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诋毁比东,教皇小雪

供奉殿,首座上。

此刻端坐着一名黑发老者。

面容沧桑,双目深邃无垠,给人一种睹人慧世的强者感觉。

他,就是有着斗罗大陆号称天空最强魂师的千道流。

同时也是天使一族族长,兼任供奉殿大供奉。

魂力99级,武魂六翼天使,能够调动部分天使神力量为己用。

这时,两股气息从外面传来。

金鳄斗罗降落供奉殿中央,沉声开口道:“启禀大供奉,林飞小友到!”

顿时,林飞和上方的千道流目光交接,无形中进行一波交锋。

惊人的气势交缠决斗,竟然以碾压式爆发,千道流不敌吐血。

“大供奉,你......”金鳄斗罗神色焦急,怒视林飞。

千道流擦了擦嘴角鲜血,连忙道:

“金鳄,我无大碍,不用大惊小怪!”

林飞这才玩味看向千道流道:

“千道流,金鳄说你这里有关于比比东的秘事,我且来听一听。”

在林飞眼里,千道流虽然拥有99级魂力,隐约还能感受到些许神祗力量。

但不过是一只强壮点的蝼蚁,不足为惧。

倘若不是比比东三日后准备在高层大会发动政变,掌控供奉殿,他现在就可以动手拿下千道流。

千道流从上方走下来,拱手道:

“果然长江后浪推前浪,大陆代有人杰出。”

“林飞小友年纪轻轻便修炼到99级,还拥有九个十万年魂环,实在是后生可畏啊。”

“但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还希望林飞小友不要被比比东蛊惑,远离这个恶毒,无情无义的女人。”

这一番话,千道流皮笑肉不笑说出口,明眼人都看得出他对比比东有极深敌意。

林飞剑眉紧紧皱起,心中瞬间升起杀意,隐藏好道:

“千道流,我和比比东关系一般,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而且,她是否恶毒,是否无情无义,也与我无关。”

当即,旁边的金鳄斗罗玩味笑道:“林飞小友,今日我无意间撞见你和比比东携手在武魂城游玩一整天。”

“你情我浓,好不自在,这应该不会是假的吧......”

但他话音未落,林飞脸色变得冰寒刺骨,右手伸出。

轮回之力幻化成一只金色手臂,将金鳄斗罗脖子掐住,硬生生提了起来。

“竟敢跟踪我?找死!”林飞怒喝,身上的气息越来越可怕。

千道流看着这一幕心惊肉跳,金鳄斗罗作为供奉殿二供奉。

魂力98级,黄金巨鳄更是顶级兽武魂,强悍如他却被林飞随意拿捏,毫无还手之力!

“林飞小友,此事错在金鳄。”

“但希望小友能看在我的面子上,饶他一命!”

千道流赶紧着急求情。

他准备在三天后的高层大会上,对教皇殿和长老殿发起镇压,金鳄可不能在这个时候出事。

林飞不屑冷笑道:“就你?也配让我给面子?不自量力!”

他将金鳄如同死狗般扔到地上,怒哼道:

“千道流,你有话快说有屁快放,我没有时间和你在这里墨迹!”

金鳄大口喘息如释重负,愤怒躲到一旁,面色阴冷。

千道流心中恼怒,但迫于林飞那惊人的实力,只能陪笑讲起来:

“林飞小友,其实比比东是我的儿媳妇。”

“当年他趁我儿千寻疾重伤在身,残忍将其杀害,谋取教皇之位。”

“这个女人实在卑鄙绝情,不守妇道。”

“这些年来,我要不是看在孙女小雪面子上,早就处置她为我儿报仇。”

“如今,比比东装作善良柔弱,欺骗林飞小友。”

“还希望林飞小友能明晰,不要被比比东这个无耻女人利用,最后与我儿一样落得尸骨无存的可悲下场!”

千道流一字一句说着,捶胸顿足愤怒至极,表情非常真切。

顿时,林飞脸色凝重。

无论如何也无法将千道流描述的比比东,将他了解的比比东联系到一起。

“东姐以比比西的口吻说过,曾经有一个天使一族的魂师对他产生歹念,最终被她斩杀,吞噬身体与魂力。”

“难道这个魂师,就是千道流的儿子千寻疾?”

林飞心中暗想,表面脸色不变道:“多谢提醒!”

接下来,无视两人离开供奉殿,消失黑夜中。

金鳄斗罗赶紧上前,道:

“大供奉,你说这个林飞,究竟相不相信你说的话?”

“他要是站在比比东那一边,对于三天后我们镇压教皇殿和长老殿,将会非常不利!”

千道流双目凝重道:“这个林飞看起来年纪轻轻,实力却强大到可怕。”

“我如果不借助天使神的力量,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不过以他和比比东的关系,必将成为我们的敌人。”

“接下来这三天,我会竭尽全力沟通天使之神,多凝聚一些神力以防不测!”

“对了,金鳄,小雪那边你派人去通知了没有?”

“待三日后擒拿比比东,这武魂殿新任教皇非小雪莫属!”

金鳄看向千道流点头道:“大供奉请放心,昨日前往天斗帝国的信子已经回来。”

“少主定能在三日后及时赶回武魂殿继任教皇!”

......

武魂城,客栈。

林飞回到这里推开房门走进去,脸色很是难看,根本不相信千道流所说的那些话。

他进入过比比东的识海,这个女人遭遇过太多不幸,却依旧保存着善良光明的人格,不可能会那般卑鄙无情。

突然间,当房门关上的时候,房间里的油灯被点亮,一道女子恨恨的声音响起:

“好啊,没想到真的是冕下你!”

林飞循声望去,才发现胡列娜正坐在床铺上,脸色愤恨盯着自己。

林飞汗颜,刚才他一直在想比比东的事情,倒是没有感应到房间里还有其他人,带着警告语气道:

“胡列娜,男女授受不亲,你这大半夜待在我的房间里干什么?”

谁曾想,胡列娜起身走来,手中拿着那件紫色旗袍逼问道:

“冕下,这件旗袍是我去年送给老师的,怎么会在你的房间里?”

“而且我还从这里的丫鬟那得知,你让她为老师换下这件旗袍,当时老师是昏迷状态,你到底对她做了什么!”

林飞嘴角抽搐,看了一眼紫色旗袍,再看向胡列娜,摸了摸鼻子尴尬道:

“胡列娜,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当时东姐昏迷,我是将她带到这里疗伤,醒过来后她就走了。”

“你如果不信,明天可以去问东姐,我如果对她有歹念,就不会让客栈丫鬟来换衣服,而是亲自动手了。”

胡列娜见林飞这般模样,想想好像有点道理,决定明天去问问老师,同时对林飞喊老师“东姐”感到疑惑。

“非常抱歉,冕下,是列娜错怪你了,我这就走。”

胡列娜收起旗袍,对林飞行礼之后快速离开房间,林飞本想询问她关于比比东过去的事情,最终还是没有开口。

第二天,教皇殿早会结束。

胡列娜看着上方和平时一般无二,高贵,冷艳的老师,没敢问关于旗袍的事,选择离去。

可当教皇殿大门关闭时,空间被撕裂开,林飞面带微笑走了出来道:

“东姐,看来恢复之后对你的身体改善很大,你今天看起来气色很不错。”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