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木兰赎罪人,列娜找上门

林飞看着身后比比东的光明灵识,非常心疼。

每个人自出生那一刻起,便有光明与黑暗一面。

当一个人情绪高昂,热情洋溢的时候,光明一面就会表现出来。

当一个人遭遇挫折,备受迫害,亦或者负面情绪严重的时候,黑暗一面就会表现出来。

但总体而言,光明与黑暗一面都是一体的,对立存在。

比比东这种情况,就是因为曾经遭遇过太多的不幸,导致人格分裂。

当光明和黑暗两个人格被分离开,后果不堪设想。

且看比比东光明人格处于劣势,所以人体本身多年来都受到黑暗人格影响。

如果再任由事态发展,必定有一天会彻底丧失人性,沦为杀人机器,进而仇恨整个世界。

林飞看着眼前比比东的光明灵识,由衷笑道:

“放心,有我在,你不会有事的。”

这一番温柔坚定的话语,使得光明灵识虚弱的脸颊上露出笑容。

认真说了一句:“谢谢!”

陡然,周围刮起阵阵阴风,让人毛骨悚然。

光明灵识眸光恐惧,身体蜷缩成一团不断颤抖。

林飞见此剑眉皱起,凝聚出一团神圣能量将其包裹住。

紧接着,周围阴风消散,恢复平静,但一道黑色身影却悬浮在林飞面前。

周身缭绕着黑暗雾气,其间更是有着罗刹神神念流转。

这是,比比东识海内的邪恶黑暗灵识!

黑暗灵识冷笑连连,周身黑暗雾气光芒万丈。

竟然在几息之间,使得整片识海再次变为一片黑暗,阴森恐怖。

当天地昏暗下来之后,光明灵识受到影响越来越虚弱,尽管有神圣光团保护也无济于事。

林飞怒喝一声:“找死!”

顷刻间,他的身体爆发出绝世神光,通天彻地,不断净化这一片识海。

黑暗灵识神色不屑,催动黑暗雾气继续污染天地,可很快它就变得震惊,不可思议,最后化为恐惧,转身落荒而逃。

“哼,既然我来到了这里,又岂会任由你再作祟,损害比比东的意识和身体!”

林飞大喝一声,整片识海恢复光明,所有污秽全部被净化,他伸出手掌,轮回之力化为囚笼,将黑暗灵识困在天地之间。

“光明和黑暗两种人格分裂,即便是我也不能出手抹除,否则将会对比比东造成不可恢复的伤害。”

林飞沉声自语着:“看来,想要彻底解决这两种人格的问题,还需要另寻办法。”

这时,光明灵识飞到林飞身边,围绕着他不断转圈,脸颊上露出喜悦笑容,用这种方式表达感激。

林飞由衷笑了笑说道:“你暂时不会再有危险了,以后可要好好把这东西看住,别被压制了。”

光明灵识点点头,乖巧地来到男人身边让他抚摸自己的脑袋,很是温顺,被黑暗灵识压制那么多年,如今终于重获自由。

“好了,我是时候该走了。”

林飞对着光明灵识点点头,最后看了一眼天地间被困住的黑暗灵识,身影消失。

而在他离开后,光明灵识快速飞向黑暗灵识,脸颊露出恶狠狠的表情,被折磨那么多年,终于能报仇了!

房间里,林飞睁开眼睛。

就看到躺在床上的比比东,脸色已经恢复正常,将手从对方额前收回来。

与此同时,比比东睁开了眼睛,整个人不负之前崩溃时冰冷,淡漠的样子,眸光温柔,很是恬静。

女人坐起身,红唇掀起喜悦笑容认真说道:“林飞,谢谢你。”

刚刚识海内发生的一切,比比东都知道,倘若不是林飞,那她现在可能已经彻底暴走,不会再有机会恢复清醒。

林飞摆手淡然笑道:“举手之劳而已,无需放在心上。”

可他越是这么不在乎,比比东内心更加愧疚,连忙起身鞠躬激动说道:

“林飞,对不起,我不应该编出比比西来骗你,之前还在你面前演戏。”

“是我欺骗你在先,你却还以德报怨救我,实在惭愧。”

林飞右手伸出向上抬起,无形中一股神奇能量,将比比东扶起来,说道:

“比比东,你是我的赎罪人,所以这些我都不会放在心上,而且,你的人格分裂问题,我也会想办法帮你彻底解决。”

“这样以后你就能自由控制情绪,接受罗刹神传承的时候,也不用再担心被罗刹神神念趁机吞噬。”

林飞一脸认真说着,毕竟赎罪是现在对他最重要的事情,他只想赶紧压制煞气,然后回去陪伴朱竹清。

比比东听了这么多,脑海中却只记住三个字“赎罪人!”

她看向林飞疑惑问道:“林飞,你专门来武魂殿找我,难道就是为了向我赎罪吗?”

“我们两个好像之前从未有过交集,没有见过面,何来赎罪一说?”

林飞看着比比东那疑惑的样子,犹豫一番说道:

“比比东,其实我与你的前世木兰之间,有着很深的情感纠葛,最终因为一些特殊原因我辜负了她,所以现在必须来找你赎罪。”

“相信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我们关于前世的记忆都能逐渐恢复,待记忆彻底恢复之日,就是我完成赎罪的时候。”

“在那一天到来之前,我都会守护着你,尽我最大的能力,去帮助你解决所有问题。”

比比东没想到林飞会说出关于前世的话,可联合她在梦境中看到的画面,当即相信了几分。

那个代父从军的木兰和她一模一样,盟军大将军也和林飞极为相似,而且在梦境画面出现之后,她才会对林飞表现出光明人格,这些绝对不是巧合。

“我明白了,林飞,以后我一定会尽力配合你恢复记忆。”

比比东由衷说着,却猛然发现原本她穿着的紫色旗袍,不知何时被换成简单的宫装。

女人看向林飞,脸颊瞬间绯红一片,声音如蚊呐道:“林飞,我身上的衣服怎么被换了?”

林飞对上比比东的目光,连忙不停摆手解释道:“比比东,你不要误会,不是我帮你换的衣服,是客栈的丫鬟帮你换的。”

“如果你不信,我可以立刻去把那个丫鬟找来,你也好放心……”

比比东见林飞竟会有这般慌乱的时候,嫣然一笑道:“不用了,林飞,我相信你。”

“对了,现在天色还早,要不我们继续出去玩吧,中秋节的重头戏可是在晚上,到时候会有长达一小时的满城烟花。”

女人说着,双眸之中浮现起憧憬光芒,那么多年来她受到黑暗人格影响,如今终于恢复,让她有种重获自由的感觉。

林飞看到比比东这般开心,冥冥之中心情变得很是轻松,点头道:“没问题,之前说好今天陪你玩,我绝对不会食言。”

他一边说,一边撕裂开空间走进去,比比东露出盈盈笑容连忙跟上,然后牵起林飞的手,这会让她有种非常踏实,心安的感觉。

而在两人离开后不久,房门就被用力踹开,刚才那个客栈丫鬟和胡列娜激动冲了进来。

胡列娜发现这里空无一人,但桌子上却摆放着一件熟悉旗袍,竟然是去年她亲手为师傅做的那一件!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