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人格分裂,拯救比东

曾经,比比东喜欢过一个男人,他是被整个魂师界尊称为大师的玉小刚,著名的十大武魂核心竞争力就是他提出来的。

当时,比比东正值青春年华,活泼热情,温柔可爱,对爱情充满憧憬,也就是通过她的引荐,玉小刚才能成为武魂殿最年轻的长老。

谁曾想,突然在某个时间段,玉小刚无缘无故躲避她,冷落她,单纯善良的比比东被伤透了心。

到了后面悲剧发生,这也成为这个可怜女人一辈子难以忘却的黑暗记忆,导致她性情大变,甚至于对整个世界都充满敌意。

最终,皇天不负有心人,比比东趁着千寻疾重伤杀了他报仇,同时逃出被囚困的密室,才得知玉小刚早已离开,并和一个名为柳二龙的女人成为情侣。

自那以后,比比东完全对这个世界失去希望,对玉小刚这个自己曾经为他掏心掏肺的男人,感到绝望,更加可怕的是,比比东因此性格扭曲。

曾经那个温柔单纯,热情似火的比比东被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武魂殿高高在上的教皇,性格孤僻,无情,漠视生命,为达到条件不择手段。

武魂城街道边,比比东身着紫色旗袍,气质高贵,模样温柔,牵着林飞的手嘴角掀起浅浅笑容。

可当她看到迎面而来的玉小刚后,身体猛地僵住,眼眸中更是在这个时候浮现起愤怒与恨意,体内罗刹神神念疯狂肆虐。

林飞看了一眼从马匹上下来,神色愤怒看着自己的男子,陡然感觉到比比东身体的异样,原本被牵着的手松开,侧身抬头看去。

只见刚刚温柔热情的女人,眨眼间变得气息冰冷,眼神淡漠,仿佛对整个世界都充满敌意,邪恶疯狂。

“这…居然是双重人格,而且还是两个极端!”

“比比东,在你身上究竟发生过什么事情,才让你变成这个样子!”

林飞剑眉紧紧皱起,他正准备出手为比比东抹除体内的罗刹神神念,却被冰冷瞪了一眼,阴森道:

“林飞,我就是比比东,那些所谓我的双胞胎妹妹,不过是编出来骗你的罢了。”

“你不就是贪图我的容貌,才会对比比西那么好吗?还专门来武魂殿找我?果然男人都是这个世界上最肮脏,最卑鄙的动物!”

比比东对着林飞一字一句嘲讽,但这些情绪积压已久需要宣泄,林飞并没有立刻动手抹除罗刹神神念,否则反而对比比东不好。

这时,玉小刚着急走过来,敌视看向林飞,再看向比比东说道:“东儿,你怎么会和这个家伙在这里?”

尽管当初离开武魂殿,和柳二龙有过一段感情,但玉小刚心里依然对比比东弥留情愫。

如今两人之间无论是实力或者身份,都相差巨大,玉小刚知道他们没有任何可能,却也见不得比比东和别的男人好。

顿时,比比东那冰冷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起来,双眸之中,更是涌动起无尽恨意与厌恶之色。

“大胆!”

“东儿这两个字,岂是你玉小刚能叫的!”

比比东怒喝一声,挥手间磅礴的紫色魂力荡漾,将玉小刚轰飞出去十几米远,身受重伤吐血。

“东儿,当初确实是我不对,我不应该离你而去,求求你原谅我好吗?”

“如果可以我希望我们两个能回到从前,这次我一定会好好爱你……”

玉小刚艰难爬起身,看向比比东哀求着,可等待他的,却是比比东再次催动魂力袭来,对他进行疯狂折磨。

一时间,周围响起杀猪般嚎叫声,令人心惊肉跳。

旁边,林飞看着这一幕,竟然神奇地发现,随着比比东不停出手教训这个叫做玉小刚的男人,她体内的罗刹神神念自动被压制,情绪找到宣泄口。

短短几分钟过去,玉小刚重伤昏迷,趴在地上如同一条死狗,比比东双目恢复清明,即便依旧神色淡漠,明显冷静许多。

但就在比比东掐住玉小刚的脖子,准备结束这个曾经辜负他的男人性命时,脑袋突然剧烈刺痛,令她生不如死。

“不,我不能杀小刚!”

比比东露出不忍表情,整个人又变成那副温柔的模样。

下一瞬,比比东双眸再次充斥冰冷与杀意,神色疯狂大吼道:

“玉小刚这个负心汉,他该死,该死!”

两种人格来回转换,大量消耗比比东的精力,更是遭受严重反噬吐出一口鲜血,将紫色旗袍染红,整个人踉跄朝地上摔去。

林飞见情况差不多,快速出现将比比东扶住,同时催动轮回之力,将比比东体内的罗刹神神念抹除。

随即,林飞将比比东整个人拦腰抱起,看向地上昏迷的玉小刚冷声道:

“比比东身上的人格分裂问题,处理起来非常麻烦,或许以后还有用的上你的地方,便先留你一命。”

紧接着,他将空间撕裂开,抱着比比东走入其中。

数个小时后,玉小刚缓缓醒过来,口中虚弱自语着:

“没想到比比东居然这般绝情,将我伤成这个样子,可恶!”

“我只是好心提醒,不希望她被别的男人玩弄,却下手这般恶毒!”

“看来,这次想要为小三向比比东询问,关于双生武魂修炼办法的计划泡汤了,且先行回去日后从长计议!”

玉小刚恢复些许力气,赶紧骑上马匹快速离开武魂城……

客栈,房间里。

林飞看着重新换上衣服的比比东,将一枚金魂币交给客栈丫鬟道:“这是给你的酬劳,出去吧。”

丫鬟连忙点头哈腰道:“多谢客官,多谢客官!”

说完,丫鬟离开房间关上门,脸色变得凝重,感觉床上那个女人非常眼熟……

房间里,林飞来到床边坐下。

他看着躺着的比比东,看着她那苍白虚弱的脸颊,伸出手为女人将额前凌乱的发丝牵引至耳后,轻声说道:

“比比东,你编出比比西这样的虚无身份骗我,我本应该给你一些教训。”

“但你是我的赎罪人,我便不与你计较这些,不过你放心,对于你身上的极端人格分裂问题,我一定会帮你解决。”

“比比东,得罪了!”

林飞说着,右手食指中指并拢。

衍生出道道光辉,按在比比东额前,神念进入她的识海,这里是比比东的精神世界。

然而,让林飞感到震惊的是,比比东的识海内竟然一片黑暗,空中漂浮着大量支离破碎的光影,记载着比比东曾经的种种不幸。

“太可怕了,根本无法想象,比比东这样一个女人,竟然经历过这么多悲惨的遭遇,也难怪她会产生两个极端人格。”

林飞口中呢喃,对于这个女人颇为同情,抬手间,一股神圣能量飞起,快速净化比比东的识海,清除污秽,足足持续半个小时才完成。

可当林飞望去时,却发现在识海的上方,一名虚弱的女子被铁索束缚四肢,悬挂天地之间,赫然是比比东内心温柔光明的灵识。

“该死!”

他快速向前飞去,将铁索全部毁去,使得比比东虚弱的光明灵识飞来,躲在林飞身后瑟瑟发抖。

“林飞,救救我。”

这是灵识下意识发出的声音,即便如今非常虚弱的状态,但声音还是给人温柔的感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