系,那我肯定帮你,这件事情包在我身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