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母女仇视,比东崩溃

教皇殿外,一名金发女子正催动魂技,疯狂攻击由阵法形成的结界。

教皇殿内林飞看向比比东道:“东姐,我的阵法非常牢固,那人破不开。”

谁曾想,女人脸颊阴晴不定,玉手紧紧握住最终道:

“林飞,放她进来。”

林飞很是疑惑,但也没有多问,弹指间便将阵法解除。

下一刻,教皇殿大门被用力推开,一名金发女子小跑冲进来。

在看到地上重伤的千道流后,激动呼喊道:“爷爷!”

千道流却神色焦急喊着:

“不,小雪,不要过来!”

“快点离开这里,比比东会杀了你的!”

可千仞雪顾不了那么多,来到千道流面前将他扶起来。

娇美的脸颊露出痛苦神色,激动说道:

“爷爷,你没事吧,你怎么伤的这么重!”

随即,她愤怒看向林飞,再看向比比东冷声骂道:

“比比东,你是不是疯了?”

“为什么要打伤爷爷?”

“你现在已经是武魂殿教皇,难道还不够吗?”

“你这个疯女人,你想杀爷爷那就先杀了我!”

千仞雪直视比比东,眼神满满的恨意。

比比东看着眼前的千仞雪,看着她此刻仇恨自己的样子。

她的心在这一瞬间,猛地刺痛,就像是被银针扎了一下,生不如死。

林飞看着比比东那痛苦的模样,很是担心。

毕竟她身上有着两种极端人格,倘若情绪过于激动,后果不堪设想。

他目光冷凌看向扶着千道流的女子,上下打量。

她看起来二十岁左右,有着一袭金色长发垂至腰间,显得高雅贵气。

肌肤胜雪,挺直的鼻梁,略显纤细的眉目,带着几分威棱的绝色容颜。

千仞雪此时身穿一件金色的宫装长裙,长裙是连体的。

用金丝织就,没有过多的花纹装饰,样子古朴而典雅。

从她那高挑匀称的身姿能够猜测到,在长裙之下,必定隐藏着一双精致大长腿。

这是一个人间绝色美人儿,如同天仙下凡,无可挑剔。

千仞雪发现林飞在打量她,尽管这个家伙不似别的男人会带着肮脏目光。

但因为他和比比东站在一起,所以连他也恨上,冰冷瞪过去。

这时,千道流挣脱开千仞雪,在林飞面前跪下卑微哀求道:

“林飞,求求你放过小雪。”

“她虽然是我的孙女,但从小不在身边。”

“最重要的是小雪实力不强,绝对不会对你们构成威胁。”

“求求你绕了她好吗?再怎么说小雪都是比比东的女儿,血浓于水啊!”

千道流非常激动,一把鼻涕一把泪,更是不停磕头。

千仞雪眼眶红润,赶紧想要将爷爷扶起来:

“爷爷,你为什么要对这个家伙下跪?爷爷你快点起来!”

可无论她说什么,千道流就是一直长跪不起。

“可恶,受死吧!”

千仞雪劝慰无果,速度奇快冲到林飞面前。

玉手五指紧握,蕴含着金色魂力砸过去。

很快,拳头不偏不倚落在男人胸口。

千仞雪嘴角露出冷笑,可接下来发生的一幕却令她为之心惊。

蕴含全力的一拳轰在眼前这人胸口,他竟分毫未伤。

千仞雪魂力62级,但这人年纪不过十六七却这般强悍。

她细眉蹙了蹙,赶紧回到千道流身边警惕看向林飞。

千道流被吓得不轻,连忙又是一阵卑微道歉,极为狼狈。

林飞双目流露冷意,看向千仞雪再看向比比东道:

“东姐,你的女儿你自己处理。”

“千道流,由我来杀吧。”

比比东看向林飞,双眸闪过狠色道了一声好。

林飞能够看出她正在努力压制激动的情绪,才有这样的请求。

“千道流,我这就送你上路!”

林飞冷哼一声,身体出现在千道流面前,右手刹住他的脖子将其提了起来。

千道流脸色苍白,心如死灰,但还是望向孙女虚弱呼喊着:“小雪,你别管我,快点离开这里……”

千仞雪泣不成声,泪水如同打开的堤坝从眼角滑落哭喊着:“不,爷爷,小雪不会让你出事的!”

“你是小雪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你要是出事,小雪以后怎么办!”

“王八蛋,快放开我爷爷,我和你拼了!”

千仞雪目光疯狂,身上的气息变得暴虐汹涌冲向林飞,她竟然想要自爆!

这样的情况,让一直沉默无声的比比东心咯噔一下,连忙大喊道:“林飞,快阻止她!”

林飞只好将千道流扔向一旁,手中凝聚出一股轮回之力,打向千仞雪封印住她的身体,同时稳定她那暴走混乱的魂力。

当即,比比东转身冷声开口道:

“千道流,我可以不杀你,也饶过雪儿,但从今以后供奉殿必须归我执掌!”

“要是让我发现你敢阳奉阴违,我比比东必定新仇旧恨都和你一起清算,将你碎尸万段!”

话落,她才看向林飞说道:“林飞,放他们离开吧,我想一个人静静。”

林飞担忧看着比比东,点点头。

弹指间千仞雪身上的封印之力解除,地上昏迷的所有人,也陆续醒过来。

“爷爷,我们走!”

千仞雪过去将千道流扶起身,再愤恨望了一眼比比东后,两人赶紧离开。

至于其他人,醒来后都被林飞打发走,教皇殿内很快就安静下来。

林飞看着手握权杖,直直盯着教皇座发呆的比比东,他喉咙挪动本想说些什么,但那些话到了嘴边却被咽回去。

突然,比比东手中的权杖哐当一声掉落,身体朝地面重重倒下去。

“东姐,你这是怎么了!”

林飞惊呼出声,眨眼间冲向前将比比东搀扶着,赶紧将女人拦腰抱起放在教皇座上,渡去轮回之力为她调养虚弱的身体。

“东姐,被自己的女儿这般仇视,我知道你肯定心里不好受,可我又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帮到你。”

林飞无奈叹息,挥手间一张被单出现,细心披在女人身上,静静看着她。

大约过去半个小时,比比东睁开了眼睛,当看到身上的被单,看到眼前的男人正温柔看着她,心里非常感动。

不过比比东一想到千仞雪,一想到女儿说的千道流是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亲人这些话,瞬间心如刀割,哭的非常伤心。

林飞更加着急了,但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只能轻轻拍着比比东的后背,希望她能早点从悲伤里走出来。

过了一会儿,比比东抬头看向林飞,目光痛苦激动说道:

“林飞,我现在心里好难受,我好想把这么多年来憋在心里的话讲出来,你能当我的倾听对象吗?我担心我再不说出来,我会崩溃的……”

比比东越说越激动,到最后呼吸急促,眸光涣散,模样看起来非常可怜。

林飞赶紧反握住女人的双手,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更显真诚说道:

“东姐,我在呢。”

“你先冷静下来慢慢讲,我会陪在你身边,直到你情绪稳定。”

比比东感受着手上传来的温暖,听着男人说的话,她那不安孤独的心终于稍微平静下来。

女人眼眸之中,被黑暗人格影响的神智逐渐恢复,替换成光明人格,眸光温柔,重新点燃起对这个世界的希望光芒。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